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0
我們同來唱歌

  

孔令瑜

 

因為疫情的關係,不少公眾活動都因為「限聚令」而被取消。過去十多年,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甚以超過十萬,五十萬市民透過七一大遊行或元旦遊行表達自己對社會和政權的看法。但在疫情和「公眾衛生」的大前提下,以集會和遊行都要暫時讓步。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有不少空間可以表達意見,透過社交媒體發表或轉載文章,新聞是一個方法,在其他國家,亦有以音樂文化表達的方式

 

七十年代,全球正值反戰浪潮期間,John Lennon的《Imagine》、《Power to the People》唱到街知巷聞,人人爭相表達反戰愛和平的意願歌詞中的烏托邦理想國度,是一個沒有戰火、宗教派別的世界。雖然這國度直到今日仍未出現,但無礙各國人民對和平、平等的追求。

 

香港本土文化也沒有和社會發展脫節。黃霑作詞的《獅子山下》,直到今天,仍然被視為港人「港歌」,「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獅子山更成為港人的標記,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不少人冒險爬上獅子山掛上反對標語,表達對政府的不滿。那一年的中秋節,獅子山上人山人海,市民持著手機的燈光,默默行上獅子山,以和平的方式表達大家對這個城市的愛,可敬的「爺爺」陳樞機亦在人群中。

 

過去幾年的聖誕節,不少人轉載由林振強填詞,由黃霑主唱的作品「慈詳鵬過聖誕」,歌詞表達了作者在八九年「六四事件」後,港人對前途的不安和焦慮。此歌近幾年再次流行於坊間,有說是「應境」,有說作者有「先見之明」。「只要我扮盲,不停讚不再亂彈,但我說畀個Passport我」,在廿多年後的今天聽來,似乎仍然適用,抵死好笑。是真心笑?苦笑?還是笑中有淚

 

在大大小小遊行途中,天主教教友不時在隊伍中高唱「何處有仁,何處有愛」,「 在基督的愛內我們結合,我們同來唱歌在基督的愛內我們踴躍, 高聲同唱督得勝」;2014年雨傘運動,香港幾位歌手在金鐘「佔領區」(應該是非法「佔領區」?)帶著唱「一起舉傘,一起的撐」,偶爾也會聽到《海闊天空》。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開始時,基督教牧師首先帶領大家唱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以緩和警民之間的緊張氣息,9月之後,千人開始在街頭齊唱由港人創作的《願榮光歸香港》,訴求民主和自由。藉著音樂舒緩抑壓多時的情緒,音樂除了能帶來歡樂,安慰,也可以帶來正能量和動力。當權者不必也不會認同此歌,但不應忽視此曲帶來的感染力。

 

拒絕面對人民,檢討錯誤,甚至以暴力鎮壓異見者的政權,只會帶來更多撕裂和不滿。無論在那個世代,那個國家都是如此,歷史是這樣告訴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