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板 - 民主發展
2012-09-09 2012年立法會選舉教育

 

  立法會之組成,對於香港社會,不論是民生、人權與自由的保障等各方面,均有重大的影響。本會向以教會社會訓導為基礎,鼓勵教友透過參與社會事務實踐仁愛與正義,同時推動符合福音精神的社會制度,以追求天國在世之臨現。因此,本會希望藉立法會選舉這重要的時期,給教友重申基督徒參與社會事務的信仰意義和價值原則,作為揀選理想議員的參考。

 

  教育展板內容大綱:

  1. 選舉與基督徒的社會使命
  2. 選舉 = 投票 + 監察
  3. 你的代表代表你(教會看貧窮問題、勞工的保障)
  4. 你的代表代表你(教會看政治制度、公用事業)
  5. 畸形的議會制度
  6. 「超級區議會」議席又是甚麼?!

 

  出版: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日期:2012年8月

  下載:文字版設計版

 


(頁一)

 

 選舉與基督徒的社會使命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救主的使命》通諭指出:
 
「世人發現最有吸引力的福音見証,就是關心人們,對貧困者、弱小者和受苦者的愛德。……對和平、正義、人權和人性提昇的努力也是對福音作見証。」(42)
 
  世界主教團在《世界的公義》這文件中更明確地道出:
 
「為公義而努力,參與改革世界的行動,是傳揚福音的基本要素。」(6)
 
  當我們決心接受基督的邀請,領洗加入教會時,便負有一份使命,去繼續拓展基督的神國,廣傳救恩的喜訊。為了每一個人的人性尊嚴得以實現,香港教會特別關注基層市民的生活質素,並且多年來配合時代的呼聲,積極推動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同時透過公民的選票和監督,期望執政者之施政可更符合社會公義。
 
  立法會選舉在即,政府及不同團體都呼籲市民去投票,選出心目中理想的代理人(議員)。許多人將「少數服從多數」、「投票選舉」和「民主」等同起來,可是這並非民主的全部內涵。真正的民主,必須以尊重人權和促進人格滿全為大前提:
 

「真正的民主,只能向以人的正確觀念為基礎的法治政府中去求取。……沒有價值觀的民主政治,終將流為極權主義,分別只在於公然為之或是遮遮掩掩吧了。」(《百年》通諭46)

 


(頁二)

 

 選舉=投票+監察

 
  立法會選舉十分重要,其組成與運作直接影響香港社會的民生、民主化進程,以至於我們下一代的福祉,因為其主要職能包括:
  • 制定法律;
  • 審核、通過財政預算、稅收和公共開支;
  • 監察政府的工作。
  我們參與選舉活動,既是透過關注現世事務,在地上建設天國的價值觀,亦是讓信仰的成長過程更具公民意識的方法之一。在履行「投票選舉」這權利與責任時,我們要學習對社會事務的分析,更重要的是以福音精神作判斷、行動的方向和指引──積極關心和參與社會事務、與弱勢者同行、以貧窮人為優先,以培養出真正的「民主人格」。
 
  基督徒如何揀選一位好議員?請留意:
  • 政綱是否符合信仰的精神,將弱勢社群的需要及其平等參與的機會置於優先的位置;
  • 是否將市民的聲音如實反映到議會;
  • 是否重視公眾利益而非只顧個人私利;
  • 是否要為改善民生、爭取普選而努力;
  • 她/他所屬的組織或政黨在各政治議題上的取態(這些取態直接影響香港社會和我們的下一代);
  • 他/她是否接受市民的監察和問責,以落實其競選時的承諾。

 
你的一票很重要,因為:
  • 每一位基督徒有肩負起改造世界、革新社會的使命,以將仁愛、公義與和平彰顯於社會生活中。
  • 每一個社會決策都在直接影響着眾人的生活,每一個選擇都與地上天國的臨現息息相關。

 

(頁三)

 

 你的代表代表你

 

  立法會議員除了代表「你」在立法會中就各種社會事務表達意見外,亦代表其所屬的組織或政黨在不同議題上的取態。我們投票予一位候選人時,必須謹慎地考慮他們的政綱、往績和社會參與經驗等,是否符合基督徒精神。以下是幾個參考例子:

 


教會看貧窮問題:
「犠牲人、犠牲整個人口或社群,令他們陷入貧窮境地,以求達到經濟增長,則是不能接受的。人們對財富增長(指物品及服務量)、以及按道德公平地分配財富的渴求,該激勵他們和社會履行基本的團結關懷之德,從而以正義和慈愛的精神,去對抗『罪惡的各種結構』,因罪惡結構衍生貧窮,妨礙發展,以及令人生活潦倒。」 摘自《教會社會訓導彙編》332節。

香港貧窮者的處境:
現時香港有超過120萬市民活於貧窮線下,突顯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更達到0.537,是為40年新高。住屋是人的基本需要,可是回歸後的政府、大部份的立法會議員傾向關心樓價下跌和負資產問題,援解基層家庭住屋困難的措施愈來愈少;2004年取消對私樓業主加租幅度的監管,助長私樓租金的颷升,使輪候公屋中的租住戶處境更顯惡劣。
 
她/他關心生活於惡劣環境者,還是房產投機者的益處?

她/他會要求政府增撥土地資源興建公共房屋嗎?
 

 


教會看勞工的保障:
「工人的薪金絕對不得為商人的自由競爭所左右,也不得讓豪富者的專橫來決定,而應絕對遵守正義與公平的原則。這原則要求:工人的報酬應足以度其合乎人性尊嚴的生活,並勝任愉快地負擔其家庭責任。」 摘自《慈母與導師》通諭71節,教宗若望廿三世。

香港勞工的生活:
香港的「打工仔」們在勞資關係中一直處於弱勢,在經濟繁榮時,往往未能分享當中的成果;到經濟衰退時,卻是資方開刀的首先對象。回歸15年以來,隨著香港經濟的不斷轉型,人浮於事的情況未見改善,低收入長工時的就業人口有增無減。最低工資在十多年的爭取下才於2010年通過立法,其保障和執行仍有待改善。自從工會的集體談判權遭回歸後的臨時立法會所取消,僱員的位置更形被動。
 
她/他支持最高工時的立法嗎?

她/他會爭取恢復確立集體談判權等勞工權利的立法嗎?
 


 


 (頁四)

 


教會看政治制度:
「民主政制,由於能夠保証人民得以參與政治抉擇過程,及保証被統治的民眾有機會選出向他們負責的統治者,並得在適當時以和平手段更換他們,故此獲得教會相當高的評價。同樣地,教會亦無法苟同於那些細小圈子的統治集團,他們篡奪國家的權力,以謀取個人私利,或者為實現某種意識形態。」 摘自《百年》通諭46節,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香港的政制發展:
香港代議政制從八十年代開始,港人一直爭取有普及、平等、公開的選舉權;然而,廿多年過去了,香港回歸中國也有15年了,讓港人可以全面普選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的機制仍未實現。
 
她/他會爭取徹底地取消不公平的功能組別嗎? 
 


 


教會看公用事業:
「單憑市場之力,是無法維護諸如自然與人類環境等公共福利的;國家責有攸歸,理應出力鞏衛與保存之。……某些壟斷集團的行為,一旦構成發展的延誤與障礙,即應受到國家的干預。除此發展之調和與引導工作外,國家在遇到社會或商業過弱、或不足以應付當前任務時,可暫時取代其功能。」 摘自《百年》通諭40、48節,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香港共用事業的私營化:
現時香港大部份的公用事業都以私人企業來營運,包括公屋商場、交通設施、電力供應等;加上政府訂立相關的條例草案時太寬鬆,致使未能有效規管公用事業的利潤和價格。房屋委員會於2004年分拆旗下商場物業和停車場組成「領匯」上市,以商業原則運作,旋即大幅加租,嚴重打擊小商戶和基層的生計,也讓公屋居民承擔貴價產品。多年來政府沉迷於市場經濟,亦未見相應的政策協助小商戶和小販的生存,扼殺了市民多元而又價廉物美的社區經濟空間。
 
她/他支持回購領匯股份嗎?

會爭取重發小販牌照嗎?

會阻止更多的共用事業私營化嗎?
 


參考:http://www.legco-monitors.org

  自立法局在1991年設立直選議席以來,一群以天主教徒為主的市民組織了「立法會議員天主教監察組」,對立法會議員的工作表現進行監察,以履行市民的監察責任。監察組每年均發表「監察報告」,內容包括立法會議員的考勤情況、投票取向,以及監察組對各政黨和議員的整體評價等,是有用的參考資料。


 (頁五)

 

 畸形的議會制度
 
  民主的基本價值在於平等參與,即每一個人的政治參與權均等,不會指向某一類團體(普羅市民的一票與商界的一票沒有分別),此即我們所謂的「普選」──「普及」而「平等」的選舉。
  • 「普及」是保障人人都有選舉權,而選舉權包括參選權、提名權和投票權,缺一不可。
  • 「平等」是指我們的每一票都具有同等的分量,無分社經地位、種族、文化、性別等。
 
功能組別=不公平選舉
  • 分區直選議席的選民基礎是300多萬人,傳統功能組別只是20多萬人,卻佔立法會一半議席!
  • 功能組別本身沒有客觀標準的劃分,而選民的資格亦沒有劃一標準,有些以公司為單位,有些是專業團體會員,門檻不公平,缺乏廣泛的代表性!
  • 在30個傳統功能界別中,23個的選民人數少於10,000;金融、保險、漁農、航運交通、鄉議局和區議會等6個界別的登記選民更少於500人,其中4個更是屬於「團體選民」,選民基礎相當荒謬!
 
功能組別=利益傾斜
  • 功能組別以行業劃分,各行業有其利益盤算;在議會議事上,功能組別議員多以行業利益為考慮,而忽略社會的整體利益!
  • 一個擁有多間公司的老闆,可以同時在多個功能組別內,直接或間接持有多張選票或相等於選票的影響力,他也能選擇在任何一個有選票的功能組別出選,造就政治特權階級!
在今屆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選舉中,有多達16個議席(即過半數)因只得一人或等額提名人而將會自動當選,可見其參與率極低,亦很容易被個別利益集團操控!
 

(頁六)

 

 「超級區議會」議席又是甚麼?!

 
一人兩票=/=公平選舉
  • 新一屆的立法會新增5個議席,由沒有傳統功能組別選票的選民投票產生,是功能組別的一部份!
  • 這新增功能組別的選民人數約有300萬,只能選出5個議席;而傳統功能組別的20多萬人,就決定了30席,實在沒有改變功能組別的根本:非公平選舉!
  • 這新增功能組別的選民並沒有提名權和被提名權,選民只是投票機器!
  • 新增的五席在「分組點票機制」下,只是把現在需在功能組別掌握「十五票」便能否決所有議員提案增加至「十八票」;可是,工商派和建制派一直把持功能組別議席,其鐵票絕不少於「廿五席」,這新增的議席也只能為功能組別「塗脂抹粉」!
 
功能組別=政府施政之護航
  • 立法會設「分組點票機制」,即若要否決某議員提出的議案,只需功能組別或地區直選組別的其中一組,有半數或以上的議員投反對或棄權票。歷來許多關乎改善民生利益的議案如「公平競爭法」、「規管屏風樓」、「規管樓花銷售」等,都在分組點票機制下被否決,以致不斷重複極少數人(選民基礎狹小的功能組別)否決大多數人的情況!
  • 相反,政府所提出的任何議案、草案、修正案和決議案,都是以「簡單多數制」處理,很容易便獲得通過。過去,不少具爭議的政策,如《2006年行政長官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綜合修訂)條例草案》、《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及《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撥款申請等,就是靠功能組別的支持而獲通過,而功能組別的議員也就成為政府「數票」的主要對象!

 

  縱使香港社會正處於黑暗、混亂之局,本著「上主是歷史的主宰」這信念,心懷「信、望、愛」三德,我們願靠祈禱的力量,在互相扶持和鼓勵之中,共同尋索光明的出路。

  耶穌基督將天國的福音帶進人類的歷史,為扭曲了的人性帶來寬恕和醫治;祂以身作則,關顧被社會摒棄的兄弟姊妹,斥責和挑戰不義的制度,促使人與人、人類與天主修好。作為基督的門徒,讓我們一起效法基督,革新人類的價值觀念、生活模式、文化傳統,善盡責任監督執政者的施政,使之更接近福音的精神,從而促進人性及社會的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