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7
疫情一年

  

郭翠兒

 

201912月武漢爆發肺炎,官方由最初所謂「可防可控」,只是「有限度人傳人」,發展到123日武漢突然宣報封城,近在咫尺的香港人立時驚醒,日以繼夜搶購防疫物資,並要求政府封關以防止疫情輸入。可是香港政府拒絕,藉口是肩負守護全球衞生責任的《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封關帶有歧視色彩,各國不應以封關防範疫情傳播!到疫情席捲全球,一切都已太遲。時至今日,全世界航空業及旅遊業陷於崩潰,皆因各國都實施封關政策,而封關及帶口罩都確認為有效的防控措施。

 

其實《世界衛生組織》的主要職能是使世界各地的人們盡可能獲得高水準的健康,促進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進公共衛生,疾病醫療和有關事項的教學與訓練;推動確定生物製品的國際標準。所以世衛有責任不偏不倚調查病毒起源及向各國提出防控措施,可是世衛在中國自己封城時仍不主張各國封關,而在疫情爆發至今超過一年後才派員到武漢調查病毒的源頭,難怪在今次抗疫上其工作受到各方責難。

 

今次疫情不單重創全球經濟,人命傷亡尤其令人痛心。根據世衛的資料,截至2021123日全球確診染疫人數為接近97百萬,死亡人數已超過二百萬。疫情一波又一波,不單未有緩和跡象,更令人憂慮的是不斷有變種病毒出現,並已證實病毒傳播力比之前更強,亦可能會導致重症及死亡率增加。

 

國際各國趕速研發疫苗,並極速安排市民接種,一方面是為積極防控疫情,其實亦是為早日重啓已受疫情重創的經濟。雖然疫苗成效尚待時間印證,但疫苗搶購潮已出現。世衞抗疫工作令人質疑,但在疫苗分配上,世衛提出要關顧貧窮國家,這點我們是支持的。其實細看世衞公布的區域確診數字,美州及歐洲的確診人數分別為超過4千及3千萬,但人口稠密的東南亞僅為12百多萬,而非洲亦只有2百餘萬。除了部份國家可能出現的瞞報漏報等情況,我們更擔心在貧窮國家由於醫療落後,檢測數目低,所以確診數字及死亡人數可能遠低於實際情況,而有效的疫苗為這些地方的人民可能是唯一保命的良方。所以各國政府在鞭策世衛改善之餘,亦應履行世界公益的責任,使貧窮弱勢國家願意接種疫苗的人都有接種疫苗的機會。

 

因香港政府在封關政策上踟蹰,又在海員檢疫政策上失誤,直接令一波又一波疫情爆發,特首及其問責班子責無旁貸,稍為會反省的都説不出「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樣的評語。自疫情之初,我們已極擔心劏房戶朋友的情況,因他們的居住環境極狹窄,而且抗疫物質比較短缺,所以我們鼓勵教友不囤積抗疫物資,和這些有需要的弟兄姊妹分享。到今波疫情在油麻地佐敦一帶爆發,政府官員反而錯誤地把公眾的目光標籤在居民的種族上,令人憤慨。眼下刻不容緩的是,政府不要再把公帑浪費在救公園及填海等事情上,而是援助因失業或半失業而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市民;在疫苗選購上,要純以客觀的科學數據為準,讓願意接種疫苗的市民可選擇免費接種自己有信心的疫苗,期可收防疫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