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6
戲謔下的悲歌

 

縛眼

 

耗資5,000萬元興建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422日啟用,隨即引來藝人「東方昇」帶同沐浴露直播「沖涼」,結果懷疑池水受梘液影響出現大量泡沫而需關閉重修的鬧劇,藝人此舉引來反應有褒有貶。貶者當然以康民處指因有損公德而擬追究為代表,亦有意見領袖將事件加以表揚,認為此實為引發公眾思考公弊處理的正當性與民意是否受壓等的行為藝術。

 

事源上兩屆特首當政期間,以尊重地區民意,下放權力為名,撥款至每區一億元打造區議會形象工程,而當時受蛇齋餅粽薰陶,得以讓建制派把持的區議會正好配合,於是,各區出現浪費資源林林總總的小白象工程,諸如2,480萬元的南丫島單車泊場、300萬元的灣仔蟠龍匯瑞雕塑、180萬元的黃大仙啟德河仿如隧道口不能觀景的觀景台、127萬元的深井鵝形雕塑、85萬元的葵芳交匯處形如古墓的「藝術品」、21萬的鰂魚涌「不能避雨亭」,與及20萬的屯門為阻聚賭的「山墳」建築,而觀塘作為貧窮區,縱使貧窮兒童與及民生各樣均極需經濟支援,卻出現如今這耗資5,000萬元的海濱音樂噴泉!

 

其實該音樂噴泉早於2018年的立法會工務小組在建制派出席人數不足的情況下被否決,政府卻鍥而不捨,再提交文件,要求工務小組再次審議音樂噴泉項目。時移世易,眾所週知2019年新一屆區議會民主派在大勝下獲得18區中17區的控制權,民意明明白白地被彰顯。觀塘區議會遂於202017日召開新一屆會期首次會議,以28票贊成、9票棄權通過煞停海濱音樂噴泉工程,惟民政事務總署仍漠視觀塘居民的意願,在現屆特首治下不單對泛民為多數的區議會諸多阻撓,更執意硬推噴泉工程。豈料噴泉峻工後不單景觀影象不達預期,運行更不堪一擊。

 

天可憐見,就在音樂噴泉422日啟用後兩日,北角一對年逾八旬、結婚逾60年的夫婦,懷疑妻子有長期病患,年邁丈夫亦因病,憂未能照顧妻子而留遺書殺妻及自殺。雙老家庭老伴自殺他殺非此一宗,其中 2017 年筲箕灣耀東邨八旬老翁黃國萬,因憂難以照顧而用竹枝將長期患病妻子斃後自首的悲歌,令社會震撼,可是,能獲政府關注嗎?此外,葵青區議會荔景選區區議員王天仁,因其見證了獨居長者「孤獨死」(Kodokushi,日語),亦警告「孤獨死」在社區中時有發生,只是政府卻沒有正視。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自2016年起身為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堅稱重社區照顧而輕涉鉅額投資的安老院護照顧,使三萬多輪候安老宿位的長者長期等候三至七年不等,有些甚至白等到死。究其因都是吝惜資源所至。就算所謂社區照顧,只是隔靴搔癢,令人長期等候的日間照顧中心服務猶如虛幻。雙老家庭老伴自殺他殺與獨居長者「孤獨死」除反影出服務嚴重不足外,更指出服務提供上手法抱殘守缺的問題,即非只等候服務使用者排隊尋求服務,而應以外展手法,尋找高危獨居及雙老家庭長者,並協助重建鄰里關係,以積極提供服務實刻不容緩。針對這些問題,預料政府又將以資源緊絀來推搪。面對亂花金錢興建大小白象,漠視民意民困的政府,稍為批評即被揣測動機,構陷顛覆罪名,不以行為藝術,以戲謔導出貧困老弱悲歌又可如何?簡直狂歌當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