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3-28 無證兒童裁決影響深遠

 

無證兒童裁決影響深遠
 
在電視及報章上,看到幾名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在終審法院裁定其居港權獲勝訴後,興高釆烈地舉起勝利手勢,亦不期然為他們雀躍起來,要為今次裁決鼓掌。
 
一方面,當然為一年多來因擔心上訴失敗,而需面對家人分隔兩地的無證兒童及其家長,終可明正言順在港共聚天倫而高興;另一方面,亦喜見香港法院的高度獨立性和堅守基本法中所賦予的權利,因為根據終審法院的裁決,香港法院明確有權解釋<基本法>條文,並可審核港府以至人大常委會等國家權力機構所作出的決定,有否違反<基本法>。
 
然而,在欣喜的同時,亦不禁為這些新來港的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是否被居港已久的香港人所接納而憂慮,以至他們更難融入社會。在今早收聽的電台節目中,主持人邀請了協助無證兒童的社工何喜華跟聽眾對談交換意見,當中超過八成的來電聽眾都對法院的判決有所保留甚或強烈反對,較為極端的則力斥他們「搞亂香港」,為香港帶來麻煩和沉重負擔。
 
他們反對的原因主要是認為,香港本身因著經濟不景已面對很多問題,現在一下子湧入這麼多外來人,更是百上加斤,加重綜援和公屋的負擔,恐怕社會服務不足以配合,更可能影響原居港人享有服務的權利,似乎沒有保障「真正」香港人的權利;又或覺得這些無證兒童不必排隊申請「單程證」便可即時享有居港權,對排隊已久仍遲遲不能來港的其他人士不公平,有佔隊之嫌。
 
這種種意見當中,部分的確是出於善意,早前港府曾估計現時的無證子女為數約三十萬,若裁決激發起偷渡潮,社會設施未必能配合驟增的人口。但亦無可否認,不少市民持排外心態,認為自己才是「真正」、「正式」香港人,無證兒童及新移民則是由內地來港的「外來人」,佔用香港的資源,他們似乎忘記了不少港人都是由國內移居來港的,更未能體諒父母與子女分隔兩地之苦。
 
若說裁決沒有為教育、房屋及社會服務帶來壓力是騙人的,為特區政府來說是一個相當嚴峻的考驗,但不能因此而否定《基本法》所賦予的家庭團聚的權利和居港權。畢竟現時的局面是政府長期忽略問題的嚴重性而未有分批批准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來港所導致。家庭作為最基本的社會單位,其完整性必需受保護。況且今次的裁決影響深遠,大大鞏固了香港的法治和人權,不可輕言反對。
 
既然終審法院已作出裁決,當前急務是港府與國內有關部門磋商,制定一套可行和合理的機制,合作讓有居港權的人有秩序來港。一方面由港府在合理時限內完成審批並發出「居港通知書」予合資格人士,讓他們知悉來港日期,不致冒險偷渡;另一方面,港府必須對審批「單程證」有決定權,在批出兒童居港權的同時,亦要考慮其母親亦一併來港照顧子女,否則,兒童來港後缺乏照顧會嚴重影響其健康成長。與此同時,港府要詳細評估裁判對社會設施各方面所帶來的挑戰,並作出相應的配合,必要時更要與國內設施相配合,讓暫時未能來港的兒童在國內作準備。 

          排外的態度是根深蒂固的,要改變這種態度絕不容易,與他人分享資源亦似乎曲高和寡。但作為基督徒,我們會否學習耶穌的接納和包容的待人態度,迎接這些新來港的人士,真心視他們為香港的一份子,共同建設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