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6-12-16 從內地孕婦帶來的啟示

 

從內地孕婦帶來的啟示
孔令瑜
                                                                                                                   
去年報章報導,重慶一個臨產孕婦,在往醫院途中胎兒作動,的士司機擔心車內產子會帶來霉運,未到醫院就把孕婦趕下車,隨後經過的多輛的士也沒有一輛停下來。差不多同時間,早前一名持雙程證來港的婦人在九鐵火車上作動,鐵路公司職員趕來幫忙接生,結果母子平安。
 
       香港政府統計處此前公布的內地夫婦來港產子數字顯示,前年只有3600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近來卻直(?)上升,增至今年上半年的11716人,兩年間急增逾8000名。
 
為甚麼內地人要在香港生育?常說的原因有幾個:一、內地實施一孩政策,超生的話要罰款。反正要付錢,倒不如自費來港產子。二、香港產房設備比內地先進,令孕婦更為放心。三、在港出生,會自動成為香港居民,日後可以享用醫療、教育等等的福利(這是基於2001年香港終審法院就莊豐源一案作出判決,在港出生的嬰兒,只要是中國籍,不管父母是否港人,都可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因應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社會各界曾經亦提出不少涼薄的「解決」方案,而且治標不治本之餘,我們更可從此看到港人的矛盾和自私。例如在互聯網上,有人發起一人一電郵行動,呼籲網友發電郵,促請特首阻止內地孕婦入境產子。建議包括,嬰兒須在港住滿10年,才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拒發嬰兒的出生證明書、阻止孕婦入境等等。
 
最終,港府和醫管局沒有接受這些方案,反而用了另一個聲稱是「為保障本地孕婦」,實際上是「為保住醫管局財庫」的方案,就是大幅加費,把非合資格孕婦分娩套餐的收費大幅調高三至五萬元,目的嘗試以高昂的收費,遏抑內地婦女來港生育的意願。事實上,自20059月以來,醫管局已經對內地孕婦實施「不平等」收費。每名非本地居民每天住院收費原本只是$3,300,但內地孕婦住院三天兩晚的收費卻是$20,000。如果增加收費的方式是行得通的話,為何內地來港產子的孕婦數目不減,反而日益增加呢?按審計署的報告,20032004年期間,非本地居民生產的嬰兒出生率,佔本地的25%,而20052006年期間,比例上升至33%。按醫管局的邏輯,增加收費是否真能起阻嚇作用?
 
審計署報告一方面亦炮轟醫管局追數不力,過去5年爛帳高達3億多元。但事實上,醫管局爛帳愈來愈多,其實亦與目前的行政長官,前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有莫大關係的。三年前,前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提出一份79頁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引來一系列新政策。當中包括港人與內地配偶的關係,曾司長當時一方面鼓勵港人生三個孩子,以應付本地下降的出生率和人口老化,但另一方面卻將本港居民在內地的配偶和十一歲以下子女的住院收費,由當時本地人的68元,增加至3,000元一天。理由是港人既然要回內地成家立室,就有責任維持家人的生活。而發展至20059 月,內地孕婦更培增至32晚的套餐收費20,000元。
 
自此醫管局爛帳數目便開始與日俱增:以前一名丈夫是香港居民的內地孕婦走數,爛帳只是由以前68元增加至現在100元,現在的爛帳卻是20,000元,即使孕婦數目不變,爛帳都亦會數以倍增,何況孕婦數目又確在增加,所以即使醫管局增加收益,其實亦未必解決到根本問題,而只是一個個直線上升的數字遊戲。
 
最近的本地孕婦遊行,投訴因醫院內多了內地孕婦,以致剝削了本地人的醫療福利。形成了本地和內地孕婦互相爭奪資源的現象,而媒體更因此而乘機製造分化,一個一個本地婦人哭訴著「生產血淚史」的故事呈現報章雜誌上。但我們要問的是,在這場中港兩地孕婦的爭奪戰之中,醫管局的角色在那裡?按資本主義的社會的原則,醫管局既然收取了內地居民高昂的價錢,理應為他們提供醫療服務;同樣地,政府向市民徵稅,然後將大部分稅收用作提供社會福利服務,包括教育、醫療、公共房屋和現金援助等,本地居民亦有權在醫院內獲得足夠的醫療照顧,而作為一個服務提供者,面對病人的投訴和不滿時,而且越來越來的需求時,理應是立即改善服務,增撥更多資源去照顧來自兩地的孕婦。醫管局過去兩年一直多收內地孕婦的費用,但似乎沒有將這些資源投放在產科服務內,如增加人手訓練助產士,未有為懷孕婦女提供足夠的產前檢查和產後照顧,否則亦不會引來本地孕婦的抗議和遊行了。
 
        內地孕婦延伸出來的問題,是港人對內地人的歧視和不滿。即使香港回歸中國接近十年,但港人是否都習慣地視內地人為一種負累,或是一些可從他們身上取「著數」的「羊牯」?我們可有把他們視作一家人?試想一下,假使我們今天同意,內地孕婦來到醫院時,如果沒有能力交按金和住院費時,醫院可拒絕其入院,或當她們無法繳納費用時,就禁止出院出境,這種認錢不認人的態度,如果用在自己或親人身上時,我們可以認同和接受嗎?
 
        還記得九九年的人大釋法嗎?那時候香港人一面倒的自私和短視,支持政府透過人大釋法剝奪了港人內地子女的居留權,結果港人自己亦遭殃,在二零零四年特區政府重施故技,再以人大釋法讓港人失去於零七零八普選的權利。而目前內地孕婦生育的問題,不單是內地人的問題,而是香港所有人都要面對的問題,今天醫管局可以用如此刻薄的手法對付內地人,他日亦會用於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當認錢不認人的理念貫徹於醫療體制,以至於整個社會福利和公共機構時,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受到影響。
 

        期望大家不要再短視,不要將目光和指責放在內地同胞身上,大家同是一家人,同是主內的兄弟姊妹,實在應該互相體諒,互相幫助,建立真正的融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