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1
你們說我是誰?

 

佘瑪祿

 

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022日延續了兩年前就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教廷一方再三強調協議「唯一涉及的是主教任命問題」。《羅馬觀察報》同日發表文章表示:「今天,在中國的所有主教已經於數十年後首次與羅馬主教共融,而且藉著協議的實施,將不再有非法祝聖的情況」。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 )樞機21日也說 :「(協議)的目標是教會的合一,而且已經產生了這樣的結果,例如中國的所有主教都已與教宗共融。對我來說,再無非法主教是邁出重要的一步。」

 

中梵在2018922日首次簽訂協議後,教宗方濟各寬免了八位因接受非法祝聖而遭絕罰的主教。自此,對梵蒂岡而言,中國境內再無非法主教了,理論上所有在中國的主教都與教宗共融。不過,中國政府並不同樣地承認所有在中國的主教 

 

無論在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前後,中國政府從來都希望控制宗教。在「習時代」之下,公民社會更加持續被當局打壓,宗教自由不斷萎縮,政權牢牢掌控宗教組織。中央對神職人員等宗教教職人員的要求,習近平在2016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清楚表示,他們需要「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刻起作用」。因此,能否得到政府認可,就視乎該些作出民事登記的牧者能否乎合以上這四點以「政治為主、宗教為副」的標準 

 

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2012年在其晉牧禮上宣布退出愛國會,隨即遭到軟禁至今,更被官方成立的中國主教團褫奪其主教身份;閩東教區郭希錦輔理主教曾在教區的聖油彌撒上身穿主教服共祭,令不少教會人士以為官方會認可他的主教身入,儘管如此,郭主教仍因拒絕加入愛國會而遭壓迫,當局也再沒有承認其主教身份。還有失蹤的易縣教區師恩祥主教和保定教區蘇志民主教仍然下落不明;宣化教區崔太助理主教及一些主教仍遭當局軟禁或嚴密監控,他們都是因為拒絕加入愛國會,而面對不同程度的自由限制 

 

以上的例子告訴我們,在極權的中國裡,一個人是否天主教會的主教,並非由教會自己來界定,而是由政權說了算。為了得到政府的認可以換取公開履行牧職,主教或神父可能要違背良心地接受政府的政治要求,或口不對心地宣誓加入愛國組織。中國政府的要求和做法,不但侵犯了國民的宗教自由,更加是侮辱了我們的牧者。祈願我們在中國的弟兄姊妹,早日能夠免於恐懼地自由宣認信仰,中國政府能尊重各宗教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