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30
從全民檢測看民主與獨裁政府

 孔令瑜

 

香港政府將於九月一日進行全民檢測計劃。有關計劃惹起多方疑竇,儘管政府官員連日來不斷公開承諾,有關的個人資料會在一個月內銷毀, 不會傳送境外等; 但特首林鄭月娥表示,今次的自願普及社區檢測計劃,除了採集並運送樣本及通知市民,會由特區政府負責外,實驗室及化驗人員方面是由中央承擔。儘管此番立言論是為澄清有關利益輸送的說法,但卻更令人擔憂,個人資料會「被送中」。

 

翻查網上的資料, 韓國政府亦是透過收集個人資料以控制病毒傳播和社區感染,韓國的保健福祉部能夠掌握並公佈感染者及懷疑個案的行蹤,查閱患者的信用卡紀錄、閉路電視影像、手機定位服務、公共交通卡及出入境紀錄。網站雖然不會列出感染者的姓名,患者亦已知悉其個人資料被收集,行縱被公佈,但他們卻不能反對有關做法。

 

韓國的公共衛生官員可以擁有如此大權, 是由於 2015 年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當時長達 2 個月的爆發,導致 186 人受感染, 38 人死亡。一名68歲由中東地區回國後出現病徵的男子,在確診前曾到過 3 間醫療機構求醫,而且沒有提及曾前往中東,八十多人因接觸而被傳染。政府用了幾星期,才找到並公佈發生感染的醫院名稱及位置。

 

MERS 疫情平息後,韓國公眾促使當局修訂「傳染病控制及預防法」。從此公共衛生官員有權關閉設施,並可獲得受感染及疑似患者的個人資訊。同時建立 24 小時的緊急情況中心監控傳染病。在今次疫情期間,韓國衞生部門就曾翻查閉路電視、病人的信用卡、手機GPS位置、同時以人工智能技術找出高風險人士。衞生及福利部在網站上公開病人確診前幾日的數碼行蹤,讓民眾得知自己是否曾經到過相關地點,以便及早接受檢測。透過快速檢測及源頭追蹤,南韓在疫情初期已掌握多個感染群,令疫情迅速受控。有關措施雖有侵犯私隱之嫌,但因對2015年的MERS 猶有餘悸, 因此都廣泛支持,少有人會擔心資料被濫用或出賣。

 

對比香港的情況,由於香港未有普及和平等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多年來一直處於低水平。香港民意研究所在八月初的調查發現,特首林鄭月娥的民望評分跌至27.9分,再創上任來的新低,評分亦低過所有前行政長官。電話訪問了1000名市民,特首支持率20%,反對率72%,民望淨值為負51%。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民望淨值為負53%,支持度評分為20.3分,亦是創上任以來新低。

 

在疫情初期,警察以限聚令為理由,滋擾食肆, 向和平請願而無超出人數限制的請願人士濫發告票,最近一方面推行全面檢測,另一方面又取消立法會選舉, 令人懷疑有關做法並非百分百以控制疫情為出發點。 香港實施全面檢測引起公眾疑慮,正反映港人對政府的信心崩潰。韓國的做法有侵犯人權和私隱之嫌,但人民可透過定期選舉更換政權,迫使政權向人民交代, 而民眾的不滿亦能有效透過傳媒和社交媒體表達。 這就是民主政府和獨裁政權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