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31
當律師被噤聲

  

潘嘉偉

 

因為工作關係,筆者長年關注中國律師面對的各種挑戰,其中除了會因為言論可能會身陷囹圄之外,被吊銷或註銷律師執業證是另一個律師每天都面對的困境,獨裁政權要以無所不用其極和殺雞儆猴的方式,令律師明白,懂法律不能保障他人和律師本人的權利,政權認為你的言行對黨不利或對政權可能有威脅,那政權不單要奪去你的自由,同時也要掉去你的飯碗和尊嚴。

 

十二位欲逃亡去台灣的港人被大陸執法人員在海上堵截拘留,最後其中十人被秘密庭審判刑,引起各方關注。其中家屬聘請的兩名內地律師盧思位和任全牛,因為敢於接辦案件,並在網上發表言論和接受傳媒採訪,說出中國當局不讓其當事人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的事實和擔心當事人不獲公平審訊,被中國司法部門威脅要吊銷他們的律師證,意即要他們丟飯碗。

 

最終,盧思位律師在四川省司法廳舉行無理的聽證會之後,於一月十五日收到司法廳正式吊銷其律師證的通知書,所謂的理由是指控盧律師在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而且所謂情節嚴重。至於結果出來前兩天,一月十三日在成都的聽證會當日有多無理,從幾個不同地方去聲援盧律師的多位律師和支持者,包括文東海、劉四新、吳魁明、陳科雲、魏水平、王宇、許艷等等在聽證會會場附近被公安帶走,阻撓他們去支持盧律師,直到聽證會完結才陸續獲釋。這對中國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來說,可說是司空見慣的情況。中國當局不尊重法治精神,只有政府說了算。司法廳結果出來後,盧律師發表了一個回應,他坦然地承擔了接辦各種敏感案件帶來今天對他的打壓,結尾他寫道:「人生無法設計,未來不可預知,我不知道通往『巴東』的道路又將是一番甚麼景象,我將坦然地接受命運在心血來潮時給我的不經意安排。」中國政府企圖打爛他的飯碗令他妥協,令他噤聲,但盧律師和很多勇敢的維權律師一樣不畏強權,犧牲了他們的職業來維護他人的權益,但他們沒有失去尊嚴,仍努力堅持他們的理想。

 

執筆之際,另一位律師任全牛,原定被河南司法廳安排於一月十九日在鄭州舉行的聽證會,當局突然臨時以疫情為由改期,但日期沒確定。中國律師面對種種荒唐的打壓,在香港國安法被強力推行下,相信香港律師很快會有更多像美籍關尚義律師(John Clancey)因擔任「民主動力」這樣的民間組織的重要職位而成為被打壓的對像。律師被噤聲,這絕非是危言聳聽,而是中國現實的情況正好讓我們在香港看清楚,不要再存自保的幻想。雖然耶穌身處的年代沒有國安法,但社會上仍有很多壓迫,主耶穌選擇與受苦者同行,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戰勝死亡為我們帶來救恩。讓我們祈求聖神降臨,依靠天主的教導面對困境,持守信望愛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