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6-02-19 強政勵治不等於行政方便

 

強政勵治不等於行政方便  
 陳家洛
        政府是否有權截取我們的通訊和監察我們的生活?《基本法》第三十條訂明:「香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受法律的保護。除因公共安全和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有關機關依照法律程序對通訊進行檢查外,任何部門或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
 
        換言之,政府的首要責任,是保障我們的通訊自由和私穩不受任何侵犯。只有當涉及公共安全和偵查罪行的時候,執法部份才可以依據法律從事侵權的行動。可是,自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一直未有按《基本法》的要求進行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的立法工作。直至去年接連有法院明確指出有關行動違反《基本法》後,保安局始如夢初醒,擔心轄下的執法和偵查工作受阻。行政長官曾蔭權卻選擇「走捷徑」,頒布極具爭議的「行政命令」,授權警務處、入境事務處、海關及廉政公署繼續從事侵權的活動,以秘密監察取證。
 
        也許大部份市民會認為自己「行得正、企得正」,跟任何非法和不良勾當無關,故有關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的「行政指令」只為方便執法部門把疑犯繩之於法。問題是,香港不應是一個警察國家,執法人員不可以隨時地威脅著人權。用不恰當甚至違法的手法取得的證據,不會有助法庭判罪,反而有助疑犯脫罪。如果說我們的執法人員不依靠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便不能查案,又是否太輕看了他們的工作水平?還有一點我們需要切記,就是疑犯不等於罪犯。在無罪推定的原則下,一日未經定罪,我們不應只因執法機關就有關人士的通訊和生活進行偵查便假定了他們有罪。這又回到甚麼是法治和法治精神的問題。
 
      「強政勵治」不等同行政方便。而特首的「行政命令」亦在二月九日於高等法官夏正民裁定無法律依據,因而也否定了特區政府自稱有關命令符合《基本法》的說辭。
 
        奇怪的是,夏正民法官接受政府的要求,准許有關命令延長六個月,以避免執法工作出現真空期。特區政府一再利用行政理由,簡直是自欺欺人,一錯再錯。法院從旁協助,更是莫名其妙。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說希望立法會支持特區政府半年內成功立法。可是,成功立法的責任不是在議員身上,而是李少光局長本人,他是這場風波的始作俑者,理應問責。最近政府呈交立法會的建議,仍有很多灰色地帶,有待立法會研究和跟進有關偵查工作的授權機制和資料的處理等問題。
 
        在這次事件中,特區政府處處表現其法治意識薄弱和保障人障的決心不足,實在不符合一個有效管治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