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2-17 入境處火警不應獨由居權者負責

2002年2月17日

入境處火警不應獨由居權者負責                   阮美賢
 
入境處懷疑縱火案終於判結,首被告施君龍被裁定兩項謀殺罪成立,依法判處終身監禁,其餘六名被控誤殺和縱火的被告亦全部罪名成立,被判囚十二至十三年。
 
被告家屬及支持人士知悉宣判後當然認為判刑太重,認為陪審團被傳媒影響心存偏見,以致未能作出獨立公正的裁決;但普遍來說,傳媒的評論和一般市民卻認為被告罪有應得,不值得同情。即使有時事評論員對案中死者林小星的父親致函法官求情的做法表示欣賞和尊敬,因信中表示喪子雖痛,但不想將這些悲痛延續下去,故懇請法官輕判被告,反映林父的寬宏大量;然而,卻有市民致電電台,認為林小星本身是爭取居留權人士,若他不是傷重死亡,他極有可能一同被控謀殺罪,故對評論員讚賞林父求情不以為然。
 
案情真相如何固然不是三言兩語可說得清,故亦不打算在此詳細討論案情,但想指出的是,從庭上的證供、入境處的錄影帶,以至居留權人士所知悉和一般的邏輯推論,被告們的動機不會是故意謀殺和集體縱火,案件疑點甚多,但陪審團如何達致裁決的共識卻不得而知。
 
這不是說被告們可就此免去為這宗傷亡事件負上應有的責任。畢竟當中幾位真的帶備易燃液體到入境處請願,恐嚇有關職員是極其愚蠢、無知和衝動的行為;而最終因有人自焚而波及其他人士,更使事件演變成一場有人傷亡的悲劇。但這是當時請願者所始料不及和沒有人願意看見的,不少請願者根本不知發生甚麼事。無論如何,涉案者當然要負上一定的責任,事實上,被告當中亦有人燒傷,他們的傷口仍未痊愈,仍需穿上壓力衣;加上輿論和傳媒的審判,以及家人承受的痛苦,使被告年多以來在獄中面對不少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苦楚,這種種已是一種懲罰。
 
然而,想指出的是,除了被告們要為這宗悲劇負上責任外,政府和市民大眾實難辭其咎,需要負上部分責任。
 
雖知道判斷別人犯錯容易,但不是人人會反省自己是否有分釀成這場悲劇。不少人只看到現象的表面,卻沒有深究造成該事件背後的原因。
 
政府藉提請人大釋法使原本港人內地子女能得以與家人團聚的美夢落空,箇中從有到無的心情和挫敗感,不是我們這些把與家人同住視作理所當然的人所能完全體會到的。政府和法院一句「行政高於一切」,便否定那些放下國內一切來港與家人團聚人士的迫切需要,更漠視他們在國內根本沒有申請渠道的現實,反而誤導公眾,指他們「打尖」,指他們搶奪社會資源,指他們數量之多是香港所不能承受的,最終成功地贏得市民站在政府一方。
 
大眾市民方面,因近年來經濟不景,自己亦承受不少困苦,故將怨氣發洩在新移民和爭取居留權人士身上,未能體諒他們的處境。當大家認同政府不應讓這些人留港,以免跟自己爭工做、浪費社會福利的同時,卻不會深思自己所面對的問題,原來亦與政府的施政方針有關,忽略了過往香港的同舟共濟和團結關懷本質,使政府官員有恃無恐,以民意為藉口肆意剝奪港人與內地子女家庭團聚的人權。
 
爭取居留權人士對政府的不信任和長期承受來自輿論的負面壓力,使他們渴望得到入境處處理其個案,他們用的方法的確值得商椎,但最終演變成入境處的悲劇,卻是我們大部分香港人難逃責任的。事情發展到現在,案件部分被告已被裁決,是時候放下偏見,對整件事作理性分析。我們在責怪當日在入境處的請願者罪有應得的同時,我們有否撫心自問,自己也有分製造這次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