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4-14 「同舟共濟」不是假希望

                                              「同舟共濟」不是假希望

孔令瑜
 
財政司司長在公布二零零二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以「獅子山下」的主題曲作勉勵,呼籲港人在逆境中自強。一時間,這套七、八十年代的電視節目再度成為港人關注熱點。除了劇中人的衣著服飾與今天有分別之外,當年播放「獅子山下」的處境,與現今這個社會氣候究竟有何不同之處?這個問題值得我們反省。
 
事實上,「獅子山下」要講的不只是甚麼自立自強、不畏艱辛的精神,而是認識、理解和同情所有那些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人,所有那些掙扎求存的勞苦大眾,以及所有那些就在我們身邊的陌生人。劇集的內容及主題曲都一再強調,我們都是生活在獅子山下的香港人,都是一家人,我們要正視自己對不同弱勢人士的偏見之餘,更要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大家同舟共濟,度過困難。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是一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由於國內政治動蕩,不斷有同胞湧來,為當年的殖民地政府提供了大量勞動人手,他們吃盡苦頭,又參與各項大型基建項目,付出血汗,與當時的港人共同建設社會,搞活經濟,令此地在轉瞬間成為一個國際金融大都市。當時的社會,當時的教會,都願意對新來港人士都伸出援手,慷慨施予,歧視及偏見,不存在於當時的香港社會。
 
反觀廿年後的今天,那些當年受過港人恩惠的訪客,已經成了本地居民,並且繁枝衍族,有子有孫。他們不但忘卻了當年來港尋求美好生活的目的,更對爭取來港與家人團聚的人士,抱持著敵對及拒絕的態度,將他們視為洪水猛獸、香港的包袱、社會的負累。
 
香港政府將今年的復活節,定為他們返回國內的最後限期,目前仍有幾千人拒絕離開,堅持留港與家人團聚。
 
有人指責他們違反法律,挑戰香港的法律精神,但其實他們依恃的法律精神,是在九九年一月廿九日終審法院的判決,判決指無論他們出生時,父母是否香港永久居民,都可按基本法取得居港權,其後港府不服判決,要求人大常委會就有關條文作出解釋,令他們原可享有的權利喪失。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對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著最基本的尊重,但這班「在國內出生的」人的權利又是否一文不值?不值一提?
 
有人指責支持他們的社會團體是給予他們虛假希望,給他們錯覺以為「賴死不走」就可以留港。對於這些指責,我們深覺荒謬可笑!如果爭取社會公義,爭取家庭團聚是一個假希望,則梁錦松司長以「獅子山下」勉勵港人在逆境中自強奮進,又是一個甚麼樣的希望呢?董特首在連任後的演辭,指期望與支持他及不支持他的人,攜手合作,共同建立更美好的香港,這又是一個合理的期望嗎?
 

        在每個主日祈禱中,我們手牽手,誦讀天主經:「我們的天父,願的名受顯揚,願的國來臨,願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我們要在地上建立天國,建立一個新天新地,與弱勢人士同行,爭取社會公義,肯定不是一個假希望,而是實踐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先知角色,在歷史洪流中以天主的教誨,信仰的指導作最終的依歸。同樣地,我們希望廣大市民,不要輕視他人的權利,更不要輕信以為遣返可解決一切問題,而是切身處地為那些尋求在香港與家人團聚的人想想,為何他們甘願放棄國內所有而堅持留港爭取?只要我們願意團結一致,要求政府與他們對話,尋求一個可接受的解決方法,我們絕對可扭轉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