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制發展
2014-11-17 每日佔訊20141116.佔領第50日


1. 回鄉證被註銷,學聯三子被拒登機上京

學聯周永康、羅冠聰及鍾耀華帶着3幅寫滿港人訴求的「我要真普選」橫額上京陳情,四人約下午3時半抵達機場,數百市民手持黃傘到場打氣。四人昨晨於網上辦理登機手續,並取得電子登機證,原訂乘搭5時起飛的國泰航班,他們一度透過特別通道進入禁區,但未辦理出境手續前,機場職員稱三子未持有列印的登機證,要求他們返回櫃位補印登機證。約半小時後三人由禁區返回航空公司櫃位,一位國泰職員手持文件,正式通知三人回鄉證已被註銷,但未有交代具體原因,僅稱昨日收到「有關部門」通知,「有關乘客」回鄉證被註銷,未能接載四人前往內地,為此深感抱歉。

學聯:對事件表示詫異和憤慨。周永康:外界原先預計他們在北京被拒入境原機遣返,如今連飛機也不能登上,做法最「等而下之」、更難看,形容中央視學生為洪水猛獸,擔心在北京機場也會出亂子。早前北京容許財團和富豪可以上京,但中國為堂堂泱泱大國,為何懼怕學生上京,中央註銷他們的回鄉證,象徵未來會沒收「一代人命運自主的權利」,是否當局不再寄望下一代人的聲音,認為政府有責任就事件解釋。鍾耀華:當一個國家可以打壓一國兩制的承諾,便是對香港市民赤裸裸的羞辱。註銷回鄉證的決定亦非以官方身份說明,而是推卸給商業機構職員宣讀,反映中央不願意承擔。羅冠聰:學聯自8.31人大決議以來,一直尋求對話、去信港區人大等,但中央今日註銷他們的回鄉證,等同否定過去幾周的努力,有如自8.31後「再摑一巴」,一張回鄉證充斥「大陸嬌揉造作的氣息」,一方面叫你返媽媽的懷抱,一方面卻伸開你。政府必須回答在中國拒絕香港學生入境及中斷對話後如何解決今天的困局。

黃之鋒:中央「只許權貴面聖,不許學生上京」,反映當權者無誠意解決問題。梁家傑:中央是以最傲慢的態度對待學生,他認為政改「有商有量」之門經已關上,政府不需要再浪費時間進行第二階段政改諮詢。涂謹申:1999年泛民上京只是講明不准入境,但今次學聯代表回鄉證被注銷,是更嚴重及有懲罰性,外國注銷懷疑參與ISIS恐怖活動人士的護照是有法可依,但內地注銷回鄉證卻不知是依什麼法例。港大法律學院張達明:明明擁有回鄉證的人而不能入境,因為內地是權大於法;而他認為,香港人把這種情況習以為常,甚至把內地那套搬來香港,這才真正叫人擔心。王永平:法理上中央有權不讓港人入境,但相信港人想聽到中央或中聯辦的解釋。劉銳紹:北京此舉效果相當負面,指中央強調依法治國,質疑學聯代表就算是犯罪也只違反香港法律,「他犯了什麼法要撤銷他回鄉證?」

內地《環球時報》發表社評:學聯代表進京上訪是表演「苦肉計」,質疑學聯代表期待冀藉事件製造悲情,巴不得被內地關押幾天,「苦肉計」便會成功,期待香港社會的同情將因此「噴湧而出」。

 

2. 法庭拒絕暫緩執行禁制令

高院日前決定延長旺角及金鐘中信大廈外的臨時禁制令,有旺角佔領者其後向上訴庭提出上訴及要求暫緩執行。佔領者一方早前指出,申請禁制令一方必須證明佔領行動令他們蒙受「具體、重大及直接的損失」,才可獲發臨時禁制令,但法庭尚未進行正式審訊,根本無法證實原訴所聲稱的損失屬真確,故不應頒下臨時禁制令,否則會對佔領者及被捕的市民造成構成極大不公。可是上訴庭昨頒下判辭,指本港人口稠密且交通擠塞問題嚴重,故佔領行動對旺角運輸業的影響,「幾乎是常識問題」,認為上訴沒合理勝訴機會,故拒絕受理,並下令申請上訴者支付訟費。霍偉邦質疑是否意味將來的遊行示威,只要有人認為自己受到影響,就可以提出民事禁制。

代表的士團體的律師鄺家賢前日稱,法庭已正式在有關禁制令上蓋印,這兩天可能會到現場張貼禁制令,最快周一(17)登報,須待送達程序完成,另外也需要與執達吏及警方商討行動細節,因此周一之後便可以執行禁令。警務處長曾偉雄表示,警方將全力協助執達吏執行禁制令及開通道路,有需要時會行使警隊的其他法律權力,以維持公眾秩序。

 

3. 浸大畢業生台上撐傘 校長拒頒證書

浸會大學昨日畢業禮,有學生在奏國歌時舉起黃色雨傘,再背向典禮台,另外也有學生上台接受校長頒授證書時撐傘,卻被要求收起,學生當時拒絕,陳新滋亦拒絕將道具的畢業證書頒予該學生,該學生沒領取道具證書,亦沒與台上院長握手便下台。陳新滋隨後暫停典禮,向嘉賓道歉,指畢業典禮是莊嚴的儀式,台上不應有任何干擾典禮的事,希望同學「對自己自重」。該名被拒頒證書的畢業生認為陳新滋欠缺校長應有的氣度。

 

4. 港留學生澳洲向習近平抗議表港人訴求
一名香港留學生及一名中國留學生於星期四在澳洲布理斯班,因在習近平將會入住的酒店外展示出umbrella revolution橫額,而遭澳洲警察警告,並禁止他們三日內出現於市中心及G20會議場地和酒店

 製作: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