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8
我們不是對立

  

黎汶洛

 

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小組舉行第二場公眾論壇中,研究小組主席梁永祥表示「請各位不要針對經營劏房的小組成員,業主會佘慶雲先生吧!我們不是對立的… …」

 

筆者同意主席的說法,我們不旦不是對立,更應該互相尊重,展現對貧困者的關懷。在逾二十多名的劏房戶發言中,他們不是「針對」佘先生,而是對不公平的委任制度感到憤怒,為何只有業主會代表,沒有任何劏房戶或前線社工代表呢?還有,自103日起,有團體質疑全體研究小組成員,沒有在政府網頁上載及申報利益衝突資料,釋除公眾疑慮,進一步對小組感到無奈。

 

這些「憤怒」和「無奈」是可以理解,全因劏房戶每天飽受木蝨的折磨和樓宇安全結構的困擾。以下是一名服務劏房戶社工的所見所聞,盼研究小組和公眾關注

 

在風雨交加的日子,部份平台及天台搭建物劏房戶或會如臨大敵般,阿樂(化名)和他的家人是其中一份子。「事前先預備玻璃膠、毛布等,鋪在家中天花滲水位置,包括窗口邊、滴水之處。」他說。「砰鈴嘭唥」一陣巨響發出。阿樂家中客廳位置的天花磚頭忽然塌下來,幸而當時阿樂、太太和女兒剛食完晚飯,避開了剝落的位置,沒有造成頭破血流的意外。當我們共同收拾那快要塌下的石磚時,看見每一塊石磚比掌心還要大;雙手托著膠盆接收灑落的雨點,也持續用毛布抹著那滲水的牆壁,分工合作,誰感到累了便互相交替。近年陳舊樓房的僭建劏房在颱風暴雨來臨時,不時會為家庭帶來一片狼藉,現時舊區大廈仍未有相關的支援,例如像寮屋區的事前提防工作、或者充足的事後的修繕支援項目。他指出:「屋宇署和社署在轉介之下曾派員到家視察及評估,當時職員都只是建議他們搬遷。」阿樂亦指出居住於劏房搭建物實在是無何奈何之下的選擇,而這些問題也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加上搬遷亦涉及龐大的開支,不是容易之事。他期望政府加快興建公屋或安全的過渡居所。他繼續分享,在社區遊走時,從鐵皮頂和晾衫架位置便能識辨大廈搭建劏房的位置,諷刺香港容許這類房屋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影響市容。阿樂是個熱衷於社區事務的居民,過往也曾從不同途徑表達對劏房問題的關注。「我知道現在所爭取的不單單是為了自己的益處,這也關乎政府對市民該盡的責任呢。」他說。我們寄望能與阿樂一家一起見證香港政府能體貼市民的住屋所需,制定更加適切和完整的房屋政策,使每一個香港人也能生活得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