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1-03-29 居港權政策厚此薄彼

《蘋果日報》2001年3月29日

 
居港權政策厚此薄彼
 
居留權委員會
 
       最近,香港政府大力推行內地專才計劃,試圖衝破所謂發展高科技的一個重大瓶頸,即人才不足的問題。香港歷史上本身就是以移民為主的社會,向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內地網羅人力資源。這種做法本來無可厚非,更是以經濟頭腦見稱的香港政府高層的施政智慧。
 
       然而,社會發展過程中,對於任何族群都不可以厚此薄彼,更不可以哪一類人較具經濟價值而界定他們應否擁有某種權利。我們認為,香港政府在處理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問題上,就存在這種嚴重的歧視,偏重經濟價值取向為依歸。
 
       兩年前,香港政府運用其行政手段,提請人大釋法,成功地將原本受惠於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九日,終審法院判決的港人內地子女拒諸羅湖橋外。當時政府製造民意,誇大事實,以內地人來港爭搶飯碗」為名,極力封殺我們來港與父母團聚,造成社會嚴重分化,並且間接地引致日後一連串不幸事件。
 
造成社會嚴重分化
 
       可惜的是,由始至終香港政府都不曾就其所施行的政策作出檢討,只是以一種近乎僵化、愚昧與冷漠的態度,對待這些身處社會中下階層的破碎家庭。事實上,港府一直存在嚴重的偏見,認為這些港人內地所生子女質素低劣,很難教人相信他們可以為香港作出貢獻。
 
       因此,他們是一種負擔;相反,內地專才則大為不同,他們肩負重振香港經濟的神聖使命,即使沒有任何親人在港,卻有權在港居留,而且也可於七年之後自動享有永久居民身分。正是這種邏輯被生硬地強加於社會,才會形成如今家庭分裂的局面。與其說我們搶港人飯碗,其實港人的飯碗早就毀於高官政要手中。一個社會的繁榮穩定,難道不是取決於社會各個階層的貢獻嗎?
 
       一個充滿歧視、分化的社會,市民的權利不受保障,而家庭作為社會基本的單元也不能得以保全,若一切社會的保障都是為了維護達官顯貴的既得利益,那麼我們對這個城市還會存有甚麼期望?政府的每項施政如果都從經濟利益著眼,以市場價值為出發點,則人的存在也就是一種打上標籤的價值!
 
特首治港不敢恭維
 
       以上兩類人正是被政府的政策所劃分歸類,而且獲享不同對待,表面看來確實是天淵之別,暗裡卻存在歧視與偏見。我們家庭團聚的權利既被無辜地剝奪,但國內專才的居留權,卻是被港府利用作交換籌碼,實在教人心寒!行政長官董建華經常提倡要延續中國傳統倫理道德價值觀,但另一方面卻只重視經濟利益,不顧家庭團聚權,罔顧法治,甚至做出拆散家庭的殘忍行為,如此施政,實在令人不敢恭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