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6
當酷熱變成酷刑

 

 

馮希恩

 

「今年未過端午節就熱成這樣子,哪有早上就30度的?」平日甚少開冷氣的媽媽,現在一天都要沖兩次涼降我在想:如果連一位怕冷不怕熱的老人家都這麼說,那些在水泥牆內的在囚者會如何?下筆之時,正是36度高

 

因佔中案而入獄的陳健民教授寫道:「那天收工回倉時,卻是熱到連呼吸也有困難。原來當天下午有高級懲教處官員巡視,前線職員將本來已是非常窄小的窗戶全部關閉,理由是我們用電蕊將窗戶撐開是違規做法(但卻沒有其他合規的方法將窗打開)。暴曬下的密封環境產生溫室效應,我看見囚友們都如鍋上螞蟻,一時氣憤,對當值的職員破口大罵,說他們違反人權。」這是一位文質彬彬的教授在獄中唯一發過的火。

 

牢房本身空氣不流通已夠難受,懲教人員連窗都關上,恐怕連佛都有火。

 

筆者聽過另一些在獄中被酷熱煎熬的情況,白天囚友不停用水抹身,到臨睡前抹身後塗上身爽身粉,希望「瞓得好啲」,不過「大汗的人都搞唔掂」。有人只能冒違規之險睡在地上,有人熱得皮膚出問題要就醫。

 

為此,關注囚權的組織「石牆花」近日發起了聯署,要求懲教署改善酷熱環境,行動在33個小時內已收集到十萬人聯署。懲教署回應指除更換風扇,亦有加裝牛角扇,又按部就班安裝通風效能較佳的閘門及窗戶,署方在去年於赤柱監獄囚室內試驗滾筒扇,預計第三季在600個囚室安裝,明年第二季會完成1500個囚室的安裝工作。如有需要亦會擴展至其他監獄。

 

不過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指「加裝牛角扇是2019年的事,而滾筒扇僅在試驗階段都已耗時兩年,現在還說要待下年第二季才可以完成赤柱監獄內的1500個囚室,可見署方以「慢郎中」步伐處理十萬火急的問題。」筆者翻查資料,原來去年六月已有媒體報道相關試驗計劃,試驗一年,還要多等一年,還有其餘的監獄呢?

 

懲教署回應當天,亦正是大潭峽「智慧監獄」開幕,政府的新聞公報寫著:「懲教署會繼續積極探索及發展不同的科技項目改善懲教人員的工作環境。」政府能為懲教人員著想是好事,也希望這份關顧能套用到在囚者身上。

 

或者有人會認為在囚者既犯法,接受懲罰也活該,但須知道,他們承受的是要失去自由的代價,這是「懲」﹔到監獄接受更生,是「教」,並非不人道的對待,既然監獄都「智慧」起來了,文明的管理又是否要與時並進呢?

 

「受到不公義對待的國家和個人均難以發出自己的聲音,教會必須要準備承擔新的作用及責任,為世界和平帶來更多公義。」「這些不公義包括歧視移民、勞工和難民、宗教和種族迫害、違反人權、酷刑、未獲法律公平對待的政治囚犯、反對生命、不誠實的傳播媒介、遺棄老人、孤兒和病患者。」《世界的公義》(第二屆主教代表會議的文件)

 

盼望教會多關注在囚者的境況,政府能以人道為本,加快以行動回應這個卑微但急切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