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14-11-14 每日佔訊20141114.佔領第48日

 

1.      學聯三子周六下午上京陳情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委羅冠聰、常務秘書鍾耀華將於周六傍晚起程到北京,要求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等中央官員會晤,表達港人對普選的訴求。若港府周六前全面清場,則會取消赴京行程。周永康說,中央一再干預香港事務,錯誤把內地的「民主集中制」用於香港,「一國兩制」開始崩壞,港府及人大代表未有履行責任反映港人訴求,是次上京是堂堂正正入境,並非挑戰中央權威,認為要不斷挑戰「政治禁區」。赴京三子已評估上京後果,並已有被捕打算,評估最壞的情况是被當局拘留,學生是一顆又一顆無堅不摧雞蛋,一點也不怕。

學聯昨晚起,在金鐘、旺角及銅鑼灣3個佔領區,放置寫有「我要真普選」的黃布,收集市民留言後帶到北京。以下為學聯聲明:

【商椎兩制實踐 還我港人治港 撤回人大決定 尊重港人意願】(節錄)

人大常委會於831決定以一國的權威壓倒「港人治港」,提出一個連香港最保守的派別都未曾提出的框架,激起民憤,造就今天的雨傘運動。在一國兩制下,如果香港與中央的利益出現衝突時,香港政府應該帶著港人意見,與中央政府談判。可惜的是,香港政府已經清楚表明,無能力獨自處理香港人的政改訴求,所謂「民情報告」更遙遙無期。以往中國政府所承諾的「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已經被所謂「國家安全」所掩蓋。我們作為香港人,有權親自上京,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務秘書鍾耀華以及常委羅冠聰將在星期六下午於香港國際機場起程赴京,把港人的民主訴求帶到北京,要求撤回831決定,並且商討「一國兩制」實踐進程中的問題。

今次上京,其一就是再香港真正民意帶回中國政府,免於中國政府資訊出現落差,因而作出錯誤決定。其二就是強烈抗議中國制度強加香港。鄧小平曾說:「他們不要破壞大陸的制度,我們也不要破壞他那個制度」。中國政府應該貫徹這精神,不應違反「一國兩制」的原意。

學聯上京,是逼不得已,並非挑戰中央權威,亦非破壞一國兩制。我們不願討論香港的政策等問題,而只討兩個議程,就是「政改問題、兩制問題」。以往,香港人無權就前途問題發聲,任由中英兩國政府擺布。今次,是香港人首次就香港政改問題上京,把港人的民主訴求呈現於北京當局眼前。

近日,有一些民主支持者返回內地時遭到扣留、遣返。即使如此,我們幾個無權無勢的香港學生,面對強大的政權,依然不畏縮。我們希望北京政府拿起相同的氣量,面對香港的民意,與學生對話正視一國兩制的問題,才有解決香港問題的契機。

2.
  禁制令最新消息

高院上訴庭繼續審理有關旺角佔領區臨時禁制令的上訴許可,以及暫緩執行禁令的申請,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表示需要時間考慮雙方的論點,押後明天頒判詞。

代表佔領人士一方的資深大律師吳靄儀質疑,由私人公司負責執行涉及公眾問題的臨時禁制令是否合適,又說假如臨時禁制令本身無司法基礎,法庭應該解除。代表的士團體的律師鄺家賢稱,法庭已正式在有關禁制令上蓋印,這兩天可能會到現場張貼禁制令,最快下周一(17)登報,須待送達程序完成,另外也需要與執達吏及警方商討行動細節,鄺說可能星期一才正式商議,即下周一之後便可以執行禁令。鄺表示警方在協助執達吏清除障礙物時,如有人違反禁制令而警方作出拘捕,則警方需在合理時間內帶該人士到高等法院,就刑事藐視法庭應訊。

律政司長袁國強就借民事訴訟解決政治問題回應,指佔中本身許多行為都是非法,警方一直有留意,但警方和政府一直採取忍讓態度,是因為不想有受傷和流血事件發生,而違反禁制令也涉及刑事行為。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法治很重要的一環,就是制約當權者權力,而最破壞法治的,就是有權有勢的人或政府肆意行使不受制約權力。張達明續說,一班無權無勢市民最後選擇不依法庭命令,只是很小衝擊,可以彌補,反而有權有勢人士或政府肆意行使不受制約權力,這種破壞無法補救。

3.      300
人往警總抗議「好人當賊扮」!

前日有3名男子向黎智英施襲,期間被拍到在混亂間至少襲擊另外3名市民,或將其推倒在地上,而其中一名疑犯,曾於10月底在佔領區內向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擲雞蛋。有糾察和市民即時阻止疑犯逃離,可是警方卻「好人當賊扮」,以「在公眾地方打架」拘捕兩名佔中糾察郭紹傑和柯耀林。兩人昨晨各以500元保釋,兩周後返警署報到,下午民陣聯同300市民前往警總遊行,抗議檢控。

其中一位被捕的佔中糾察郭紹傑稱,保護市民是糾察天職,對被捕感到非常憤怒及失望,不明白為何被捕,若再選擇一次,仍會制服兇徒。柯耀林稱對被捕感無奈,原本協助警方做證人,想不到變了犯人,對日後市民看到有罪案發生後是否應提供協助感疑惑。媒體片段所見,兩糾察多是在遇襲時用手擋格,未見有主動出手,郭也只是向在場的人稱「大家小心,唔好使用暴力,捉住好啦」。被3男之一推倒地上的20歲佔中義工林先生向本報稱,當時後腦撞地,「空白咗幾秒」,留院一晚後昨仍感頭痛。另一被推倒的糾察黃偉賢說,被一紮髻男子推至「凌空飛起」,手肘和頭部受傷。

警方發表聲明回應,稱市民「只可使用就當時環境而言屬於合理及相稱的武力控制疑犯。」否則若使用過份武力,可能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律師會會長熊運信:一般情况下,有市民看見有疑犯施襲而上前阻止,即使未必符合公民拘捕權,亦有足夠抗辯理由


製作: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