2020-04-12
向下代人,傳揚他的正義(詠:22)

 鍾炳霖

 

我得承認,回首一年以前,從未想到香港會慘遭蹂躪到現在這景地。特區政府事起無端的送中修例,廹得市民強烈反抗。連月來抗暴青年身心遭受摧殘,濺血折肢,受辱喪亡者不知幾許。五大訴求只換來蠻橫的所謂“以暴制亂”,警暴無差別向市民住死裏打。情況每況愈下,統治者不單置一國兩制的承諾於不顧,更持續縱容警暴,爛執法至簡直為所欲為的地部。

 

特府及其打手惡行罄竹難書,加上源自武漢疫症肆虐,特府應變措施進退失據之餘,卻藉抗疫之機打壓異見抗暴者,此等無恥暴行隨手便可舉得。如警隊除一貫地在街頭無理驅趕羞辱市民,上樓隨意搜擄青年,更藉本意防疫卻存漏洞的禁聚法,肆意以十數人之警力連番滋擾持異見的食店,盤問恐嚇食客,驅散排隊等位市民。又於民眾紀念8.31於太子站獻花悼念之時,隨意於街頭強行將超過四位互不相識的市民聚於一處搜身盤查,並將禁多於四人聚集之禁聚法強加之於彼等身上並保留追究權利 

 

2019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各區共增388席,遂於18區中增佔17區的主席位置及控制優勢。此後警隊刻意針對市民之代議士,今年已滋擾性及報復性地拘捕十五位民主派區議員,其中包括三位主席一位副主席,盡顯高壓的政治色彩 

 

修例風波已令香港特區一國兩制岌岌可危,此後防疫措施與其說緩慢,不如說畏首畏尾,顢頇無能,究其原因乃受掣於內地,揣摸佩合謊言,失去港人治港的自主性。特府夥拍建制人士,續步蠶食港人之民主自由,動輒以謀求獨立怪罪之,自決甚至是DQ議員及參選者的理由  

 

壓制港人民主自由亦赤裸裸地體現於言論自由之箝制。先有建制政團背景的港區政協向廣播處長梁家榮施壓,促取替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及『鏗鏘集』,最近更有就港台英文節目《脈搏》(Pulse) 訪問世衛助理總幹事,問及會否重新考慮台灣之世衛資格而遭對方窩囊地“cut線”的鬧劇,至使港台遭中央官員及本港建制人士猛烈攻擊,經商局長邱騰華更上綱上線責《脈搏》有違一國原則,將事件定調為超越中央為港劃下本身早已越界的紅線!究其實《港台約章》清楚訂明港台的公共目的及使命,包括提供讓市民了解社會和國家的節目,而世衛成員除國家外,也有其他參與的可能,故問及台灣世衛資格並不違反一中原則,反而邱騰華的干預卻實在地違反特區一國兩制原則 

 

建制人士以愛國自詡藉以張牙舞爪,有如若望福音八章所描述猶太人自恃為阿巴郎子孫而欲殺害耶穌,並說只有一個父親,就是天主,卻被耶穌責備「假如你們是阿巴郎的子女,就該作阿巴郎的事」,「因為你們容不下我的說話。」,「如今你們竟然圖謀殺害我 ------ 阿巴郎卻沒有作過這樣的事。」現在的所謂愛國建制人士,也只不過圖謀政治利益而已。在聖週之後迎接耶穌復活升天,港人正面對公牛惡犬,獅虎猛獸,頻臨絕望,不禁默想聖詠22,內中預示默西亞救贖的苦難與效果,第一句「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耶穌就在十字架上說過,衪也曾和我們一樣哀傷失望。「貧困的人必將食而飽飫」預示了聖體聖事的恩典,最後「向下代人,傳揚他的正義說:『這全是上主的所作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