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04
菲律賓的人民英雄

 

孔令瑜
                                                                                                                                                                                                                                                                                    
                 
                                                                              
         今年二月十九日,一名菲律賓報章編輯Hernani Pastolero Sr在其家門外被槍手殺死,自2001年阿羅約夫人執政以來,成為菲律賓第五十個被殺害的媒體工作者。幾日後,二月二十三日,一群菲律賓新聞工作者,穿上黑色的衣服,在首都馬尼拉舉行遊行請願,要求有真正的新間自由,及捍衛新聞工作者的人身安全。菲律賓全國記者工會 (National Union of Journalists of the Philippines) 在當天發起全球行動,要求總統阿羅約夫人嚴肅處理和正視八百多宗法外謀殺事件,及以法律制裁殺害記者的兇手。
 
        於去年八月份,面對國際社會的壓力,菲律賓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 (Melo Commission),並公開承諾每星期會至少處理一宗法外謀殺事件。但幾個月來,委員會不但無力處理幾百宗的政治謀殺,兼且因涉及多層利益關係和政府的介入,委員會一直沒有對個別案件作出深入調查和處理。國際記者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更指出,對新聞工作者來說,菲律賓已經列為繼伊拉克之後,第二個最危險的地方。
 
        事實上,不少新聞工作者在伊拉克戰爭中失去生命,是因為在他們在兩軍駁火時遭亂槍掃射,或是被炮彈誤中。但在菲律賓,不少新聞工作者是被追捕、被謀殺或被暗殺。多數殺害事件都是發生在小城鎮或是鄉間,而死者遺體亦很快被當地官員或政客所處理。目前,雖然菲律賓政府沒有指令要殺害新聞工作者,但當局既缺乏強烈的政治意願和決心,對行兇者作出通緝、拘捕和懲罰,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去保護新聞工作者的安全。由於得到當局的默許,地方官員無需為此付出代價,殺害行為則繼續發生。
 
        自1986年馬可斯政權開始,共有82名新聞工作者被殺死。(阿基諾夫人執政年代有17名,而在馬可斯總統年代則有15名)十多年來,只有四名槍手被捕,但他們只是執行者,真正的「幕後黑手」仍然逍遙法外。
 
        去年來港出席會議的菲律賓全國記者工會主席 Rowena Carranza-Paraan指出,菲律賓政府一直認為新聞界是麻煩製造者,並視新聞工作者為政府敵人,過去亦曾多次派軍隊進駐電視台,阻止新聞報導的進行。而近年訂定的反恐法(Anti-terrorism Law),更為當地政府帶來更方便和容易的藉口。由於反恐的定義非常廣泛,甚至是新聞工作者對某項事件進行調查,亦可被訂為恐怖主義行為。在菲律賓,所有計劃好或正在計劃的採訪工作都要事先通知政府,而總統阿羅約夫人之丈夫Miguel Arroyo亦曾控告43名新聞工作者誹謗罪,包括記者,編輯,評論員,發行人,其中一名甚至是訂閱部經理。
 
        幾十名遭下毒手的新聞工作者,多是與他們所報導的新聞有關,其中大部份是牽涉到政府官員和商人的貪污和舞弊行為,而在阿羅約夫人執政時,50名新聞工作者被殺,亦顯示當地官商勾結情況日益嚴重。
 
        言論和新聞自由,是一個民主國家必需條件。而在菲律賓這脆弱的地方,當新聞工作者嘗試享受這些自由時,他們的生命卻危在旦夕。在充滿殺機和恐懼的環境下,勇敢和可敬的菲律賓記者卻仍然願意為事實作出報導,不少人亦已作了死亡的準備。
 
        菲律賓人民鍥而不捨地奔波世界各地,將這些政治殺害事件公諸於世,目的就是希望將事件國際化,不要淪為單一地區性議題,他們亦期望阿羅約夫人及其政府在國際壓力下,從速處理事情,讓菲律賓人民可在和平、安全的環境下生活。第二屆菲律賓人民法庭將會在三月份於荷蘭舉行,屆時受害者的家屬將會出席聆訊,指證行兇者,讓公義得以彰顯,讓超過八百位死難者的犧牲不致於白費。
 
        本地的新聞工作者可參考菲律賓的個案,當生命和人身安全被法律所保障時,或許可以減少自我審查,儘力為市民反映真相,監察政府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