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被扭曲的「限聚令」

 

集思

 

在新冠肺炎影響下,港府於三月底制定《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下稱限聚令),禁止多於四人(現為多於八人)聚集。然而,自條例生效後,警察卻不斷藉此條例滋擾港人,借此打壓港人集會、言論和意見表達的自由。港府對此不但沒有阻止,反而容忍警方繼續打壓,令人憤怒!

 

疫情開始中期,香港政府實施「限聚令」。不少市民因擔心疫症在社區爆發,或怕加重醫護人員的負擔,或擔心自己和家人受感染,種種原因都好,即使面對極權政府,社會上對「限聚令」沒有太多反對聲音,卻意料不到警方卻利用條例搜查黃店,甚至進入餐廳內度尺,逐個客人查身份證,以滋擾的行為影響食肆生意。五一勞動節當天,兩個政黨分別派出四人,相距一點五米,分批前往政府總部請願,表達勞工的訴求,警方又以「限聚令」為理由,強行阻止他們從地鐵站出發,繼而向八人發出「限聚令」告票。

 

警方對不同人有不同的執法方式,五月二日工聯會幾個代表到美國領事館抗議,半個小時內共有三個相關團體,先後分批到領事館,就相同的議題抗議,其間一度有超過四人同場,但警員沒阻止,亦沒有發出告票。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在記者會沒有正面回應警方有否濫用「限聚令」,只是說執法人員會視乎情況執法。510日母親節,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區議員,和富臨皇宮酒樓工友前往美孚酒樓進行工業行動,要求管理層向被放無薪兩個多月的工友作出交代,過程中警察又以「限聚令」為由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及後更拉起封鎖線,組成人牆以保護富臨管理人員,驅趕在場人士,更在期間粗暴拘捕一位工會幹事及一位公民記者。

 

透過社交媒體,我們見到不同國家人民,在抗疫的同時,以保持一定社交距離的情況下,亦可以透過種種社會行動向民間和政府表達訴求,香港警察卻以「聚集具相同目標」為由,阻止民間正常活動。連月以來,檢控的手法比比皆是,無論是在街道上行走;在商場購物、消費、路過的市民,只要是稍對政府和警察發出不滿的眼神或聲音,都可成為警察票控和檢控的目標。更有報導指警察把互相不相識的人拼湊一起後,以違反《限聚令》為由票控。以上種種,足以證明「限聚令」已超越防疫需要,被警察扭曲成打壓工具。

 

過去數月,市民面對疫症和《限聚令》的煎熬下,早已苦不堪言。當全香港市民抗疫接近成功之際,警方近日在各區瘋狂濫捕行為,令香港市民更灰心失望。我們相信,唯有成立一個真正的,獨立於警察的,具調查和檢控權力的監警會,才能有效監管警察的濫權行為。「凡以毒害代替公正,棄正義於地的,是有禍的!」(亞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