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1-03-02 超齡子女取單程證無門

《明報》2001年3月2日

超齡子女取單程證無門
居留權委員會
  
       回應本版於二月二十七日刊登關慶寧君有關單程證的文章,我們認為該文有些誤解必須澄清,尤其是有關中國公安部最近公布內地居民赴港澳定居分數線,更令人誤以為我們可以以照顧在港無依靠父母申請赴港定居。然而,一直以來我們在內地根本無法申請單程證,亦根本沒有隊可以排。
 
分數線無關爭居權
 
      有關定居分數線的公布,其實只適用於那些雙親均年滿六十歲,而且目前並沒有任何兄弟姊妹在港的人士申請﹔對於我們這些有兄弟姊妹在香港,在內地只剩一人的申請者來說,在內地根本就沒有任何渠道可以申請。
 
       事實上,我們亦很希望堂堂正正的跨過羅湖橋,來港與父母團聚,但我們卻不幸地成為中港兩地政策的犧牲品。在過去的幾十年,我們一直循內地的單程證制度申請來港,但當時的制度要求申請來港照顧父母者年齡須少於十六歲﹙新公布又將年齡更改至十八歲以下﹚,而且當一名家庭成員來港後,其餘的必須要等十年才可再申請,當我們的父母來港十年後,我們已經超齡而不可再申請。加上內地出入境制度經常改變,而且每個地方不同,我們的年齡根本不可能追得上制度的更改。在內地亦根本沒有任何申請機制,讓我們申請來港。
 
       像我們這些目前在港爭取居留權的子女,大部分都是最後一個留在內地的家庭成員。當我們年幼的時候,地方政府刻意安排一個子女留在內地,目的是希望透過父母帶返內地的外匯帶動當地經濟發展,而香港政府在過去亦沒有處理這些家庭分裂的問題,例如積極與內地商討批審家庭成員的安排等,只想吸收內地的廉價勞工,而不願意負起責任照顧這些勞工的家人。隨著日子的過去,我們一家團聚的機會愈來愈渺茫,終審法院在九九年一月二十九日的判決重燃我們的希望,其後的人大釋法將我們再推向深淵。
 
       港政府一直向外界表示我們在打尖,要求我們回內地申請,但事實是我們在內地根本無從申請,亦根本無隊可排,又何來打尖﹖令我們更感不公平的是,港府一直將我們抹黑,其實只不過企圖分化港人,藉此合理化其要求人大釋法﹑剝削人權的暴行而已。
 
       如果香港政府可以確實地告訴我們一個在現實中可行的方案,我們必定不會留在此受盡白眼及歧視,我們要求的只是一家團聚,照顧父母。我們希望公眾明白,留港爭取居留權,並不是關君的文章所說的無謂對抗,而是合理﹑合法的行動,亦是我們爭取團聚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