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5
醫療融資何去何從 ?

 

陳麗娜
                                                                                                                                                                                                                                                                                
                                                                                                                           
 政府透露於今年年中將會推出有關「醫療融資」的諮詢文件,向公眾進行諮詢。但文件未推出,政府已向傳媒放風,建議多個不同方案供市民選擇,政府傾向的方案是為每名在職人士設立強制性醫療供款戶口,考慮中的供款比率介乎月薪的1.5%至3%,每人供款總額上限為20萬至30萬元,但供款在65歲之後才可動用。政府又認為,單一供款戶口未必足夠應付醫療開支,故屬意在強制供款之外,再鼓勵或強制市民購買醫療保險,屆時市民除了交稅,每月還要供強積金及醫療金,另或要再買醫療保險。政府考慮給予醫療供款及買醫療保險,兩者都可獲扣稅。
 
政府的醫療改革糾纏己久,可追溯至1985年發表澳洲顧問所作的「史葛」報告。該報告主要是針對當時的醫院管理及行政問題,特別是政府醫院過度擠迫而補助醫院未獲充分使用的情況。報告建議政府成立獨立的醫管局,接管所有公營醫院,改善醫院資源分配失衡的現象。政府表明醫管局架構改革,只是醫療服務改革的第一步,隨之而來的是改革整個醫療系統結構和融資制度。其後於1999年政府公布哈佛顧問報告,政府顧問建議採用聯合保健方案,透過實施強制全民醫療保險計劃,解決醫療融資問題。後來政府在2000年提出設立頤康保障戶口,要求市民從40歲至64歲,每月交出1%至2%的收入存入戶口,作為65歲後支付公營醫護服務費用。上兩次的建議都得不到市民的支持而遭擱置。我們再回看政府將於今夏推出的醫療融資方案所建議的與上兩次其實沒有多大的分別,都是要實施強制全民醫療保險計劃,以支付公共醫療開支。
 
政府不斷強調公營醫療費用龐大,長遠來說,不能只靠公帑支付醫療開支。但我們會問的,龐大的醫療開支究充竟去了那裡?其實醫管局在1991年正式成立後,便不斷自我膨脹,高層管理人員的薪酬福利大幅標升,甚至享受雙重房屋福利。醫管局的開支從91年成立時的100億元,很快便突破200億,到2006年時達到310億元。換言之,醫管局的開支在十多年間內大幅增加了三倍。醫管局肥上瘦下,架構龐大臃腫,管理人員過多,以致薪酬福利開支太大,早已為人詬病。現時全港有42間公立醫院,卻有120個總經理職級的員工,之上還有不少醫院行政總監和顧問醫生,年薪過百萬。醫管局每年的經費,只有10至15%是用於前線醫生,難怪造成大量前線醫護人員流失和士氣低落。
 
醫療融資不外乎三大途徑:一、以公費(稅付)為主;二、.全民強制供款式社會保險;三、私人保險為主,公費及供款制為輔。據其他國家的經驗,三種模式中,以公費融資、財政撥款封頂的方式最能約束醫療開支,而私人保險最易支出失控,因供方與需方皆有誘因去多供多需。如果依政府的建議,是否會造成醫管局的開支屆時大增的局面呢?
 
加拿大卑詩大學經濟學者Robert Evans指出,在以稅收為主的融資安排中加入任何形式的私人供款融資,例如醫療收費和私人保險,將會令高收入者和體健者得益而使低收入者和體弱者受損。其實任何一種醫療融資的安排,均對社會整體醫療服務的分配、以至市民的身心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因此,社會公義應該是公共醫療融資改革的首要指導原則,不能簡單地因為減輕政府的財政負擔而被拋諸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