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信 - 關注愛滋病
2003-05-01 請以同樣的務實態度對待愛滋病患者

2003年5月

                    
致中國政府公開信
--請以同樣的務實態度對待愛滋病患者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早在國內蔓延,但中國政府卻一再刻意遮掩、極力隱瞞,致使疫情成為全球的災難,令到數以千人死亡或飽受疾病的煎熬。直到日前,在世界衛生組織及國際輿論的壓力下,中國政府才撤去原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及北京市長孟學農的職務,並承認在疫情統計、救治預防措施等方面的錯失,以及承諾每天發佈疫情的數字,亡羊補牢。雖已經錯失了很多控制疫情的良好時機,但總算較之前的態度作風開明、務實,可以說是一種進步,著實可喜!
 
        我們希望中國政府這種透明、務實的態度不只在對「SARS」的處理上,更能反映在以後的施政措施上,令到類似的悲劇不會一再重演。事實上,「SARS」只是中國政府其中一個因封鎖消息、隱瞞真相,而致無數生靈塗炭的例子。另一種病毒----「愛滋病」,也是因為政府當局的隱瞞包庇以致一發不可收拾。早在1995年開始,一些醫學專家和新聞媒體已經關注到農村賣血和愛滋病蔓延的情況,特別是重災區河南省的情況,只是有關的研究和報導一直受到當地衛生部門和政府當局的干擾。許多專家、記者及傳媒慘遭警告、開除及監視。直到2001年,在國際媒體的廣泛報導及愛滋病家屬的一再申訴後,中國政府才首次承認有關情況。但可惜,中國政府仍然沒有認真去改革其處事手法和態度,直到現時,不只沒有全面去調查愛滋病的傳染情況,還涉縑企圖掩飾疫情的真實情況(在SARS問題上,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在視察北京多間醫院後,曾表示中國官方公佈的感染數字低於實際的數目。後來中國政府亦承認在疫情統計上存在漏洞而作出修改。在愛滋病的統計上亦存在同樣的問題。中國衛生部在2001年首次公開承認,估計因賣血而染上愛滋病的人達到三萬至五萬。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則估計有15萬或更多。差別之大,令人不得不懷疑中國官方有沒有存在掩飾、漏報之嫌),並對敢於站出來反映真相的醫護人員、愛滋病人士及熱心人士進行壓制與監視(例如:河南退休婦科醫生高耀潔女士至今仍受到一定程度的監視及早前對「愛知行動」負責人萬延海先生的拘留行為)。因而,令到慘劇不斷發生!
 
        所以,我們深切期望中國政府能認真地從是次「SARS」的慘痛經驗中汲收教訓,認識到隱瞞疫情、包庇施政上的失誤只會為社會帶來更大的傷害,並能落實去改革這種陋習,以同樣務實、開明的態度面對一切天災人禍。為此,我們特別呼籲政府當局立即停止對愛滋病人及有關人士的各種迫害、監視活動,並以文明、開放的態度,切實調查全國感染愛滋病的情況,誠實地去公佈疫情數據,以及健全監測防治體制。
 
        由於中國欠缺民主監督機制,故當政策落到地方執行時,每每是另一回事。若中央政府能率先以身作則,以開明、務實、負責任的態度去推行政策,必對地方官員起警惕的作用,使政策不致受到扭曲,亦可減少對社會造成的傷害,這對中國是百利而無一害的。當中國政府要面向世界,維持這種開放、文明的態度更是不可少的。我們期望新領導人明白,要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不是依靠經濟力量或軍事強勢,更重要是在法治、開明政府及人權價值的建立上。故此,希望中國新的領導人明白到,生命及人性尊嚴遠比一切經濟活動更為重要。中國政府應以公眾生命健康安全為出發去處理各種疫症,而不是為了經濟增長數據及外國人的投資利益,才斷然採取各種果斷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