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6
凱撒的歸凱撒

  

潘嘉偉

 

有些人以信仰至上自居,批評別人關心政治和人權問題是沒有把信仰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或動輒抹黑批評政府和掌權者是宗教信仰者不應該有的行為,彷彿只有某些人做的和說的才是信仰的全部,教會社會訓導中說明我們教友同樣是公民的身份,即使沒有參與掌控權力和參選作代議士,作為公民監察政府施政,監察擁有強大公權力的警察的執法行為,實屬理所當然的公民責任,可能「參政」和「關注政治」是某些人最喜歡混淆以作洗腦式傳播。最近看見中國教會一些情況,很想邀請各位教友和神長分享看法,何謂真正的信仰。

 

十一月二十三日,青島教區陳天浩神父被祝聖為主教,教會內隨即引起了一些疑惑,究竟陳天浩是否獲宗座任命?有教會媒體採訪宗座新聞室主任布魯尼,說明是按宗座與中國政府「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規範框架」下任命的。這樣的一份「臨時協議」確實令人產生很多困惑,若是教廷認同這樣的安排和授予這樣的任命,那我們所有信徒應要重新學習理解何為「凱撒的歸凱撒」。稍為查看資料,當日在青島主教座堂舉行的祝聖禮,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愛國會主任、臨沂教區房興耀主教擔任主禮,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山東省天主教教務委員會主任、周村教區楊永強主教、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濟南教區張憲旺主教襄禮。除了我們這些算是經常看中國教會新聞的人以外,實在想知道一般教友看到這樣的安排的時候,會是甚麼感受?我們香港教會有甚麼所謂「愛國會」嗎?是否以所謂的大環境下,我們也要對「愛國會」這樣在我們教會的存在都必須要視而不見,必需要麻木嗎?我這裡先談的是我們教會的體制,主禮和襄禮的三位主教是甚麼身份?在他們面前,甚麼是「凱撒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我暫且對此不作評論,讓教友與神長們一起作深遠的信仰反省,這是否我們教會應有和必須要接受的架構,這樣的祝聖禮是否我們認為無可奈何只要接受的做法,這是否我們面對信仰應有的態度?

 

再簡單翻查關於陳天浩的資料,陳主教生於一九六二年,一九八九年晉鐸,一九九八年擔任青島天主教愛國會主任,二零一零年擔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常委,二零一二年擔任山東省天主教兩會副主任,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當選為青島教區主教。誠然筆者對陳天浩主教的背景不甚了解,但他的履歷真的讓我這一位普通的香港教友感到疑惑,宗座可真的很為中國官方教會著想,一位擔任當地愛國會主任、愛國會常委和兩會副主任那一連串的職位,就是當我們教會其中一位主教的標準,還是甚麼其他原因令教廷認為可以任命他為我們教會的一位主教?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當我看見這一位主教在二零一八年五月,當時還是神父的時候,參與中國國家民宗部門組織五大宗教愛國主義行動,參與井岡山的紅色之旅,身穿的不是神職服飾、會衣或便服,而是紅軍的制服。我更感疑惑了,「凱撒的歸凱撒」?作為神職參與「凱撒」的事務要到這樣的程度?也不得不問,將來香港的神長穿紅軍的制服參與紅色之旅,是否也是我們無可奈何必須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