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0-03-01 致立法會議員公開信
致立法會議員公開信
 
        各位議員,你們好!我們是一群香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過去三個星期,我們日以繼夜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及各大學收集到二萬五千個簽名,要求香港政府,落實終審庭於九九年一月廿九日的判決。我們熱切期望得到你們的支持,並協助我們向香港政府反映民意,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對於一向致力爭取民主人權的議員先生女仕,你們會對我們的處境坐視不理嗎?我們被港府一次一次的污衊,港府將我們的權利一次又一次的剝削,你認為你依然可以啞忍?二萬多個簽名,足以証明我們是得到市民的支持;足以說明市民已明白政府的把戲,對政府的行為表達不滿....
 
        尊貴的議員,你們又可以為我們做些甚麼呢?
 
港府公然說謊話,在國內不能申請居留權
 
        我們從小孩子開始申請,已經在國內,遁正式的途徑向國內出入境部門申請單程証,十多二十年來,我們現在已經長大成人,我們的申請卻一直遙遙無期,現在因為超齡的關係,我們已經不能再申請了。港府一直要求我們回國內申請,其實是沒有可能的,因為我們根本連領取申請表的資格也沒有。
 
香港政府一直描黑我們
 
        把我們說成社會的負累,將所有的社會問題(失業,土地短缺,環境污染)歸咎於我們這班無辜的子女身上,難道沒有居港權問題,香港就沒有失業問題,沒有環境污染?政府一味恐嚇市民,究竟有沒有解決方案?由八四年基本法開始草擬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一直都只是逃避問題,到最後,將所有的後果,由我們這批無辜的子女來承受!
 
港府令我們很失望
 
        上年一月終審庭的判決,指出所有永久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子女都有居留權,我們因而來到香港,爭取應得的權利。但港府沒有執行法庭的命令,反而要求人大常委插手,將有關的判決推翻,剝奪我們的權利。這不僅是我們的事,更關乎整個香港的司法制度的獨立和自主,日後香港政府再次敗訴,是否又可要求中央干預,我們的權利被剝奪,又可以找誰去推翻判決呢?
 
有不少市民批評我們打尖
 
        我們在港的爭取,對國內正在輪候的同胞不公平,但你們可知道,在國內根本沒有一個輪候政策,我們已經等了廿多年了,何謂公平?我們不明白,為何香港人和港府歡迎那些在美國,加拿大出生的港人子女回港,卻千方百計阻止我們這些在中國出生,黑頭髮,黃皮膚的子女來港,這究竟是我們的錯,還是社會的錯?我們有誰在出生時,可以選擇出生地點和父母的國藉?
 
為何不返回國內團聚?
 
       根據基本法,這本應是我們的權利,我們可以選擇在香港或者在國內團聚。我們在國內出生,長大,我們有自己的事業在國內,我們未必一定會留在香港工作,最主要是家人在香港,我們只希望可隨時來港探望父母,盡子女的責任,這難道又有錯嗎?我們的父母在港辛勞工作十多年,想與子女共享天倫之樂有錯嗎?但隨著人大常委解釋基本法,我們喪失了這個選擇權! 
 
港府公佈有一百六十七萬人會來香港
 
       這是世紀未的大謊言!每四個香港男性就有一個非婚生子女在國內?每四個家庭就有一個子女在國內?如果數字是這麼龐大,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香港人反對?結果,在排山倒海的輿論下,港人便一面倒拒絕自己的子女來港,港府則「順應民意」,要求人大常委插手干預,將終審庭於九九年一月廿九日的判決推翻。今日,一切似乎是塵埃落定,港府與市民聯手將自己的子女拒諸門外,但我們卻損失了獨立的司法制度;而且將數以十萬計的家庭分裂。我們將如何向下一代灌輸正確家庭觀念?這個仍是我們所嚮往的香港國際大都會嗎?在這個講求資訊科技,效率的時代裡,我們仍然希望社會有情,我們仍然期望香港廣大市民再次將居港權的問題深思,我們並非想搞亂香港,我們只是想照顧父母,想一家團聚!
 
 
居留權委員會
落實子女居留權家長會
二千年三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