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3
政府,你聽到青少年需要嗎?

  

李緹瑩

 

在最近施政報告中,青少年精神健康成為其中一個關注重點。香港青少年精神健康是什麼情況,在上年度不少機構曾進行有關市民精神健康研究,其中在八月,香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向過萬名市民調查,受訪市民中,分別有超過七成及四成受訪者,有中至高度的創傷後壓力症症狀,以及抑鬱症症狀;36%更同時存在兩種精神健康問題症狀。24歲或以下年輕人,呈現徵狀情況更較25歲以上人士嚴重。

 

負責研究的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表示,24歲或以下的年輕人,呈現抑鬱及創傷後壓力的徵狀,會較25歲以上的人嚴重。他解釋,年輕人接觸創傷性的社會事件較多,而且特別著重理想、身份認同、生命意義等概念,這一年來受重大挑戰。

 

針對青少年健康情況惡化,不同專業人士很快提出很多解決方案,包括增加精神科醫生數目,及加強精神健康社區教育,及如何鼓勵青少年求助,這些建議其實不是什麼新建議,亦未能針對香港面對的處境。

 

陳友凱在研究發佈指出,政府及社福醫療界在精神健康方面的工作不容易,坦言社會事件令市民對政府信任大打折扣,受嚴重精神困擾的市民或曾參與社會運動或被捕,根本不敢求診。

 

固此,回應當下青少年精神健康惡化情況,其實不單單是根據以往思維,以為只要加資源,青少年就會尋求協助。他們感到絕望,也不感到社會明白他們想法,所以他們不願意與成年人連繫,當我們成年人仍然誤解青少年想法,又如何能好好回應他們的需要。

 

在這裡想分享以下一個故事,意大利年輕記者萊翁奇尼出版的書《天主是青年》分享教宗方濟各與青少年相處的點滴,他提及:「事實上,青年顯然生長在一個拔除他們根基的社會裡;這社會讓他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同時又利用他們對市場的影響力,然後放任他們自生自滅。所以,這些青年自然會認為,他們唯一的機會是盡量順應外在的主流趨勢。這才是重點所在!為此,青年實際上沒有任何責任,反倒是成年人應該自問,他們正在創造怎樣的世界給青年。更重要的是,除了教宗方濟各以外,至今沒有其他人試圖真正了解青年的問題。這是最迫切的嚴重問題。」

 

至此,我懇請政府認認真真去聆聽青少年的素求及對政府的期許才能好好回應青少年精神健康惡化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