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6-12-13 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文化問題
 2006年12月13日
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文化問題
                                                                                馬國明
 
       內地孕婦到香港產子的問題已擾攘了一段時間,雖然醫管局已推出一系列新措施防止內地孕婦濫用香港的醫療設施,但很多人對事件顯然仍未能釋懷。事實上,香港的私家醫院因為需求增加,已相應增收入院產子的收費,更由於在香港出生的人士一概有居港權,很多人擔心日後當內地孕婦在香港生的子女相繼到港求學,香港的教育設施將無法負荷。同樣的擔心恰好是剝奪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的理由,當年的特區政府更不惜提請人大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判決。事後卻發現香港的出生率持續下降,適齡入學的學童逐年減少,學校要縮班,甚至被殺校。對香港的教育體制確是做成震撼,但卻不是為了需求大增,不勝負荷。
 
       因此對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問題必須從今日香港特區政府推行的一套背靠祖國的政策的層面來審視,不能把問題簡單化,以為採取一些行政措施便可以解決問題。今日出現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是當年特區政處理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問題不當的後遺症,明白香港的法律又懂得利用香港的醫療設施的內地孕婦很可能是港人在內地的配偶。既然在內地生的子女沒有居港權,唯有專誠走到香港生產;而香港方面又為了振興經濟,得到中央政府的照顧,推出「自由行」的措施。到港產子的內地孕婦正是以「自由行」的名義由內地到香港,只要「自由行」的政策不改,便不可能運用任何行政措施阻止內地孕婦到港;況且從人權以至香港的法律,都不應假定內地孕婦到港必定是為了產子。總言而之,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問題的出現是基於一系列的因素,除了首要的因素是今日的香港事事背靠祖國,香港和內地的融合不可能僅限於經濟的層面,必定同時牽涉社會及文化的層面;更包括內地的各種因素,如只能生一個孩子的政策和醫療設施的投放落後於經濟發展等問題。內地的問題當然不是香港社會可以解決,但卻必須清楚明白問題所在,起碼讓人們知道背靠祖國其實是要同時承擔國內的種種問題。
 
       由於問題複雜,不會有一些簡單和容易執行的行政措施可以立即解決問題。可以預見,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問題將會繼續纏擾著香港社會。既然不能指望問題可以立即解決,便應積極面對問題,尤其要在整體社會的層面清楚知道問題的形成有其結構性的因素,是今日香港社會在經濟上越來越依靠中國大陸的結果,不能一味責怪國內的孕婦鑽香港醫療體制的空子。另一方面,積極面對問題可以省卻浪費時間糾纏於一些庸人自擾的問題。一個可能是庸人自擾的問題便是當內地孕婦在香港生的子女都在日後到港求學會令到香港的教育體制不勝負荷的想法,不要說現在香港不少中、小學的學校正面臨縮班甚至殺校的壓力;內地孕婦在港所生的子女日後到港求學的先決條件是其父或母先在港定居。香港的中、小學都被編入不同的校網,替子女申請入學的人士都必須提交住址證明。日後來港求學的內地孕婦在港所生的子女不可能像他或她們的母親逕自到香港的醫院分娩那樣直接跑到香港的中、小學就讀。
 
       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問題應分成短期問題和長期問題,短期問題是對香港醫療體制做成的壓力。但這方面的問題應不難解決,醫管局新近推行的措施應有助紓援問題。長期的問題其實是文化的問題,香港自從經歷九七過渡的金融風暴後,在經濟上日益依賴中國大陸,但在文化上卻總也無法完全認同中國大陸,即使九七之前的恐共症已隨著中國大陸加入世貿而漸漸退減。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現象在很大程度上是農村地區的人被大城市的完備設施吸引,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擺脫貧困的農村,在繁華的大城市生活。內地孕婦到港產子的現象一方面說明即使中國大陸的經濟在過去的十餘年裡高速增長,但國內不少地區依舊貧窮落後,醫療設施缺乏;因此特區政府依賴的所謂背靠祖國的政策絕非無往而不利;另一方面亦清楚提出隨著香港和中國大陸在經濟上的融合,兩者之間在社會和文化上亦必定日漸趨近。從文化角度來看,內地孕婦到港產子成為香港的社會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香港社會並不接受內地孕婦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雖然問題擾攘多時,但社會上似乎還未意識到到港產子的內地孕婦中,起碼有部份是港人在內地的配偶;當年香港社會不願接受港人在內地生的子女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今日則連問也不問到港產子的內地孕婦會否是港人在內地的配偶。當香港的經濟越來越倚賴中國大陸時,香港社會的文化認同卻依舊難以跟中國大陸融合,當中的原因綜錯複雜,或許包括大香港主義和恐共症,但更可能是因為在後九七年代裡,在官方努力宣揚的愛國主義底下,香港的文化身份無從確立。另一方面,由「一國兩制」到七一大遊行或香港核心價值的論調,香港的社會和文化都明顯有別於中國大陸;但由於香港的文化身份無從確立,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的文化差異亦無法有條理地和理性地陳述,往往在國內孕婦到港產子的問題上流露兩地差異帶來的不必要焦慮。香港的專上學府正積極吸引國內的學生來港就讀,國內孕婦到港產子一事可否變成壞事變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