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14-10-27 每日佔訊20141026.佔領第29日


1.      廣場投票擱置,雙學三子民團向佔領者致歉

【就「擱置第一次廣場投票」聲明-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支援學界全民抗民聯合陣線,20141026日】

原訂於102627日舉辦的第一次廣場投票,由於各方面就投票形式和議題的設定有眾多不同意見,包括議題的複雜性、投票的實際效用等,令我們明白到必須審慎行事。我們認為一個群眾運動必須以群眾意見為本,經詳細討論後,決定擱置此次廣場投票,再行商議。我們承認這次決定投票前與群眾商議不足,必須向公眾道歉。為汲取教訓,我們呼籲市民今天仍到雨傘運動三個據點,交流佔領運動的未來方向,包括以何種形式凝聚支持者的意見,共同爭取真普選。

【學聯就擱置「第一次廣場投票」聲明:民主決策溝通尊重 廣場投票 暫時擱置】

從罷課到抗命,乃至雨傘運動爆發後,學聯一直與群眾並肩同行,面向多元意見,共同為香港未來堅守到底。

最近幾天我們都到過各佔領區與群眾交流,有人提出廣場投票乃民主建設,實非壞事;然而,群眾也表達他們對「廣場投票」的顧慮,我們在仔細考慮後決定暫時擱置投票。是次投票議案複雜,決策倉卒,推行過急,縕釀過程確未足夠,導致許多朋友未能清楚了解投票的作用。在此,我們表示抱歉。我們理應在宣佈「廣場投票」前作更多的諮詢以及調查,從而統合市民對於投票的意見,而未來推行相類似的機制前定必借前車之鑑,先作更多的商討及諮詢從而決策,繼續與群眾共同進退。
「有錯則改,無則加勉」,遵此信念,我們擱置「廣場投票」,希望特區政府及北京政府有著相同氣魄,聆聽大眾市民聲音,撤回831決定,將廢除功能組別和公民提名的聲音納入未來政改方向中。

學聯周永康:承認在今次公投事件「做錯了」,認為公投倉卒,欠缺與不同佔領區示威者溝通,以致佔領者對公投內容不明白,故選擇擱置公投,「有則改之,無則嘉勉」,他對於引起佔領區混亂致歉,指會加強與不同佔領區人士的溝通,以作出更適切的安排,並以今次的擱置作例子,勸喻政府聽取民意,撤回及擱置人大常委會的「831」政改方案。黃之鋒:承認這次決定過於倉卒,向三個佔領區的佔領者及運動支持者致歉,請求原諒。他強調這不是只屬於雙學或佔中三子的運動,而是屬於每位佔領者的運動,但擱置投票不代表政府不用回應訴求。梁家傑:代表泛民23名議員致歉,承認最初支持在佔領區舉行投票時,考慮未夠周詳。承認必須走回群眾聽取意見,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泛民議員也會學習。希望人大常委會也可參考他們這種做法,沒有決定是「不可撼動」,「當民情民意有節有理,面子又有多重要?」

 

2.  反佔中暴力打記者,各界齊譴責

港台和TVB記者昨晚在尖沙咀,採訪由「藍絲帶運動」、「撐警大聯盟」及「正義聯盟」三個團體主辦的反佔中集會時,遭集會人士毆打,3人身體部分地方,有明顯被打的傷痕,記者已經報警,並到醫院驗傷。其中無綫1名記者及2名攝影師,採訪期間先後遭多人包圍,被大罵「漢奸」、「走狗」,拉扯及襲擊。攝影師雷釗河憶述當時有一名大叔見到他的攝影機上有TVB的標誌,然後就拉扯攝影機的背帶,將攝影機扯跌地上,雷將他捉住,聲明要報警,旁邊的撐警集會人士便開始起哄,期間有人向雷推撞,而另一名攝影師潘國輝和記者冼志說,當見到雷釗河被包圍時,一手拿著攝影機,一手抱著雷打算離開現場,沿途兩人卻都被拳打腳踢襲擊,冼志更被人拉扯領呔,為數多達10多人,3名採訪人員最後要由多名警員組成人鏈護送離開現場,原本圍住記者叫囂的集會人士則轉而向警察拍掌,向警察豎起拇指大叫「支持警察」,並與警察握手,結果冼志的恤衫被扯爛,背部及肋骨位置都有明顯傷痕,而攝影師雷釗河上衣被扯爛,右手多處亦有多處受傷。另外,港台女記者?表示採訪期間,有幾名女士罵她不應該拍攝她們,然後開始有人扯我掛在頸上的記者證和背囊,她跌倒後就有一班人圍上來拍照,後面開始有人踢她的腰和臀部,結果她的左肩胛骨、腰部和臀部多處受傷,須送院治理,而她的耳機亦損壞。

香港電台:鑑於今次事件以記者為目標,「本台亦需要保障記者安全,所以暫時不會採訪涉及今次事件團體的活動,但實際安排,仍需要視乎新聞重要性作最後決定。」

「藍絲帶運動」召集人李偲嫣:當時大會劃出採訪區,傳媒自己卻「走來走去」,重申糾察人數不足,故無法控制到在場每一名參與人士的激動行為。她也強烈譴責事件,要求警方嚴正執法。

●60
名現職及無綫電視前員工發表聯署聲明,要求無綫保障前線員工安全;暫停採訪相關團體任何活動;以及對有關團體作出法律行動,阻止類似事件再發生。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嚴厲譴責任何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暴力行為,促請警方秉公辦理,追查涉案人士。香港記者協會:嚴厲譴責反佔領人士毆打記者,指暴力傷害了香港的新聞自由

 

3. 城市論壇論梁振英「基層傾斜論」

蔣麗芸表示:在福利社會來臨前,均衡考慮經濟發展,「福利係要錢㗎,錢從何來呢?」根據《基本法》,政府需要「量入為出」,如果要增加福利,香港需要提升GDP(本地生產總值),故現在的「公平性」是思考福利的同時,可思考經濟發展。謝志峰則質疑,蔣麗芸的說法,是經濟發展的「公平性」,而非政制的「公平性」。

港大教授周永新:梁振英錯判形勢,「基層傾斜論」亦完全過時,英國100年前,已討論是否開放政制,讓低下階層市民有選票,開放政制後,當地工黨及保守黨可以輪流執政管治國家。現時很多市民不滿政府政策傾向中、上階層,故開放政制,就是要將目前局面扭轉。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梁振英明顯歧視基層及低收入人士,令人憤怒

 

製作: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