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告 - 社會訓導
2011-01-01 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

 (一九六五年)

 

天主眾僕之僕,保祿主教,偕同神聖會議之諸位教長,為永久紀念事。

 

緒言

救會與人類大家庭的密切聯繫

1 我們這時代的人們,尤其貧困者和遭受折磨者,所有喜樂與期望、愁苦與焦慮,亦是基督信徒的喜樂與期望、愁苦和焦慮。凡屬於人類的種種,在基督信徒心靈內,莫不有所反映。教會是由團結在基督內的人們所組成。他們在走向天父之國的旅途上,由聖神所領導,並接受向人類宣報福音的使命。因此,教會深深感到自身和人類及其歷史,具有密切的聯檕。

 

大公會議向誰致辭

2 職是之故。大公會議在深加探討了教會的奧蹟後,不獨向教會子女及信仰基督者致辭,而且亦毫不猶豫地向整個人類講話,以期闡明教會寄居並活動於現代世界的意義。

因此,教會正視著世界及整個人類大家庭,並正視著這大家庭生活於其間的種種。世界是人類歷史的舞臺,世界常有人類奮鬥、失敗和勝利的戳記。在信友看來,世界乃由天主聖愛所造化,所保存;雖不幸為罪惡所奴役,卻為戰勝惡魔的基督,以其苦架及復活所救贖,目的在使它依照天主的計劃,獲致改造而臻於完善。

 

服務人類

3 我們這時代的人們,雖然對自身所有發明及技能,驚奇叫絕,但對現代世界的演變,對人在世界上的地位及任務,對私人及團體所做諸般奮鬥的意義,對人纇和萬物的宗旨等問題,卻往往感到躊躇不安。故此,大公會議立意將基督所結合為一的天主子民的信德真理,予以闡明並詮解。同時,又將指出這天主子民對其寓居其內的世界所有聯繫、尊重及愛護。但為達成這目標,再沒有比對上述諸難題,同人類直接交談更妙。在這交談內,教會將借助福音神光,將她在聖神教誨下。由其創立者所接受的神力神方。提供給人類。應予拯救者是人的人格;應于革新者是人的社會。因此,我們的言論全部集中於人,集中於整個人,即人的靈魂、肉體、心情、良知、理智及意志。

大公會議除聲明人所有極其崇高的使命,並肯定人性內存在著某種來自天主的種籽外,進而替人類提供教會衷誠的合作,俾能獲致適合這使命的友愛精神。教會毫無現世野心,其唯一目標是在聖神領導下,繼續基督的工作;而基督降世,則是為替真理作證;是為拯救人類,而不是為審判人類;是為服務人類,而不是為受人服務。

 

引言 現代人類的處境

 

人類的期望和焦慮

4 教會歷來執行其使命的作風,是一面檢討時代局勢,一面在福音神光下,替人類解釋真理,並以適合各時代的方式,解答人們永久的疑問,即現世及來生的意義,和今生與來世間的關係。因此,必須認明並了解我們生活於其內的世界,以及這世界所有的期望、理想及其戲劇性的特質。現代世界的幾個特點可以描寫如下:

今天的人類處在歷史的新時代。在這時代中,深刻而迅速的演變逐漸延伸至全球。這種演變雖是人類智能及創造力的結果,卻又反射到人類的本身、個人與團體所有的見解和志願,以及人們對人、對事所有的思想、演變和行動的方式。因而我們可以談社會、文化的演變,而社會、文化的演變又影響到宗教生活。

猶如在一切進展中所遇到者,上述演變帶來不少困難。譬如:人們的技能是擴大了,但又苦於不能使這技能常為人類服務;對自己心靈的祕密。正在努力探討,但對處理自身問題,又往往感到彷徨無主;對祉會生活定律,逐步有所發硯,但又對這生活應趨赴的方向,猶豫不定。

現代人類擁有的財富,技能及經濟力量是史無前例的,但是大部份人類卻又為飢饉貧困所折磨,而文盲又多得無數。人類對自由的體會,從未有如今日之銳敏,但又出現了新式奴役,即社會與心靈旳奴役。現代人對世界的統一性,對人與人間所有必然的倚屬關係。感覺得非常生動,但又因武力的衝突而導致嚴重的分裂和敵對;因為政治、社會、經濟、種族及思想上所有尖銳的糾紛,仍然持續,還有徹底毀滅一切的戰爭危機。思想的交流雖日趨頻繁,而藉以發表重要思想所用的名詞,卻又按照不同的理念而大為分歧。最後,人們對暫時的一切,不辭辛苦,以求取更完善的處理方式,但精神生活的進展,即又落後多多。

我們當代的許多人既處於這般複雜局勢中,便無從體認永恆的價值,也無從將這價值同新的發明妥予調協。因而為期望和焦慮所夾攻、對刻下情況懷疑叢生的現代人,便陷於不安中。這一趨勢刺激,並且迫切要求人們作出答案。

 

現代局勢的深刻演變

5 現代人心的動盪不安和生活情形的激變,與更為廣泛的演變,緊相連接。對思想的形成,數學、自然科學,以及以人為對象的各門學科,擔任日形重要的角色。而在實用上,來自上述學科的技術亦然。這種科學精神對文化的態度及思想的方式,已經和往日不同。而技術業已進展到使大地全面改觀,並準備征服太空的階段。

人類對時間亦在擴展其權威。人類借助史學征服過去。借助預瞻和計劃征服未來。進步的生物、心理及社會學,不唯令人對自身獲致較多的知識,而且幫助人以科技方法,直接影響社會。同時,人們亦日加注意、預算並處理人口增加問題。

人類歷史飛速進行,使人無從趕上。整個人類為同一命運所支配,已不復有不同歷史存在。於是,人類乃由比較靜態的處事觀念,而過渡於比較活動及進化的觀念。因而產生了至為複雜的新問題,這新問題需要新的分析和綜合。

 

社會生活的演變

6 於是,傳統的地方性組織如:父系家庭、部落、支派、村鎮和各式團體及社會關係,日益經歷到更為深刻的變動。

工業化社會逐漸擴展於各地。結果,則是某些國家因而致富,並令許多世紀來,屹立不動的社會觀念及生活方式起了徹底的變化。同時。人們對都巿生活的崇尚和追求,一面由於都市及某居民的增多,一面由於都市生活朝向鄉村的擴展,而日趨躍進。

交通及通訊的新式工具,頗有助於迅速而廣闊地傳播新聞、思想及情緒,並連帶激起許多反應。

還有一點不可忽略的是,現代人為了各種理由而從事移居,其生活方式亦為之改變。

就這樣,人們彼此間的接觸,不斷增多。同時,新的「社會化」又引起新的關係。但並不常有利於人格的成熟,亦不常使人們的關係,更為人格化。

這類演變在享有來自經濟及技術進步恩澤的各國,尤其明顯,但同時亦影響到正在發展中的各民族。他們希望在其地區內,亦能獲得工業化及都市化的好處。各該民族,尤其重視古代傳統的民族,亦感到嚮往更為成熟和更為人格化地行使自由的熱望。

 

心理、道德及宗教演變

7 思想及社會體系的演變,多次令人對過去接受的種種,感到懷疑,尤其青年人是如此。他們多次失卻耐心,並感到焦急,而不惜起來反抗。他們由於意識到自身在社會生活內的重要性,而急欲參與社會工作。因此,往往為人父母及負責教育者,在執行其任務時,日益感到困難。

祖先傳下來的制度、法令、思想與情操,似乎不常適合現代情形,於是對處事的方式及規律發生嚴重的混亂。

最後,連宗教生活亦為這新的局勢所牽連。一方面,人們所有尖刻的批判精神,清除了對世界的幻術觀念及尚在蔓延的迷信,而日益需求以更為位格化與更為主動的方式,信仰宗教。結果,不少人對天主的信仰更為活潑。但另一方面,有日形增多的人們,至少事實上已離棄了宗教。否認天主、否認宗教、或將天主及宗教置諸不理,已不如往日那樣,成為一件不尋常的個別事例;在現代,卻往往為人視作科學進步和新的人文主義的必要條件。在許多地區,否認天主不只限於哲學領域,而且廣泛地影響文藝、美術和以人為對象的科學及史學,甚至影響國家法律,致使許多人感到困惑。

 

現代世界的不平衡

8 如此迅速的演變,而且多次進行得如此雜亂無章,加以人們對世界現有的分歧又意識得如此深刻,都在產生並增多矛盾與不平衡。

連在人本身上,亦往往在現代的思辨與實踐的思想方式間,出現不平衡,使人不能將所有知識予以控制,亦不能予以有系統的綜合。在急於求取實際效率和良心的要求間,亦產生不平衡。在集體生活的環摬和私人思考。乃至靜觀的需要間,亦多次發生不平衡。最後,在崇尚業務的專門化和事物的全局之間,亦出現不平衡。

在家庭內,有時由於受到人口眾多、經濟和社會局勢的壓力,有時則因老輩和青年間所有的困難,有時則為了男女間新的社會需要,而發生分歧。

同時,在各種族間,甚至在同一社會的不同階層間,在經濟富裕和貧困的各國間;最後,在以促進和平為目標的國際組織,急於傳播自己的思想體系,以及各國和各團體內所有集體的自私之間,亦產生巨大的分歧。

於是,便發生互不信任、彼此敵視、及許多衝突和不幸。而人類則是這些不幸的製造者及犧牲品。

 

人類的普遍願望

9 同時,人類不獨深信自身可能並應當擴展和鞏固對受造之物的權威,而且自覺釐訂政治、社會、經濟秩序也是自己的權利,使之日益改進其對人類的服務,並使之幫忙每人及各社團,樹立並培植其固有的尊嚴。

因此,很多人激烈要求還給其福利。他們生動地意識到其所以喪失這些福利,是由於人們的不仁不義和財富分配的不公平。正在發展中的各國,一如最近獲得獨立的各國,不唯在政治上,而且在經濟上,要求分享文明的果實,並期望在世界上,自由行使自己的權力。但實際上,他們與各強國之間的距離,尤其多次在經濟上,對比較富庶而進步較快的各國的倚屬性,卻日形增加。為飢饉所折磨的民族,對比較富裕的民族,提出請求。尚未獲取法理及事實上與男人平等的婦女們,亦在設法爭取這權利。工人及農人不僅要求生活必需品,而且要求在勞動時亦能培育自己人格的天賦,甚至要求插手支配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生活的工作。在人類歷史上,現代各民族首次深信文化的恩澤,可能而且應當真的普及於人人。

在上述種種要求下。潛伏著一種更為深遠而普遍的願望:私人及團體,渴望獲得一個相稱人性的、充份目由的生活,並渴望使現代世界可能提供的一切,全部為人服務。此外,各國亦日益致力於促成一個統治全球的普遍機構。

於是,現代世界好似大有作為,又好似柔弱無能;可能行至大的善。方可能做最壤的惡。在現代人類面前,擺著走向自由或奴役的途徑、進步或墮落的途徑、友愛或仇恨的途徑。此外,人類亦意識到自己所有的智能,可能貽害於人,亦可能為人服務,全看自己是否善於運用。因此,人類不禁撫心自問。

 

人類最深奧的疑難

10 誠然,現代世界所患的不平衡,是與植根於人心的基本不平衡,緊相連接的。在人性內,存在著許多互相水火的因素。一方面,由於人類是受造者,故感到自身受到多方面的限制;另一方面,又感到自身具有無窮的願望,有和走向更高級生活的使命。人類既為眾多慾念所吸引,故必須經常有所選擇,有所放棄。甚至由於自身的柔弱無能及向惡成性,往往做出本心不願做的事,又往住不做本心所願做的事。於是,人在自身內,便感到分裂之苦,而社會上如此眾多與巨大的爭執,便造端於此。許多在實際上度著唯物生活者,頗不欲正視這戲劇性的情況,或者為了遭受到眾多不幸,而無暇對這點有所思維。又有人以為自己不妨相信人們對人生所有各種意見,而博取良心的茍安。還有人希望專靠人們的奮鬥,便可以完全拯救人類,並深信人類在此世的未來王國,可以滿足人心的所有需求。同時,又有人對人生意義既感失望,因而表示讚揚另一些人的大膽思想。這些人認為人生根本毫無意義可言;他們主張由人們自行給予人生以全部意義。雖然如此,面對現代世界的發展,仍然有日形增多的人們提出,並以銳利的目光研究下列問題:人究竟是什麼?痛苦、罪惡及死亡的意義何在?何以人類做出了這多進步之後,它們仍然存在?人類在付出偌大代價之後所獲致的勝利,何益之有?人對社會可能提出什麼貢獻?人由社會可能期待些什麼?塵世生命完結之後,繼之而來者,將是什麼?

教會深信為人受死並復活的基督,曾藉其聖神提供人類以光明及神力,以幫忙人們滿全自身的崇高使命。普天之下,沒有其它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同樣,教會深信人類整個歷史的鎖鑰、中心及宗旨,便是基督天主及導師。教會亦肯定,在一切演變之下,潛在著許多不變的事物,而這些事物的最後基石則是基督,祂昨日和今天是一樣,直到永遠仍然如此。是在這無形天主的肖像、萬物的長子基督的光照之下,大公會議有意向人人致辭,目的在於闡述人的奧蹟,並提供合作,來尋求解決現代特殊問題的方案。

 

第一部份 教會與人類使命

 

必須響應聖神的默感

11 深信自身為充滿大地的天主聖神所領導的天主子民,在信德的啟迪她下,致力於研討,在其與這時代的人類共同的遭遇、需求及願望中,何者是天主的計劃,何者是天主親在的真正信號。信德既以新的光芒照耀一切,並顯示天主對人的整個使命所有的計劃,故能指導人心,朝向充份合乎人性的解決方案進行。

大公會議立意在信德神光的燭照下,對今天頗為人們重視的價值,加以衡量,並將這些價值歸諸天主,因為祂是這些價值的泉源。這些價值既出源於人的智能,而人的智能又是天主的恩賜,故都是很好的。但由於人心的腐化,這些價值多次脫離其應循的秩序,而必須予以淨化。

教會對人作何想法?為建設現代社會,應推薦何種原則?何者是全球人類活動的最後意義?人們期待這些問題的答案。由此可見,天主子民如何同他寓居其內的世界互相服務,並使教會的宗教使命,正因為是宗教使命,而成為非常屬於人性的使命。

 

第一章 人格尊嚴

 

人是天主的肖像

12 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其應當趨向的宗旨是人,人是萬有的中心與極峰。這點幾乎是人人共有的主張,無論其為有信仰者或無信仰者。

但是,人是什麼?人對自身,曾經並正在提出許多意見,許多不同的甚至矛盾的意見。有的意見多次將人視作絕對的準繩;有的意見則把人貶抑至令人感到失望的程度。於是,乃發生躊躇不決與苦悶。深深感到這些困難的教會,靠著天主的啟示,可以對上述問題提出答案。這答案將對人的真正情況,加以描寫,並對人的弱點,加以解釋,同時可以使人對本身的尊嚴及使命,獲取正確的了解。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依照天主肖像」而受造的;人能認識並熱愛其造物主;天主規定人是大地及萬有的主人,目的是使人統治並使用萬物而光榮天主。「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人子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教他略遜於天使,並賜他以尊榮的冠冕,委任他統治你親手所造的一切,並將萬物置於他足下」(詠:八5-7)。  但天主並未曾只造了一個人;自初便造了「一男一女」(創:一,27)。這一男一女的結合便成為人與人共同生活的雛形。人依其內在本性而言,便是社會性的;人如與他人沒有關係,便不能生活下去,亦不能發展其優點。

故此,就如聖經所說,天主看見了「自己所造的種種,一切都很好」(創:一,31)。

 

罪惡

13 天主雖造人於義德內,但因惡魔的誘惑,由於有史之初,人便企圖在天主以外,達成其宗旨,而濫用其自由,反抗天主。既認識天主而不把祂當天主來光榮,故某愚蠢的心靈反而為黑暗所蒙蔽,不事奉天主而事奉受造物。天主啟示所曉示我們者,與我們的經驗,正相吻合。人檢討其心靈,便發現自己是向惡的,是沉淪於各種邪惡中的,這些邪惡不可能出自美善的造物主。人既多次拒絕承認天主為其根原。便亦破壞指向最後宗旨的正當秩序,並連帶破壞對己、對人、對萬物的全部秩序。

於是人在自身內便遭到分裂。整個人生,無論是私生活或團體生活,使形成善與惡、光明與黑暗間的戰鬥,而且是戲劇性的戰鬥。此外,人亦發現自身沒有能力,有效地去克勝罪惡的攻搫,致使感到自身就如為鐵鏈所束縛。但天主曾為救贖並加強人類,而降來此世,並革新人的內心。將拘押人類於罪惡奴役之下的(四)「此世的元首」(若:一二,31),驅逐出去。但是罪惡貶抑人性尊嚴,阻止人圓滿發展自身。

在上述啟示神光下。人的崇高使命及其所體驗的深刻的不幸,找到了最後原因。

 

人的構造

14 人是由肉體、靈魂所組成的一個單位。以身體而論,將物質世界匯集於一身。於是,物質世界便藉人而抵達其極峰,並藉人而高唱頌揚造物主的聖歌。故此,人不應輕視其肉體生命,而應承認其肉體的美善而重視之;因為肉體是天主所造,末日又將復活。但因罪惡的創傷,人才體驗到肉體的抗命不從。所以,人性尊嚴要求人在肉體內光榮天主,不允許肉體順從心靈的惡劣偏向。

人認定自己高出於物質事物之上,並否認自己只是自然界微不足道的一個小部份,否認自己只是國家的無名因素,這樣行事是不錯的。人因其內心而凌駕乎「一切之上;人回心自省,便有洞察人心的天主等待著他;同時,人在天主聖目注視下,決定自己的命運,這樣便是回轉到其內心的深處。人承認在自身內,有一個精神的、不死不滅的靈魂,這樣的人並非為一種由物質條件及社會環境所造成的幻想所愚弄,而是觸及事實的真相。

 

理智的尊嚴、真理與智慧

15 人既參與天主理性的光明。為了自己擁有理智,而認定自己超出萬物之上,這判斷是正確的,由於人類經過歷代的勤苦努力,來鍛鍊其理智,故能在實驗科學、美術、技藝及文學上,大有進展。在我們這時代,人們對物質世界所做的研究與征服,得到了輝煌的成就。人類常常尋求並獲致了更為深刻的真理。人類理智雖然部分為罪惡的遺毒所蒙蔽,而趨於衰落,但仍能對可以理解的現實,獲得真正準確的知識,而不只限於事物的外在現象。

最後,人的靈性可以而且應該藉助智慧而玉成自身。智慧柔和地吸引人心,尋求並愛好真理及美善。人充滿智慧,便能由有形之物而高舉自身於無形的一切。  

我們這時代比已往更需要智慧,使人類所有新的發明。為人服務。如不培育出擁有智慧的人才,則世界末來命運便要危殆。尤須注意。許多經濟衰弱而富有智慧的國家,可能對其他各國,多所貢獻。 

靠了聖神的恩寵,人可以以信德瞻仰並意味天主的奧秘計劃。

 

良心的尊嚴

16 在良心深處,人發現法律的存在。這法律的來源並不是人。人卻應服從之。這法律的呼聲告訴人應當好善、行善並戒惡,在必要時,便出現於人心:這事應當執行。那暫應當避免。人擁有天主在其心內銘刻的法律,而人性尊嚴就在於服從這法律;在來日,人將本著這法律而受審。良心是人最秘密的核心和聖所。在這聖所內,人獨自與天主會晤。而天主的聲音響徹於良心至秘密的角落。良心神妙地將法律揭示與人,而這法律的滿全就在於愛主愛人。信友憑了對良心的忠實,而同他人攜手合作,以探求真理,並在真理內,解決私人和社會生活所掀起的道德問題。正確的良心越佔優勢。私人及團體越不至為盲目的武斷所左右,亦越能遵循客觀的論理原則。不少次,良心的判斷為了無可避免的無知而發生錯誤,但良心並不因此而失掉其尊嚴。不過,人對探求真理及美善不大注意,或者因犯罪習慣而良心變為盲目,則不可同日而語了。

 

自由的卓越

17 人唯有運用自由,始能向善。自由最為現代人所重視並熱烈擁護,這點是對的。不幸,現代人多次妄言自由,凡使人感到愉快者,即使是惡事。亦可任意妄為。真的自由卻是人為天主肖像的傑出標誌。天主曾「賦給人自決的能力」,目的在使人自動尋求天主,並因自由而皈依天主,而抵達某幸福的圓滿境界。人性尊嚴要求人以有意識的自由抉擇而行事,意即出於個人的衷心悅服而行事,而非出於內在的盲目衝動,或出於外在的脅迫而行事。人將自已由私慾的奴役中解放出來,並以自由選擇為善的方式,追求其宗旨,同時,又辛勤而有效地運用適宜的手段,這樣的人才算擁有人性尊嚴。為罪惡所損害的自由。唯有靠天主的聖寵,始能充分而積極地指向天主。每人應在天主的法庭前,依其所行之善與惡,交代一生的賬目。

 

死亡的奧蹟

18 面對死亡是人生最大的謎。人不獨為痛苦及肉體的逐漸肢解所折磨,其尤甚者是害怕自己永遠消逝於無形。人對自身的完全歸於消滅,對自身的絕對化為烏有,表示深惡痛絕,乃出自人心本能的衝動,這點是正確的。但人性內所有不可能歸屬於純物質的永生的種籽,卻起而對抗死亡。技術所做諸多嘗試,雖極其有益。但不可能平息人心的憂慮。今天生物學所獲致的延年益壽的成就,不可能滿足人心所有不可抑制的永生的期望。

雖然,面對死亡,一切幻想全部失敗,但擁有天主啟示的教會卻肯定:人是為了一個幸福的命運而由天主造生的;這命運跨出了此世所有不幸之外。基督信仰告訴我們:當全能仁善的救主恢復人類因自己的過惡而失掉的救恩時,則肉體的死亡──人如未曾犯罪,便不致死亡,將被克服。天主曾經並仍在召叫人們以其整個的人性昄依祂,與祂共融於一個永不腐朽的天主的生命中。因其聖死復活而救人於不死的基督,獲致了這項勝利。為一切從事思索的人士,奠基於堅實論證的信德,對人未來命運提供滿意的答覆。同時,又畀予人們同自己去世的可愛弟兄們,再度團圓於基督內的可能,並令我們希望他們已在天主內享有真的生命。

 

無神論的形式及根由

19 人性所以尊嚴,其最大理由便是因為人的使命是同天主結合。自出世之初,人便受到同天主交談的邀請。如果不是天主以聖愛造生並保存他,人便不存在。除非人自由地承認這聖愛,並將自己完全委託於天主,則不算圓滿地依循真理而生活。不幸,我們這時代的許多人看不出、甚至簡直否認人同天主這種攸關生命的密切關係,故無神論可列為現代至嚴重的一件事,並需要加以詳細的檢討。

 

無神論一詞泛指極不相同的事實。有人公然否認天主,有人則認為人不可能對天主有所肯定;另一些人則嘗試以決不相宜的方式研討天主,致使天主這問題根本失掉意義。又有許多人擅自越出了實證科學的界限,試圖專靠實證科學來對天主有所說明,或者,反過來,拒絕承認任何絕對真理。還有人對人的價值,予以過分的誇悵,致使信仰天主一事,顯得毫無意義;在他們來說,肯定人要比否認天主更感興趣。更有人替自己捏造了一個他們所不願接受的天主,而這天主同福音內的天主全不相像。最後,另一些人根本無意談天主的問題,因為他們對宗教似乎從未感到任何不安,亦不明瞭何以必須注意宗教問題。此外,無神論有時出自人們對世間的不幸所做強烈的抗議,有時卻為了人們對某些人性的價值,極盡崇拜的能事,居然認為這些價值是絕對的,而將這些價值誤認為是天主。現代的文明亦往往令人難以走近天主。這並非現代文明本身固有的惡果,而是因為這文明令人過度為塵世所牽連。

當然,人不依隨良心的指示,而故意拒絕天主,故意逃避宗教問題,是不能無過的;但有信仰的人往往亦應負一部份責任。就整體言之,無神論並非原初就有的,而是出源於不同原因的。這些原因之一是人們對宗教,尤其在某些地區,對基督宗教的批判。因此,有信仰的人對無神論的產生可能負有不小責任。信友因了忽視信仰教育,因對教義所做虛妄的詮解,或因自身在宗教、道德及社會生活上的缺陷,不僅未將天主及宗教的真面目,予以揭示,反而加以掩蔽。

 

有系統的無神論

20 現代無神論往往是有系統的。除其它原因外,這類無神論是由於人們過度強調人的自主,至感到難以承認人對天主的任何隸屬關係。主張這類無神論者,認為人的自由在於人是自己的目的,人是其歷史的唯一創造者。他們以為這點和承認天主為萬有真原與宗旨一事,是無從並立的,或至少對天主的這些肯定是完全多餘的。現代科技進步,使人有萬能的感覺,可能助長這類無神論。

還該提到另一種無神論。這類無神論將人類解脫的希望。特別寄託於經濟及社會解脫。這類無神論認定宗教本質上便構成人類解脫的障礙。在他們來說,令人神往於騙人的來世生命,等於使人對建設地上的王國毫不努力。因此,這類無神論者,一旦取得政權,便激烈反對宗教,並運用政府擁有的強制權,尤其在青年教育上,從事傳播這類無神論。

 

教會對無神論的態度

21 忠於天主及人類的教會,對這種違反人類的共同思想和經驗,並貶抑人性天賦尊嚴的萬惡理論及行為,現在一如昔日,不能不以沉痛心情,極其堅決地加以擯棄。

但教會亦設法深入無神論者的內心,以尋出他們否認天主的隱密原因。教會意識到無神論所掀起的問題,如何嚴重,並一秉其泛愛人的至誠,認為應予嚴肅而深入的探討。

教會堅持:承認天主決不違反人性尊嚴;因為人性尊嚴正奠基於天主,並靠天主來玉成。擁有理智及自由的人,是由造物主天主安置在社會中的。尤其人的使命是以天主義子的資格,同天主親密結合,而分享天主的幸福的。教會更聲明:來世的希望並不削弱人們對現世所有的責任感,反而以新的理由支持人們完成這責任。沒有天主作基礎,沒有永生的希望,人性尊嚴,一如現代數見不勘者將受到嚴重的損害,並使生命、死亡、罪惡及痛苦等問題,永遠成為不解的啞謎,而令人陷於絕望。

此時,人們對自身只有一個模糊的觀念,依舊是一個尚待解答的疑問。人不可能在某些機會中,尤其在人生比較重大的際遇中,完全逃避上述疑問。這些疑問唯有天主能提供一個圓滿的、完全確切的答案;因為是天主召喚人們深加思索這些問題,並令人以謙沖的態度追求真理。

救治無神論的秘方,有待於人們對公教真理有一個適當的講法,和整個教會及其成員有一個完善的生活。教會的使命是:在聖神領導下,不斷改造並淨化自身,使天主父及其降生為人的聖子,見知於世界,並且好似顯現於世界。要想達成這點,必須有賴於活潑而成熟的信德,在世人前替天主作證。這信德應加以訓練,使信友能清楚看到困難之所在,而加以克服。許多殉道者,曾經並仍在做著這類以信德替天主作證的偉業。這信德的豐富成果應當彰顯於世人前。其方法是:信德應深入信友整個生活。連不屬於宗教的普通生活亦不例外。信德應推動信友實行正義仁愛,尤其對貧者。最後,為使天主彰顯於世界,最得力者是信友彼此間的友愛精神。他們應同心同德,為福音的真理而通力合作,以成為團結的標誌。

教會雖然絕對擯棄無神論,但又坦白承認:人無論有無信仰,都該有助於建造人人共同生活其間的世界。為此,絕對需要坦誠而明智地交換意見。教會對某些否認人們基本權利的政府當局,在有信仰與無信仰者間造成的無理的區別,表示痛惜。教會為信徒要求確實的自由,使在此世也能建立天主的聖殿。教會溫和地敦請無神論者,開放心胸,對基督福音,加以思維。

教會深知,幾時它捍衛人類使命的奪嚴,使對自己崇高命運已感絕望者恢復希望,其所宣報的真理,是符合人心極其秘密的願望的。教會宣揚的真理,不唯不削弱人性,反而傾注有利人性發展的光明、生命及自由。除此以外,任何事物不能滿足人心:「主,我們受造是為了你,直到安息於你,我們的心不會平安」。

 

新人基督

22 誠然,除非在天主聖言降生成人的奧蹟內,人的奧蹟是無從解釋的。第一個人:亞當,是未來亞當:主耶穌基督的預像。新的亞當:基督,在揭示聖父及其聖愛的奧蹟時,亦替人類展示了人之為物和人的崇高使命。無怪乎,一切上述真理,均以基督為基石、為極峰。

祂號稱為「無形天主的肖像」(哥:一,15),是一個完人;祂將因原罪損壞的相似天主的肖像,給亞當子孫恢復起來了。就因為祂曾取了人性,而並未消滅人性,故我們所有人性,亦被提昇至崇高地位。因為天主聖子降生成人,在某種程度內,同人人結合在一起。祂曾以人的雙手工作,以人的理智思想,以人的意志行事,並以人的心腸愛天主愛人。祂既生於童貞瑪利亞,則祂真是我們中的一員。並在一切事上,除了罪惡以外,同我們相似。

無罪的羔羊甘願傾流了自己的聖血,為我們賺得了生命。在祂內,天主使我們同祂自己,並同他人,言歸於好。又將我們由罪惡及魔鬼的奴役中解救出來,使我們每人可以和宗徒一同說:「祂愛了我。並為我捨了自已」(迦:二,20)。祂為我們受苦,不獨替我們樹立榜樣。好讓我們追隨其芳蹤,而且替我們揭示了大路,使我們在走這路時。生命和死亡,皆被祝聖,並獲得新的意義。

天主子是許多弟兄中的長子。信友成為相似天主子的肖像、則領受「聖神的初果」(羅:八23),而取得滿全愛的新誡命的能力。藉著「嗣業的保證」(弗:一,14)者聖神,整個人由內部煥然一新,直到「肉體得到救贖」(羅:八,23)。「如果使耶穌從死者中復活的聖神,住在你們內,則使基督復活者,亦要藉著住在你們內的祂的聖神,使你們有死的肉體生活」(羅:八,11)。信友迫切需要,並有義務和罪惡艱苦作戰,以至雖死不辭。但一經參加了逾越奧蹟,並效法了基督的聖死,便為希望所加強而能獲致復活。

這不獨為基督信徒有效,凡聖寵以無形方式工作於其心內的所有善意人士,為他們亦有效。基督為所有的人受死,而人的最後使命事實上又只是一個,亦即天主的號召,我們必須說,聖神替所有的人提供參加逾越節奧蹟的可能性,雖然其方式只有天主知道。人的奧蹟藉著天主的啟示,昭告於基督信徒,就是如此崇高而偉大。痛苦和死亡的啞謎,在基督福音以外。固然窒息我們,但藉著基督並在基督內,卻大放光明。基督以其聖死消滅了死亡,並以其復活賜給了我們生命,俾使我們在聖子內,成為天主義子,並在聖神內呼號說:「阿爸,父呀」。

 

第二章 人類的團體生活

 

大公會議的目標

23 人類彼此的關係日形增多,既成現代世界的特徵之一。現代技術的進步對這點貢獻特多。然而,為達成人類弟兄般交談的目的,不在乎技術的改進,而在乎更為深入的,有賴於人們團體生活的調整。這生活需要人們互相敬重其精神尊嚴。為促進人與人間的共融,天主的啟示裨益良多。這啟示同時又導引我們,對社會生活法規,獲致深刻的理解。而這法規是造物主銘刻於人類精神和道德的本性中者。

由於教會的訓導權威,在其最近文獻中,對有關人纇社會的公教真理,曾做了詳細的闡述,故大公會議只限於提出幾條較為主要的真理,並在啟示的光照下,陳明其基本要點;然後,再對幾種為我們這時代比較有關係的結論,加以強調。

 

由天主的計劃來看人類使命的社會性

 

24 以慈父的情腸關注人人的天主,立意要求所有的人組成一個家庭,要求人們以弟兄之誼彼此看待,每人都是依照天主的肖像而受造的。天主曾「由一個人造了整個人類,使他們住在全地面上」(宗:一七,26),並召叫他們趨向一個宗旨,就是天主。

 

因此,愛天主愛人是第一條最大的誡命。聖經教訓我們,愛天主不可能同愛人分離:「其它的任何誡命,都包括在這句話裡,就是愛你的近人如你自己……所以,愛就是法律的滿全」(羅:一三,9-10;若一:四,20)。人類的互相從屬日益增加,以及世界日形統一,便證明這點的重要性。

何況,主耶穌曾祈求聖父說:「好使他們合而為一……就如我們原是一體一樣」(若:一七,21-22)。因著這些話,主耶穌為我們開拓了一個理智無從透視的境界,在天主聖三的互相契合與天主義子們在真理及愛德內的互相契合之間,暗示某種類似點。這類似點昭告我們一項事實:在這大地上,唯有人是天主為人的本身而喜愛的受造物。故人類唯有衷誠地捨己為人,始能達到圓滿。

 

人與人及社會間的互屬關係

25 由人類的社會性,可以看出人格的玉成和社曾的改進,是互相倚屬的。一切社會組織的本原、主體及宗旨是人,而且應當是人。而人則本質上便絕對需要社會生活。社會生活並非由外而來的附加品。故此,人類通過與他人的交往及互相服務,並通過和其他弟兄們的交談,始能發揚自己的諸種優點,而滿全其使命。

人類為培植自身,需要若干社會鏈鎖。家庭和國家是兩個較為直接適合於人性的社會鏈鎖。其它社會鏈鎖則出源於人類的自由意志。在我們這時代,為了各種原因,人類相互間的關係及倚屬,日形增多。因此,出現了各式公立和私立的社團組織。這便是所謂的「社會化」。社會化雖不無危險性,卻帶來鞏固和增進人格優點,以及保障人們權利的許多好處。

然而,雖說人們為滿全其使命,宗教使命亦不例外,由社會生活,取得許多利益;但無可否認者,是人們生活於其中,並自幼兒時期沉浸於其中的社會環境,往往促人棄善就惡。誠然,社會中迭次發生的動亂,部份地固出源於經濟、社會、政治的緊張,但尤其造端於人們的狂傲和自私,這狂傲和自私便造成了社會環境的腐化。當社會秩序為罪惡的遺毒所影響時,則生性向惡的人類,便受到做惡的新刺激。而這刺激又非仰仗天主聖寵,並恆心努力,不能克服。

 

促進公益

26 人類日趨密切的互相倚屬,逐漸擴展至全球。因而所謂公益,即讓私人及團體可以充份而便利地玉成自身的社會生活條件的總和,今天亦愈形普遍化,從而包括整個人類的權利和義務。每一團體應顧及其它團體的急需及合法願望,甚至應為整個人類大家庭的公益著想。

同時,人們對人格尊嚴、對人格高於一切、對人所有神聖不可侵犯的普遍權利和義務,某意識亦越加活潑。故此,必須提供人們一切必要條件,幫忙他們度其真正適合人性的生活,如:衣、食、住、行和自由選擇生活地位的權利、建立家庭和接受教育的權利、擁有就業機會、良好名譽並為人尊重的權利、還有獲取適當通訊的權利。依隨自己良心的正確指示而行事的權利、保衛私生活和宗教事務上的正當自由權利。

社會秩序及其進步時時應以人們的利益為目標。因為事物應隸屬於人,而人不應隸屬於事物。主基督曾暗示這道理說:安息日為人而立,並非人為安息日而生。這秩序應日加發揚、應奠基於真理、應建築於正義、應以愛德促使其生氣蓬勃、並在自由內,求取日加適合人性的平衡。為達成這點,應改進思想並應大事改造社會。

贊助這改革者,是神妙地亭毒歷史並革新地面的天主之神。同時,是福音的酵母,在人心內,曾經並正在激發對人性尊嚴不可遏止的需求。

 

尊重人格

27 近而涉及更為急切的實際結論,大公會議強調尊重人格一點。人人應將某近人視作第二個自我,一無例外,尤某應照料近人的生命,以及為度相稱生活所需要的日用品,萬不可效尤將貧苦的拉匝祿置諸不理的富人。

現在,我們更有義務成為人人的近人,並在遇到的機會裡,積極為他們服務,如:被遺棄的老年人、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外方工人、流亡者、由不法同居出生的嬰兒;他們的痛苦並非出自本身的過惡。還有飢民正在以基督的聖言向我們良心呼籲說:「凡你們為我弟兄中最小的一個所做的,便是為我而做的」(瑪:二五,40)。

此外,各種殺人罪、屠城滅種、墮胎、用藥物催人安死及惡意自殺等危害生命的惡行;損害肢體完整、虐待身體及心靈的酷刑、企圖迫害人心等侵犯人格完整的惡行;非人的生活條件、任意拘留及放逐、奴役、娼淫、婦女及幼童買賈等貶抑人格尊嚴的惡行;將工人只視作賺取利潤的工具,而不以擁有自由及責任感的人待承之侮辱人格的工作條件。這一切及其它類似的種種都是可恥的、有辱文明的罪孽。這些罪孽固使受之者含羞蒙辱,但尤其這玷污的主使者,同時又極其違反天主的光榮。

 

愛仇及敬仇

28 尊敬及愛德亦應延伸在社會、政治乃至宗教問題上,持有和我們不同意見及作風者身上。我們越和善而友愛地深入了解其思想方式,越容易和他們交談。

但這和善與友愛不應使我們對真理及美善,變成模稜兩可。反之,愛德促使基督信徒向人宣報得救的真理。應當在錯誤本身和錯誤的人之間,加以清楚的分辨:錯誤常應擯絕,而錯誤者,則雖為虛妄或不甚正確的宗教思想所迷亂,但仍保有人格尊嚴。唯有天主是審判並洞燭人心隱微者,祂禁止我們判斷任何人的內心過惡。

基督的道理要我們寬恕悔辱,要我們將愛德誡命延伸至所有仇人。這是一條新的法令:「你們一向聽說:『你應愛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施恩與恨你們的人,並為迫害和冤枉你們的人祈禱」(瑪:五,43-44)!

 

人人平等與社會正義

29 既然每人都擁有靈性,既皆為天主依自已的肖像而造生,既皆擁有同一本性及出自同一本原,既皆為基督所救贖,並擁有同一使命和同一超性命運。則愈來愈須承認:基本上,人人一律平等。

誠然,人們在肉體、精神反理智方面,並不擁有同等才能,但應克服並揚棄為了性別、種族、膚色及社會地位,或為了語言或宗教,而在社會及文化等基本人權上,有所歧視,因為這是違反天主的計劃的。基本人權尚未在各地獲得相當的保障,的確令人感到遺憾。例:否認婦女自由選擇配偶及生活地位的權利,拒絕給予她們和男人平等接受教育及文化的權利。

此外,雖然在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合法的差異。但人格平等卻要求更為人道及比較公平的條件。在人類大家庭內各成員、各民族間,所有經濟、社會上過分的不平等,是一種恥辱並違反社會正義、公平及人性尊嚴,尤其危及社會及國際和平。

各式人為的組織,無論其為私立或公立,應致力於替人性尊嚴並為達成人生目標而服務,同時應反對任何社會和政治的奴役,並在任何政治體系中,捍衛人們的基本權利。而且這些組織應逐漸適應該人類的精神需求,因為精神高於一切,雖則為達成這目標,還需要悠長時間。

 

倫理應跨出個人範圍

30 世事深入而迅速的變動迫切要求人們不得懶惰成性,不注意時局,只顧個人的倫理。為滿全正義及愛德任務,迫切需要每人各盡所能,並依照他人的急需,對公益有所貢獻。又應促進、幫助凡真有益於改善人類生活條件的私立或公立機構。有人高談闊論著慷慨豪爽的主張,但看他們的實際生活,則對社會需要似乎全不在心。而且在許多地區,社會法令及典章為多人所蔑視。不少人奸猾取巧,擅敢逃避繳納合法稅款及其它應當為社會所做的種種。還有人對社會法令,如:公共衛生及交通等規章,不予重視;他們沒有想到這樣行事,等於置自身及他人生命於危險中。

每人應將社會關係視作現代人的主要任務,並加以尊重。世界越趨團結,越清楚地看出人的任務如何跨出個別團體,而逐漸擴大至全球。這點需要每人及每個團體培養自已的道德及社會美德,並將這些美德推廣至社會內,俾能靠看天主的聖寵,出現真正的新人和新人類的建設者。

 

責任感與參加社會工作

31 為使每人妥善滿全其對己、對某所隸屬團體所有良心任務,必須接受更良好與更高深的教育,這教育應利用現代所有的大量工具。尤某應該教育青年,無論他們出自什麼社會階層,必須培養出不獨擁有知識,而且擁有雄心壯志的青年男女;因為這等人才,正是我們這時代迫切需要者。

但人除非生活在可以意識自身尊嚴的條件下,生活在可以獻身於天主及他人,而完成其使命的條件下,則不能擁有這種責任感。人生活於極端貧困中,則其自由意志往往為之衰弱。同樣,人度著太過舒適的生活,好似將自身封藏於金色的孤獨中,其自由意志亦為之斲喪。反之,人承擔起社會生活不可避免的急需,接受社會生活的各種要求,並責成自己服務社會,則其意志便形增強。

所以,應鼓勵人們的意志,分擔公共事務的責任。國家讓絕大部份國民自由參與政治,是值得讚揚的。但必須注意各民族的實際情形,注意政府是否擁有必要的權力。為使民眾樂於參加社會由之而構成的各團體生活,這些團體必須具有吸引民眾,並使之自願為他人服務的價值。我們有理由相信人類未來命運,是操在一批能給下一代指出生活及希望的理由者的手中。

 

聖言降生成人與人類休戚相關

32 猶如天主造人,並非為使人獨自生活,而是為使人組成一個社團;同樣,天主的聖意「不是讓人們彼此毫無聯繫,個別地得到聖化與救援,而是要他們組成一個民族,在真理中認識祂,虔誠地事奉祂」。故此,從救贖的歷史開始之初,祂便揀選了人們,不只如孤立的個人。而是某一團體的成員。當天主向其所揀選的人們發表其計劃時,曾經稱呼他們為「祂的子民」,並在西乃山同他們締結了盟約。

這團體特性又因基督的大工而完成。降生成人的聖言曾甘願參加了人們的社會,參與了加納婚筵,並光臨了匝凱的家中,又同稅吏及罪人共同進餐。祂曾提到社會生活中最普遍的情景,借用日常生活所有的語言及比喻來揭示天父的聖愛和人類卓絕的使命。祂甘心恪守了祖國的法律,而祝聖了人類的社會關係,尤其祝聖了社會所從出的家庭關係,並曾立意度著其時代,其地區的工人生活。

在宣講時,曾明令天主的子女,要彼此對待如弟兄。在祈禱中,曾懇求天主恩賜其弟子合而為一。而且祂還以所有人的救主的資格,奉獻自己一直到死。「人若為自已的朋友捨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德了」(若:一五,13)。祂曾命令宗徒們向萬民宣講福音,俾使人類成為天主的家庭,而這家庭所有法律的滿全,便是愛。

祂,眾弟兄中的長子,於死而復活後,在以信德及愛德接受祂的人們中間,以聖神的恩寵,建立了一個新的友愛的共融。這就是祂的身體,即其教會。在這身體內,人人都互為肢體,各依其領受的不同神恩而彼此服務。

這種團結精神常應增進,直至完成之日。到那時,因聖寵而得救的人們,將如天主及基督長兄所鍾愛的家庭,呈獻天主以完美的光榮。

 

下載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