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6-12-13 我們本是一家人

       我們本是一家人             陳麗娜

  為了「堵截」內地孕婦來港分娩的問題,衛生福利及食物局於日前公佈新措施,由2月1日起將加強在口岸檢查入境的內地孕婦,懷孕7個月以上的內地孕婦,入境時必須出示本港醫院發出的預約確認書,否則會被拒入境。為杜絕出現「走數」情況,公立醫院會設中央登記制,內地孕婦須先繳付39,000元的住院費才會獲發確認書,而沒有預約則要繳付48,000元。政府聲稱不同收費是為了鼓勵內地孕婦在港作產前檢查。我們理解醫務人員擔心內地孕婦沒有在港作產前檢查,會令他們增添壓力,亦擔心這會增加母嬰風險。儘管如此,這項措施對內地人仍是有所歧視。

  自去年年尾審計處發表報告,指過去五年來內地孕婦在公立醫院所拖欠的分娩費用佔醫管局被拖欠的費用約七成,但我們不要忘記內地孕婦所繳付的費用的比本地孕婦多達約六倍,他們相對港人所拖欠的金額自然大為提升。再者,為了避免「走數」,而採取如此歧視性的措施,是本末倒置的。走數的確是令到公共資源被濫用,是需要處理及預防的,但走數的不單是內地孕婦,也包括本地居民,因此防止走數的措施,不應單針對內地孕婦,而是應一視同仁。其後本地孕婦更頂著大肚子走上街頭,不滿大批內地孕婦到公立醫院分娩,佔用婦產科公共資源,嚴重影響到本地孕婦服務水平。其實,醫管局過去數年向內地孕婦收取高昂的收費,但似乎沒有將這些多收資源,投放在產科服務內,如增加人手訓練助產士。與此同時,傳媒不斷誇大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所造成的影響,部份傳媒更以「內地孕婦攻陷北區急症室」、「內地孕婦搾乾香港」等的標題來形容他們,更有報章社評以「蝗蟲」來形容之:「這群蝗蟲飛來,將會在剎那間將香港的儲備消耗殆盡。」還有,當這新措施一宣佈,傳媒更以「社工待命調解失控產婦」為題,假設內地孕婦會一旦入境被拒,就會做出暴力及非理性的行為,甚至傷害入境處人員。這種對內地孕婦的負面想像,不單反映入境處的慣常神經性恐慌思维,更加嚴重強化港人對內地孕婦的惡劣標籤。這境況就如當年港人集體抗拒港人內地所生的子女一樣,認為他們來港爭奪港人辛辛苦苦所建立的一切,但我們不要忘記,部份內地孕婦的丈夫是港人,他們也有份去建設香港。

  當我們去批評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為香港帶來種種問題時,我們有沒有去思考他們背後的故事,為甚麼要來港生產?就現時的情況來看,付得上數萬元的分娩費的內地孕婦,他們的生活都是較為富裕,他們希望為子女買一個保險,就如八、九十年代,不少港人都走到外國產子,他們的心態其實與現時內地居民來港產子的心態沒有多大分別。他們同樣都是要給子女買一個國籍或居留權的保險,他們只是為他們的子女將來能有更好發展機會的一個理性選擇而已,我們可否因而多明白和體諒他們一點呢?

  再者,據內地網民的討論,內地孕婦產子原因有多個,除了以上為子女買個保障的原因外,還有些是為了享受香港的醫療服務,願意自掏腰包—即使收費高昂,也要來港生產;此外,也有孕婦是為了到港「超生」,避開內地一孩政策的限額。究其原因,內地子女的問題其實是個複雜的問題。香港和內地在生活水平上及社會制度上差距很大,這導致內地子女的父母為了給他們的子女尋求更好的發展空間,故想盡辦法要為他們取得香港的居留權。當香港和內地之間在經濟上及社會制度上的差距縮短,那他們要來港定居的動力自然就會減少。這現象其實已經出現了。雖然這些在港出生的內地子女是取得了香港的居留權,但在十多年後,他們會否來港定居實在是未知之數。更何況,港人的生育率不斷下降,人口老化的問題嚴重,這些新力軍為香港長遠發展而言未嘗不是個契機。
 
  回歸已十年來,但港人從來不把內地人和內地子女視為一家人,只是視他們為一種負累,或是一些可從他們身上取利的羊牯。這是基於這種大香港的心態,也是出於自私的心態,造成了港人在實際生活上有一種很矛盾的歧視和利用內地居民的心理狀況。這種歧視心態不單存於香港人的心中,也反映在港府的政策當中,如在制定人口政策時,鼓勵有錢的內地專才來港定居,卻以人大釋法的手段去扼殺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留權;現時更以提高分娩費用來使富裕的內地居民來港產子,相反那些內地孕婦的丈夫即是港人,卻因財力有限而不能來港產子。更何況這措施只限制內地孕婦,其他國籍孕婦則不受限制,就如港人內地所生子女要取得居權證才可到港定居,而港人在外地所生的子女則不受此限制。在政策上,明顯港府是歧視內地人。
  
  我們常說與內地融合,但這融合不能只是建築在經濟利益上,應是本著一家人的心態來看待內地人,如香港社會能實踐到聖經中常用的話語:「愛我的近人如愛自己」的話,才能有真正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