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3-25 港府帶頭分裂家庭

 

港府帶頭分裂家庭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胡振中樞機,於日前向香港天主教徒發表了一份題為「天主是愛」的牧函,從家庭團聚及法治的角度,評論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被剝奪一事,對於在國內長期輪候而未獲批准來港與家人團聚的子女,胡樞機表示特別關注,並指出居留權問題原屬香港自治範圍,特區理應自行解釋,但現在卻尋求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破壞特區法治基石,動搖港人家庭的根基,引發港人對內地的抗拒,後果堪虞。
 
對於胡樞機的牧函,香港政府即時作出回應,並指出終審庭的判決,其實帶來更多的家庭分裂,因為受判決影響的港人內地子女,其中八成為成年人,而其配偶卻不能擁有居港權,大批人士來港會引致這些家庭分裂。從這似是而非的論據,更反映港府並非真的尊重家庭團聚的權利。港府要求人大常委解釋基本法的後果是:不論已婚或未婚人士的居港權,都會隨著人大常委的釋法而被褫奪。如果中港兩地政府是真心尊重家庭團聚的權利,應該一早處理有關個案,而不會弄致今日積壓大批港人內地子女的個案,令他們白白等了多年仍未能來港。終審庭的判決,可說是賦予他們一個落實居港權的機會,他們可自行選擇來港與否,政府不能基於上述之假設,而採用「一刀切」的方式,一次過將其權利剝奪,使他們連選擇的機會都失去。
 
香港的天主教會一向重視家庭價值及家庭團聚,在居港權一事上,即使引起廣泛的爭論,我們對這原則,仍然是堅持和珍惜。與其千方百計阻止港人內地子女來港與家人共聚,不如盡力想辦法大方地接納他們,即使要付出一些精神上及經濟上的承擔,也是需要的,因為他們是港人在內地的子女,本身也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他們確實擁有優先權來港。
    
其實,對於港府處理居港權問題的手法,我們深表不滿。政府不但不尊重法庭的判決,更以統計處的官方調查報告,假設有一百六十七萬人即將來港,若數目真的如此龐大,受影響的將會是數以幾十萬計的家庭。港府更不應該如此輕率地處理這問題。(由宣布將有一百六十七萬人合資格來港,到要求人大常委釋法,前後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家庭是社會的基石,政府今日輕易拆散這些家庭,董建華日日空談儒家思想有何用?我們日後又如何能向下一代灌輸正確的家庭觀念?我們自已的人權又如何得到保障?
    
港府經常強調這些港人內地子女的教育水平低、家庭經濟環境差,於是大眾一致認為他們會分薄社會福利、浪費納稅人公帑等等。事實上,我們亦不應停留於經濟層次,去討論是否讓港人內地子女來港。作為一個對人的價值有基本尊重的社會,應該按人的需要,人的價值去制訂社會政策。如果單從個人的增值能力,市場價值去衡量,社會上弱勢群體的聲音便會逐漸被掩沒。我們更不可能要求他人放棄本身的利益,去成就所謂的「整體利益」。個人利益無法得到保障,整體利益如何得以實踐?
    
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問題確實不易處理,但我們必須共同努力去承擔,去面對,共度時艱。但今日的政府,除了恐嚇和分化,還做了甚麼?政府是否仍然有面對問題的魄力和勇氣?當問題不易解決我們就可選擇逃避?政府是否在效法「禽流感」的經驗,以為將所有雞隻殺掉便可控制病毒散播?將他們拒諸門外,就可解決問題嗎?對港府的「頭痛醫頭」的做法,我們深感失望!
    

       政府的責任,是要維護所有人,特別是弱勢社群的基本人權不受踐踏之餘,更得到大家的尊重。在居港權一事上,特區政府既無能力保障港人內地子女的人權,捍衛家庭團聚的原則;亦無力保障香港法治的獨立。我們相信,只有一個有民意基礎的政府和立法會,才會有負責任的行為和施政。香港的特區政府,顯然未能達到這個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