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6-21 反恐怖主義法易淪為政治工具

 

反恐怖主義法易淪為政治工具
 
 
九一一事件為全球帶來極大的恐懼和不安,國家安全一時成為各國政府特別重視的議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二○○一年九月二十八日通過1373決議案,要求成員國在不少於九十天內,設立新的「反對恐佈主義法例」(以下簡稱為「反恐法」),以防範恐怖份子的襲擊。該項決議案內容廣泛,要求成員國從多方面打擊恐怖活動,包括防止並壓制為恐怖主義活動提供資助的行為,把以直接、間接和故意為該等活動提供或籌集資金的行為列作刑事罪行,在本地法例中把恐怖活動列為嚴重刑事罪行並訂定輕重得宜的罰則,以及加強交換資料和情報以打擊恐怖活動。
 
世界各地政府立即作出回應,並在短時間內匆匆立法,單單在亞太區內,就有澳洲、巴基斯坦、印度等地,而香港特區政府亦表明將會在短期內訂立「反恐法」。各地民間組織對此立法表示強烈的不滿及反對,因為此法不但嚴重違反了多項人權標準,而且涉及無理拘禁、種族歧視、政治歧視等問題,令當地人權和公民自由大倒退,引起社會的廣泛批評。以下我們會就兩個國家訂立「反恐法」的個案,作出詳細討論。
 
印度
 
在一九八五年,印度政府訂立了防範恐怖及分裂活動的法案(Terrorist and Disruptive Activities (Prevention) Act)(簡稱TADA)。據印度的人權組織指出,數以十萬計人士因此法案而被扣押及受到酷刑對待,人權侵犯的事件更不計其數。後來在各方強烈反對下,此法案才得以撤銷。最近由於印度與巴基斯坦的關係惡化,加上九一一事件的衝擊,印度政府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在今年三月通過「防範恐怖主義條例」(Prevention of Terrorism Ordinance)(簡稱POTO)。
 
POTO 為恐怖主義設立了一個非常廣泛的定義,包括任何暴力及破壞性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必須包括「有意圖去威脅印度國家的統一及尊嚴,及在印度人民之中提出恐怖活動的思想」。此外,任何人如果知道,但沒有向當局提供任何與恐怖活動有關的資訊,亦屬違法。
 
事實上,過往當TADA仍在實施時,TADA已經被政府利用作為工具,打擊工會活動,以及用以拘留回教徒、錫克教徒及不同政見人士。由於POTO在印度受到民間的猛烈批評,所在印度國會上議員獲得通過後,政府為防在下議院會被否決,於是引用特定權力,提出將兩院合併,就此條例提出辯論及投票,結果此議案順利得以通過。
 
在此條例下,POTO容許警察將有嫌疑人士,在未有落案及控罪之前,先扣留問話九十天。此外,任何人如被懷疑給了金錢、庇護、運輸及支持任何恐怖活動,或知悉有任何恐怖活動而沒有將資料提供予當局等,都可被扣上恐怖活動的罪名,而傳媒的言論自由更會因此受到打壓。由於此條例容許任何人士在被懷疑的情況下入罪,因此更令人擔憂,此條例與現行印度法律有所矛盾及抵觸。所謂在現行法律下有矛盾,即在被定罪之前,任何人都必須被假定為無罪,而在印度,反對該條例的學者及法律界人士均同意,政府沒有需要為此立法,因現行印度的刑事法律,足以涵蓋及處理恐怖活動。在POTO下,任何觸犯及被定罪的人士,刑期可被判五年監禁至死刑。
 
在過去三個月內,有超過七百二十五人死於回教及印度教的糾紛內,而此條例卻被當局加以引用,引起廣泛批評。在今年二月的一次火車火警事件中,有六十名印度教徒死亡,當局就引用POTO拘捕二十七名回教徒。可是,在後來一次印度教徒引起的騷亂之中,有六百五十名回教徒被殺,當局卻只引用普通的刑事罪名去檢控涉案的印度教徒。
 
此外,POTO的實施,嚴重干涉人身自由及個人私隱。當局可根據此條例,監聽可疑人士的電話,長時期拘禁而無需經過任何審訊及起訴,以及將所有証人的身份保密等。當地人權組批評,此條例不單會被當局利用,作為打擊少數民族的工具,而且嚴重違反國際人權公約。
 
澳洲
 
為回應國際社會對恐怖活動的關注,澳洲政府在今年三月份,提出六項反恐怖主義的法案。同樣地,有關法案受到澳洲天主教教會、人權組織、法律界人士、關注環保組織及政黨的關注及批評。當地人權組織相信,此法案生效後,將會與現行保障人權的條例相抵觸,而且會成為一個「警察國家的打壓工具」。
 
他們所持的意見認為,在現行的刑事法例之中,已經足以打擊任何恐怖活動,無需再為此訂定新的法律。而事實上,政府不可以用任何權力去阻止任何一個組織的活動,更不可以為這些組織及個人隨意加上恐怖份子或恐怖組織的標籤。在這條例生效前,雖然澳洲民眾有機會就此條例提出建議,但諮詢期卻不多於兩星期,而且只在澳洲其中一個城市舉行。在一般的情況下,所有在當地國會提出的議案,都會有至少幾個月的諮詢期,而且至少會在幾個重要城市進行公眾諮詢。
 
澳洲天主教社會正義委員會(The Australian Catholic Social Justice Council, ACSJC)擔憂此條例會被濫用,並要求當局給予廣泛的公眾諮詢。為避免濫用,ACSJC建議必須在保障人權及言論,結社自由的基礎下,為恐怖主義訂下一個明確而且簡單的定義。
 
反對恐怖主義法(以下簡稱「反恐法」)在世界各地均引起批評及指責,被認為是對言論及公民自由的嚴重威脅。恐怖主義的定義非常廣泛,廣泛至包含所有示威及抗議活動,即使是某些罷工,阻街等抗議行動,在某程度下,亦可被納入恐怖活動的範圍之中。執政者很容易地利用這些法例,作為政治工具去打擊民間社會的活動。
 
在此條例的引申下,警察的權力將會被大幅擴張,警察可以有權對被懷疑的電話、電郵、傳真、上網紀錄、電話留言信箱等進行監視,而且他們亦有權對被懷疑的人士予以扣留,無需經過任何檢控及對證據來源加以保密。這無疑是對個人人身自由及私隱的嚴重侵犯。
 
「反恐法」的指控,主要集中在動機方面,而這些動機上的指控,往往會被執政者無限引伸,以捍衛國家安全為名,打擊異見人士為實。歐洲議會對恐怖主義的定義為:「由於犯罪人士有個別的動機及目的,因此很多普通的罪行最終會演變成為恐怖活動。如果犯罪者的動機是要嚴重或破壞國家根基,煽動群眾的話,就應被界定為觸犯了恐怖活動的罪行。
 
「反恐法」引起另一個憂慮,是此法對移民造成的衝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1373決議案,為歐洲多個國家提供機會,間接容許他們在難民、無國籍及尋求政治庇護人士身上,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引用「反恐法」,加諸「懷疑他們是恐怖份子、來自恐怖組織或與恐怖組織有聯繫等」的罪名,而予以驅逐出境外。根據國際法,任何人士均有權尋求庇護,有權以難民身份逃避政治檢控或經濟剝削。目前這些難民權利,已經被種種帶有歧視性的入境條例所規限,而「打擊恐怖主義」將會成為另一個削弱此等人權的口號。
 
各國在訂立「反恐法」時,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在缺乏公眾諮詢及民主討論的情況下,於短時間內立法。雖然有很多人權組織及法律界人士均指出,在現行刑事法下可處理有關的恐怖活動,但這些國家的執政者,卻以美國九一一事件的發生,及聯合國的決議案作為藉口,去合理化其立法動機。外國的立法經驗,其實為香港的立法上了寶貴的一課,港府目前正擬為反對恐怖主義立法,如果港府跟隨外國的經驗而匆匆立法的話,同樣會對香港現有的人身及公民自由造成威脅及破壞。
 
資料來源:民族發展亞洲中心
參考網頁:    
http://jurist.law.pitt.edu/terrorism/terrorism3a.htm 
http://www.statewatch.org 
http://www.epic.org
 
 
反恐怖主義法說不之十理由
 
1.不要「反恐法」!因為它進一步限制我們的公民權利,尤其是言論自由及示威權。
 
2.不要「反恐法」!因為它會成為政府用來打壓聲音及抑制政治或社會改革的工具。
 
3.不要「反恐法」!因為它容許警察監控市民的通訊及網上活動,侵犯我們的私隱。
 
4.不要「反恐法」!因為它讓政府監管市民的海外匯款、金融活動及所涉及的私人資料,嚴重侵犯私隱權。 
 
5.不要「反恐法」!因為它賦予行政長官權力去定義任何個人或團體為恐怖份不同的政見可能會受到鎮壓。
 
6.不要「反恐法」!因為從外國的經驗所得,立例已嚴重違反人權標準,包括無理拘禁、種族及政治歧視等
 
7.不要「反恐法」!因為它是以美國為首的「反恐」戰役的一部份,它只會令暴力衝突升級,並阻礙大眾建立和平公義的社會。
 
8.不要「反恐法」!不要以「反恐」之名製造的一切軍事侵略、仇恨和偏狹的民族情緒。
 
9.不要「反恐法」!不要所謂的反恐怖主義法,因為真正有效對付恐怖主義的方法是消除貧窮、不平、壓迫及邊緣化。
 
10.不要「反恐法」!必須緊記,表達不滿是我們有的民主權利,任何時刻,特別是我們受到壓迫或遭到不平時,都要不畏強權的去發表我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