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00-01-31 立法會選舉

概況

        選舉權利是每一位市民應該享有的基本公民權利,亦即必須普及、全民和平等,才能確保所有市民的意願都能平等地透過選舉自由表達。因此,立法會作為一個反映民意、監察政府的議會,其議席實應全部由直選產生。

  然而,目前的立法會(特區第一屆立法會)六十個議席中,只有二十個直選議席,其餘三十個議席由功能團體選舉產生,十個議席由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

  在這個制度之下,大部分市民均被剝削了選舉權利。大部分市民只能投一票,而他們都是社會地位最受輕視的一群,包括非在職人士(家庭主婦、失業者、退休人士等)及絕大部分基層勞工階層市民。有些人則可投超過一票,包括僱主、管理階層、專業人士及在政治架構中經已享有權力的人(甚至宗教界人士在選舉委員會中也可額外多一票)。

  再者,選票與選票之間的影響力(票值)也並非均等。比較功能界別、選舉委員會的票值,與地區直選的票值,可謂有天壤之別。例如某功能界別可能只有幾千甚至幾百個選民投票選出一個議席,但地區直選則是平均二十萬名選民選出一個議席(合資格選民有四百萬人),實在談不上公平。即使各功能界別及選舉委員會組別之間,選票的價值也並非相等。

  即將於2000年選舉的第二屆立法會,直選議席只是輕微增加至廿四席,功能組別仍有三十個議席,而選舉委員會仍有六席。換句話說,不公平的狀況仍然持續下去。

 

天主教與選舉委員會

  根據《立法會條例》,立法會選舉中選舉委員會宗教界界別分組,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在內。一直以來,天主教香港教區清楚指出並不贊同選舉委員會的安排,並希望將來《基本法》予以修改。然而,教區又強調要接受《基本法》,及尊重個別信徒的參選權利。因此,在九八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教區決定以「被動配合」的方法產生選舉委員會宗教界別的七名天主教委員:一方面透過總鐸區組別、教友組織組別、教區委員會及機構組別進行報名、篩選及互選,另方面則強調信徒是以個人身分報名並由基層團體審核及篩選,而並非由教區當局挑選或提名,名單上的信徒也不代表教會。

  結果,天主教界的「選舉」反應非常冷淡,一共只有十五人報名,其中教區委員會及機構組別更完全沒有人報名。在這些報名者當中,最後產生了七名天主教委員,以「個人身分」加入由八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並於五月廿四日投票選出了十名立法會議員。

  雖然教區最終在首屆立法會選舉中作出了「被動配合」,然而其不贊同選舉委員會的立場自始至終並無改變。

  教區助理主教陳日君在九九年三月下旬致函特區政府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表明教區參與選舉安排,不合乎天主教政教分明的傳統;一個保持獨立、不與任何政治體系糾纏在一起的教會,才能在社會上有效地發出道德的呼聲。

  陳主教於三月二十四日與政府有關官員會談時,重申教區不贊同以選舉委員會的方式選出立法議員的制度,因為這是一個不公平、不公開的選舉制度;而最好的方法,是由特區政府推動修改基本法,由公元二千開始,取消餘下選委會的六個議席,全數交出,由直接選舉產生。

  陳主教說,若特區政府堅持不推動修改基本法的話,教區將請政府另作安排,直接負擔統籌篩選天主教徒的責任,教區仍可以負責審核報名者的信徒身分。

  結果,立法會在今年七月中通過條例草案,在第二屆立法會選舉委員會的選舉中,若某個宗教團體提名的人士數目超逾該團體的獲配席位數目,但卻沒有示明哪些獲提名人應獲優先挑選,則選舉主任應以抽籤方式,決定哪些獲該團體提名的人士可以成為選舉委員會成員。

  陳日君主教對有關安排表示「滿意」,稱這是「更被動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