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13-08-04 回應徐錦堯神父的請教

  

徐神父於7月28日的《公教報》的讀者心聲發表「請教正委七一遊行人數」一文,質疑「民陣」於七一遊行的人數作假。徐神父甚至特意電郵了整篇文章給正委,而在《公教報》刊登的只是部份節錄而已。

 在原文中得知,原來徐神父擔心的不是誠信問題,而是害怕世人誤會大多數港人反對中國政府。「大家都會相信警方一定是「報細數」的,所以便以民陣的公佈為準了。於是世人便會得出多數的香港人都反對政府甚至反對中國的結論。 

 

 事實上,要世人相信香港人認同中國政府的管治的確不容易。當然七一遊行只是其中一個指標,港人亦透過其他渠道表達對中、港政府的不滿。我們亦可同樣引用港大的調查,港大民意研究中心於今年6月的調查,顯示有超過45%的被訪者,表示「不信任」和「非常不信任」中央政府;「非常信任和幾信任」的,只有25 %[1]。於2013年6月10至13日,他們以電話訪問約一千名香港巿民,結果顯示各項港人信任和信心指標全面下跌,部分數字更跌至多年來的低點,比十年前七一前夕更差。巿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處於2004年4月以來新低,不信任度處於2003年12月以來新高。對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則處於1999年2月以來新低,不信任度處於1997年2月以來新高[2]

 

於2013年5月就「香港市民對各地政府及人民觀感」的民調中,港人對內地政府「非常好感和幾好感」的,只有20.4%,相反,「非常反感及幾反感」的,卻有37.4%.。徐神父縱使不相信民陣說七一遊行提供的數字,以為會影響世人對中國政府的看法,但參考港大的調查,世人亦會認同,的確有不少香港人不喜歡中國政府。廿四年來參與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可見港人對平反六四的訴求。港人亦不會忘記川震時貪官污史是如何處理世人的捐款,還有李旺陽的廿年冤獄和枉死、劉曉波被「以言入罪」,目前仍然被囚、太太劉霞「被軟禁」、內地亦有不少主教、神父「被失蹤」、「被拘留」…… 這一切事情的發生,難道會令香港人滿意和認同內地政府嗎?

 

香港市民都知道,一國兩制只是空口號,多年以來香港人爭取的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為何一直不能落實,背後必然是中央政府的阻撓。七一當天有四十三萬市民冒著三號風球的大風大雨,從下午行到晚上,上街爭取普選,難道徐神父看不見?徐神父引用報章報導去質疑民陣的數字,但卻看不到亦有學者和議員在其他報章質疑兩位學者和警方的計算方法[3],實在可惜。再者,正委作為「民陣」的成員團體,自然是引用「民陣」的數字,這是理所當然的。

 

教宗方濟於今年的世界青年節於巴西的講道,就勸勉神職人員要走入人群,細聽人民的訴求。期望徐神父抽空參與明年的七一遊行,用心細聽香港市民渴求民主、自由、法治及維護人權的心聲,就無需只依賴一份報章的報導,去了解遊行的情況



 [1]http://hkupop.hku.hk/chinese/popexpress/trust/trustchigov/poll/datatables.html

 [2] http://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043.html  

  

[3] 《信報》於去年7月5日曾刊登一篇署名紀曉風的文章「大班狠批鍾庭耀「算舊數」七一人流計算五大疑點 」,引述科大副教授成名的說法,指出港大點算人數的問題。今年7月2日早上,成名致電網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亦重申他的看法。評論員黎則奮於7月10日,在《信報》的文章「今年七一遊行的政治訊息」,亦指兩位學者的計算方法有流弊。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於7月17日在立法會回應梁國雄議員口頭質詢時,坦承警方點算7.1遊行人士時,並無計算中途加入的市民,被質疑有誤導公眾和中央政府、淡化市民訴求之嫌。

 

 

下載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