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2-03 不合理的「交換條件」

2002年2月3日

不合理的「交換條件」
孔令瑜
 
在人大釋法的沉重陰影下,終審法院終於在一月十日,對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一事作出最後裁決。雖然是次聆訊令居留權爭拗告一段落,但判決卻成為令數千名子女無法與在港家人團聚的悲劇,亦嚴重影響本港的法治精神。表面上是這些子女及家庭限制敗訴,但長遠來說,輸的卻是香港社會,廣大市民亦須為此事負責。
 
在敗訴後一連兩星期,傳媒都集中報道保安局及入境處就此事的回應。最近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及入境處處長李少光在立法會的會議中表示,政府會考慮放寬國內子女來港探親的限制,並指出在現行制度下,持雙程證人士每年可來港兩次,每次三個月,即有半年時間可以在港與家人一起。他們特別強調這不是與敗訴者的交換條件。
 
表面上,這是一個有利於那些在終審庭中敗訴人士的緩衝之計,但實際上,這個建議並不切合現實,亦與家庭團聚的原則相違背。相反,如果港府企圖以此掩飾其要求人大釋法的暴行,實在過分天真。
 
首先,我們必須要承認,終審法院在九九年一月的判決,是令所有港人內地所生的子女,可以得到居留權,在港無限制地與家人生活,並可在此處落地生根,養活父母。可惜幾個月後的人大釋法,不單止改變了法律,推翻了判決,亦改寫了這些家庭的命運。其後在法庭上一次又一次的敗訴,令他們僅有的團聚機會被褫奪。我們不禁要問,放寬雙程證限制,對這些家庭有甚麼意思?是否要這些家庭退而求其次,既然不准他們在此地居留,就不如以多次簽證來港探親吧?潛台詞是既然居留權已經被褫去,不如面對現實?
 
如果港府承認這些家庭有團聚的需要,而這些家庭正要忍受兩地分裂之苦,那為何不容許他們在此處與父母團聚呢?這些兒女對香港人來說,不是陌生人,他們是港人的親生子女。在整個居港權訴訟中,不尊重司法程序,破壞法治的是特區政府,是特首董建華透過政治手段,取得人大常委協助,按其政治利益和行政方便去重新釋法,推翻終審法庭的規定,約束終審法庭日後的裁決,嚴重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但為何所有的惡果,都要由這些無辜的子女去承擔?
 
撇開申請雙程證來港的行政及申請費用不說,如果一個子女,每年花半年時間在此探親,半年在內地生活,這樣的家庭生活正常嗎?他們如何可以工作及學習呢?說穿了,其實這是港府在實施行政霸道後所說的「風涼話」。
 
港人內地子女家庭團聚的權利,在九九年一月廿九日,已經由香港終審法院確認,他們原本無需持多次旅遊簽證,亦無需在三月三十一日限期前離開,亦可在港照顧父母。目前港府要積極處理的問題,不是與內地商討有關放寬雙程證的問題,而是立即用行政方式,擴大寬免政策,讓所有參與訴訟的人士留港,以彌補釋法所造成的破壞,才是一個合理的「交換條件」。目前在港參與訴訟的人士約一萬人,他們在國內均因為超齡及在出生時,父母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而被拒絕申請單程證,加上他們所有的資料均在法庭紀錄在案,所以容許這一萬位兄弟姊妹在港居留,不會造成所謂的「偷渡潮」,亦可為居留權此事劃上完美的句號。特區政府必須慎重考慮此建議,方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