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1
「下流社會」的財政預算案

 

蔡文傑
                                                                                                                                                                                                                                                                                    
                                                                                             
         政府統計處剛公布的《二○○六年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顯示,月入少於一萬元的家庭佔百分之廿八,較一九九六年的百分之廿四為多;而月入在四萬元或以上的高收入家庭比例,亦由一九九六年的百分之十五,增加至二○○六年的百分之十七;但月入一萬至四萬元的中等收入家庭比例,則由一九九六年的百分之六十一,下跌至二○○六年的百分之五十五。這個現象引起了社會對所謂「下流社會」和「M型社會」的討論,有學者根據以上的數據分析,香港已呈現「M型社會」的跡象。
 
       「下流社會」一詞由日本社會消費現象觀察家三浦展於前年年底提出,其著作《下流社會》在日本出版不到兩個月,銷量便突破四十萬冊,除了在日本國內引起關注和討論外,在國外也迅速成為一個熱門的話題,不少華文網頁也轉載了書中用來測試個人「下流度」的問卷,讓人檢視一下自己是否屬於下流階層的一員。三浦展指出,日本在戰後五十至七十年代,經濟起飛,曾被稱為一億人的「中流」社會,但近年來中流階層正經歷著一個「下流化」過程,年輕一代源源不斷加入的「下流社會」,其最大特徵並不單單是低收入,更在於溝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熱情、學習意願、消費欲望等全面下降,日本社會已漸漸由「中流社會」變成「下流社會」。
 
       「下流社會」之後,又有日本經濟戰略專家大前研一提出「M型社會」。所謂「M型社會」,是指低下階層收入人士和高收入人士愈來愈多,中間的中產階級人士則減少,而大部分更「向下流」,流入中低階層。
 
        三浦展和大前研一都異口同聲地表示,日本的中產階級正逐漸消失。那麼,香港的情況又如何?香港的中產階級也是否正逐漸消失?這個問題可不是容易回答,但中產階級快速地「下流」向社會底層卻是不少大城市的現象。除了日本以外,美國、台灣也有中產階級「下流」的現象,而英國則出現「iPOD世代」,說的當然不是蘋果電腦推出的「iPod」,而是指年輕一代缺乏安全感(insecure)、壓力大(Pressured)、稅負過重(Over-taxed)和債務纏身(Debt-ridden)。
 
        香港應如何面對「下流社會」和「M型社會」帶來的挑戰?除了參考三浦展和大前研一的書教我們如何「趨吉避凶」和「明哲保身」之外,我們更應該以正義的角度檢視和批判造成「下流」現象背後的原因,就是社會財富分配嚴重失衡。無可否認,香港是個財富分配極不公平的社會,這個不公平現象在過去廿多年不單沒有改善,反而更為惡化。就以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為例,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在預算案中「大派糖」,但當中無納稅、無物業、無申領綜援的在職貧窮人士則未能受惠,這反映政府對社會財富分配嚴重失衡的問題視若無睹。
 
       一般評論都認為凡是政府減稅,就必然是「還富」的措施;相反,若政府增加公共開支(尤其是社會福利開支),就必定是「搾取」民脂。然而,我們不要忘記,財政預算案是社會財富再分配的重要過程,減稅是「還富」於中、高收入的市民,但增加社會服務開支,卻是透過稅務和社會服務政策,把社會財富和資源,「還富」於一般低下階層。
 
        假如沒有一套公平和符合社會正義的財富分配政策,香港的貧富懸殊將不會有改善,「下流」的情況只會繼續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