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3-27 居留權問題的反思

 

居留權問題的反思
 
就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居留一事,引起公眾的廣泛關注,而由此問題引伸到另一個問題,就是目前在港的港人內地子女,究竟應如何處理他們的居留權問題。終審庭在一月二十九日的判決中,明顯肯定這批人士已經擁有居留權,他們欠缺的,不過是一份叫「居留權證明書」的文件。
 
事實上,「居權證」是核實身分的一份文件,是政府當局的一項行政手續;然而「居留權」卻是活生生的人權。如果單純以行政手續來看,這批持雙程證的人士無疑是偷步了,因為他們既沒有取得單程證,亦沒有取得居權證,但這種種的文件,是否可以扼殺他們的居留的權利?可以說,居港權利不應受到任何行政、時間甚至種種社會承擔的似是而非的理由而被剝削或拖延。
 
有很多港人認為他們「打尖」,對國內排隊的同胞不公平。其實,國內正申請單程證的同胞是否真的在排隊?究竟這條隊是從何排起?目前排隊的編號是甚麼?可以申請排隊的同胞有幾多?這批持雙程證人士,在港的每一項行動,每一次的集會,每一句心聲,其實正正是對國內制度的種種不公平,作出嚴厲的鞭撻,他們在那個唯利是圖的制度底下,已經受夠了!
 
香港人大至買樓,小至買想要的東西,都要排隊,因為我們大家都尊重比我們先到的人,因為我們知道最終可以買到飯盒,但對這些同胞來說,他們的等候,根本無了期。他們在港爭取的行動,不單止要求自已的身分可以在香港核實,更包括在國內申請居權證的制度和手續必須公開,公平及合理。
 
事實上,他們比香港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個政客,都有著更大的道德勇氣與承擔,他們盡量利用及行使香港的自由空間,為自已及國內同胞爭取權益;他們面對市民,提出自已的訴求,雖然明知這些訴求,會為他們帶來冷嘲熱諷及指責;他們申請法律援助,捍衛自已的居留權。他們更大膽地提醒我們,我們一直以來所追求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我們以為無需作任何承擔,就可依賴政權賦予的話,那是很容易地被為政者所收回。
 
幾十年來,香港市民包容了不少為投奔自由的越南難民和國內同胞,嬴得舉世讚頌,而這些同胞,亦為香港的繁榮安定而作出不少貢獻。今日,香港的經濟環境受到沖擊,我們是否可以忘記自已的人道和包容精神,在這班受壓迫的兄弟姊妹背上再踏上一腳?假如我們排斥他們,我們如何向下一代灌輸健康正常的家庭概念?
 

          他們在政府總部門外靜坐期間,被警方鐵欄圍著的,是凌亂的報紙,地蓆及棉被,他們只是靜靜的期待著,在每一張冀盼的臉孔上,有著一雙雙閃爍著的目光,對民主和自由的嚮往。有人認為他們滿口鄉音討厭,有人認為他們隨地吐痰不衛生,也有人憎恨他們時常蹲在地上,但我在政府總部門外,卻看見他們在地上收拾報紙,扶助年邁的父母到樹蔭底下坐,自已繼續在猛烈的陽光底下進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