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3-21 香港宗教自由

 

香港宗教自由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一直以來,香港都享有宗教自由。香港信奉宗教的人數不多,約佔全港人口四成多,其中佛教和道教是兩個最大的宗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則各佔百份之四至五。基本上,各宗教信仰團體都能和平共處。過去,只要在法律容許的情況下,信奉各宗教信仰的信徒都可以透過不同方式表達自己的信仰;而在法律層面,《香港人權法案》和《基本法》均賦予香港居民信仰自由的權利,包括公開傳教和舉行、參加宗教活動的自由。除此之外,現時未有其他法例規管宗教信仰。這有別於中國大陸設有林林種種的法例,確保宗教活動必須在政府控制之下。
 
        然而,自九七主權移交以來,在董建華政府管治之下,卻有跡象顯示政府有意介入宗教事務,改變過往的宗教自由政策,慢慢將國內一套宗教自由標準搬移到香港來,破壞「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原則,甚至有意為香港訂定邪教法,由政府界定何謂「邪教」、何謂「正教」?在破壞維護宗教自由方面立下極壞的先例。以下列舉其中一些事例:
 
拒絕教宗訪港
 
        一九九九年八月,有傳媒披露,因梵蒂岡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北京政府阻止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訪港。其後,中國外交部和香港政府均證實,因當前梵蒂岡與台灣仍保持外交關係,而教宗訪港涉及外交問題,在中國與梵蒂岡未解決有關問題之前,教宗不宜訪港,特首董建華亦公開表示,教宗不能來港是與外交政策有關。
   
        在北京政府眼中,教宗是「教皇」,是梵蒂岡這國家的元首,但在天主教徒心目中卻是一位宗教和精神領袖,在不少非教徒眼中則是一位和平使者,其關心貧窮疾苦和人性尊嚴的態度往往得到人道主義者的認同,備受尊敬。因此,教宗的訪問應被視為一次純宗教活動或和平訪問,而不應被政治化,或被無限上綱地當作外交事務處理。教宗訪港涉及的因素可能很多,但在董建華領導下的特區政府,不但不嘗試本著「一國兩制」原則自行處理,或游說北京政府將事件視為香港特區的內部宗教事務處理,反而公開斷言教宗在現階段不可能訪港,將一位宗教人物的訪問政治化,令人懷疑特區政府在維護香港高度自治方面的勇氣和承擔。
 
噣咐教區低調處理冊封聖人事宜
 
        二○○○年十月,香港天主教教區陳日君助理主教罕有地主動致函本地傳媒,披露北京當局透過中聯辦希望香港教區低調慶祝十月一日一百廿位中華殉道者冊封聖人,文章解釋教廷冊封聖人的背景,以及反駁中國外交部聲明的內容,並透露幾個原定在十月一日前後出發的大陸朝聖團被迫臨時取消。
 
        事源自二○○○年九月中開始,中國政府認可的兩個天主教會組織、中國外交部及中國傳媒不斷發表聲明及文章,譴責梵蒂岡冊封中國聖人,指梵蒂岡一意孤行,嚴重破壞了中梵關係正常化的基礎。其後,更有中聯辦官員勸喻香港教區不要高調慶祝。陳主教認為這不但反映北京政府粗暴鎮壓國內宗教活動,亦是無必要地將一件宗教盛事政治化。
 
        這事件掀起的風波雖然主要涉及香港教會與中國政府或國內教會的關係,未必直接關乎特區政府的表現,但事件正反映大陸政府欲將國內的宗教自由標準移施到香港來,而我們不可旨望一個唯北京馬首是瞻的特區政府捍衛香港的宗教信仰自由。
   
        事件亦讓人看到身處香港的本地教會領袖,能本著良知和對信仰的堅持,勇敢地公開有關事件背後的底蘊和與中聯辦的對話內容的重要性。陳主教選擇不與中聯辦作私下妥協;或為怕麻煩不理會中國外交部的聲明,任由中國政府歪曲事實;又或採取「河水不犯井水」的原則,不介入與中國或中國有關的事務,正好提醒本地信徒要珍惜和維護現時仍享有的宗教自由,否則自由被侵蝕亦不自知或想挽救亦太遲。
 
對法輪功團體施加壓力和有意訂立反邪教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大陸政府定性為「邪教」組織,便遭受一連串的鎮壓行動。但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之下,法輪功仍可在港舉行活動。當時的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和民政事務局局長林煥光,亦曾公開指法輪功在香港法律容許之下可繼續活動。
   
        然而,自從香港政府准許法輪功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大會堂舉行國際交流會後,親北京陣營便開始嚴厲評擊法輪功在港的活動,因為法輪功學員在會議中曾批評北京政府在國內打壓法輪功。港方人大代表曾憲梓更指法輪功為政治組織,必須取消在港的註冊。同年一月三十日中聯辦發表聲明,指法輪功利用香港作為顛覆中國的基地。其後保安局局長亦表示,基於法輪功的活動轉趨高調和矛頭直指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會密切注視它在港的活動;甚至有建議港府透過《社團條例》或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以取締法輪功。特首董建華更於六月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中,明確表明「毫無疑問法輪功是一個邪教」。種種言論反映特區政府正不斷向一個在港合法註冊的團體施壓,公然作出種種言論上的攻擊和歧視。
 
        到了年中,有消息指政府擬參考法國當時正在審議的《反邪教法》,引入當中的「反精神操控罪」,以取締法輪功及其他政府認為精神操控他人之組織;而在本港以外違反此法者,其本港之姊妹組織,亦會一併被取締。其後,新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承認,政府正在研究各國處理邪教的方法和法例;與此同時,特首董建華在接受合眾社訪問時,再次批評法論功有邪教成分,並謂法論功是「邪教和政治的混合」,「若待法輪功有行動施襲時才處理,那便太遲」。
 
        然而,一直以來法輪功組織在港的活動均和平舉行,可見沒有立法對付所謂邪教的必要和急切性。即使日後任何宗教組織的成員做出危害社會的行為,亦可根據香港現行刑法加以檢控和懲治,不必另立法例。
 
        此外,若政府真的引入法律條文,使那些被本港以外國家禁制的組織,其本港分會亦會一併被取締,則加倍危險,因為這樣一來,可能令一些本港現存的合法宗教或團體,因著與其他地方的宗教和言論自由標準不同,而遭不合理壓制。例如港府正在研究的德國和法國等地,就曾列出一百多個宗派組織為需要密切注視的危險教派,當中大部份只是與主流宗教不同,沒有犯罪紀錄,而這些國家的措施已為聯合國及國際社會所垢病;法國的《反邪教法》中的「反精神操控罪」亦被批評為定義含糊。可見引入法例限制宗教組織活動必危害本港的宗教自由。
 
宗教團體被稅局質疑其慈善團體的地位
 
       二○○○年九月,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女協)收到稅局信件,列出該會曾參與的抗議示威活動,指這些屬政治行為,與促進慈善無關,質疑其慈善團體資格,可能因此失去免稅地位。信中採用強硬的措辭,指出「為保留《稅務條例》第八十八章內的稅務豁免待遇,要求該會確保日後不應再參與相類活動」,並指出慈善團體參與示威會損害公眾的支持,日後參與集會要非常小心考慮其後果。信件亦要求女協在一個月內給予答覆。女協主席黃碧雲女士在回覆的信件中重申該會的獨立性,亦非政治團體,更未離開服務婦女的活動,但會繼續關注社會改革和兩性平等。
 
        事件其後在報章曝光,並受到廣泛報導,雖然最後稅局致函女協指其活動性質附合慈善團體的要求,因而繼續獲得免稅,但事件卻令人擔心政府藉此向宗教團體和民間團體施壓,限制其參與社會行動;亦有透過干擾宗教團體的財政運作,介入宗教團體表達信仰方式之嫌。
 
建議
 
1.     政府及立法會議員切勿制訂反邪教法、引入精神操控罪或通過任何有關干預宗教信仰的法例,以免傷害香港的宗教自由和表達信仰的空間。
 
2.     政府切勿透過《稅務條例》中有關慈善團體免稅的條款,介入宗教團體選擇表達信仰的方式,特別是以社會行動方式實踐教會的社會使命。
 
3.     維護「高度自治」的原則,切勿將國內的一套宗教自由標準應用到香港來,同時應尊重香港教會對國內以至普世教會的關心。
 
 
(以上為本會與十多個民間團體,於第二屆行政長官選舉時共同撰寫的「民間政綱」中的「香港宗教自由」部份,如欲參考整份「民間政綱」,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