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4
有權有眼看到看不到

 

鍾炳霖

 

去年69103萬香港市民反逃犯條例修訂案大遊行後,港府堅持在 612日二讀通過草案,市民遂在當天發動罷工,並在立法會和政總附近集會, 要求香港特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其間有基督徒於立法會外通宵聚集詠唱聖詩,民間團體在中信大廈外馬路集會, 取得「不反對通知書」,但警方卻在當處向示威者施放多枚催淚彈,險釀人踩人事件。當天聖母聖衣堂加開特別彌撒,為政府及抗爭者禱告,令人感到安慰。在此之後歷次行動中,不少堂區本著天主仁愛正義的號召,均開放讓教友禱告,讓抗爭者休息。事件發展至616 200萬人+1大遊行,促撤回修例,轟轟烈烈。民間其後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雖然政府終撤回修例,但對其他四項訴求置若罔聞,造成社會嚴重撕裂。

 

一年下來,抗爭之聲不絕,721事件、831,以至連串不絕的和平抗議行動被暴力鎮壓,政府亦並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尋事件真相。可是,懼怕真相,特首偏信今年 515日發表自己人查自己人,被傳媒學者區家麟評為十廢的監警會報告。報告中提及721元朗白衣人在地鐵車廂虐打市民,及 831太子地鐵車箱內的警暴時,卻諉過於溝通不足及澄清得不及時。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指責監警會報告「不成比例地著眼於少部分示威者『針對警員的仇恨和暴力』。報告宣稱香港會被扯進恐怖主義令人震驚之餘,卻沒有提出充分理據。」 監警會的報告不單沒有帶來公義,還助紂為虐,對抗爭者加以不確的罪名。一直以來,特首及一眾高官,以至建制派議員均指稱抗爭者為「暴徒」,以至最近強推港版國安法時,保安局長李家超仍然是左一句暴徒,右一句暴徒地形容異見人士,並指香港存在恐怖主義。但事實是如此嗎?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指出,示威者『針對警員的仇恨和暴力』的行為只為少部份。我們從網上媒體直播則見到警察處理無辜過路市民作粗暴驅趕、跪頸、爆眼,警棍朝市民頭部,手、腳打、近距離施放胡椒水劑、不同種類槍枝朝市民發射等的血腥場面,記者,救傷員亦不能幸免!這些場面不單被視頻記錄下來,硬照亦多的是。

 

鑒於目下絕大部份媒體已歸邊,特首及高官或有可能看不到這些血腥紀錄?反覆思量,自己要硬客觀假中立實在是自己騙自己!特首和高官都有眼有渠道看到不同的新聞報導!剩下來的就是殘酷的事實,我們天天被不同層面的當權者欺騙著,而且欺騙的手段是多麼的無能和愚蠢。

 

跟據《明報》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第七輪民調(2020525日至29日),就香港警方信任程度作評分,815名受訪者中,逾四成半給予中央政府、特府及警方「完全唔信任」的0分,信任度一般者未足一成。完全信任亦只一成上下。在特府的輿論攻勢下,在大部份傳媒歸邊下仍有這調查結果,可見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只是,他們看到的,當權者看到也當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