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6-12-17 現身說法──被邊緣再邊緣的夾心人

 

現身說法──被邊緣再邊緣的夾心人
 
主講:曾淑玲、張太
明愛荃灣社區中心社工、準來港婦女關注組成員
整理:蔡文傑
 
        很多人以為香港丈夫的準來港內地妻子,是長期在大陸居住,但事實並非如此。所謂準來港婦女,是她們婚後在內地公安廳申請了單程證,而輪候期間以雙程證持續地在三個月內續證來港,以照顧家庭和團聚。換言之,她們在香港居住的時間,一年裡面最多有十一個月,其餘的時間都是回去續證。她們合法在港長期逗留,與一個香港普通的太太和媽媽沒有明顯分別,同樣會去買菜煮飯、照顧家人和分擔家裡不同的事情,她們是準香港人。
 
        根據現行政策,在港有家庭成員的內地人可以家庭團聚的目的來港,並合法地在香港逗留三個月;而持旅遊證件的內地人則只可逗留一個星期左右,所以今次特區政府簡單對內地人一刀切的做法,對準來港的婦女是非常不公平。事實上,她們在不久的將來,大約五年之後,便可以來港定居。我們有很多個案,事主其實已經輪候了四年多時間,但卻慘受現行這項政策的影響。
 
準來港婦女的掙扎
 
        政府於去年十二月開始,討論有關提高內地孕婦在港產子的費用的建議,並於今年2月實施。對於一些在政策實施前已懷孕的婦女來說,她們都有一個掙扎,就是到底還要不要這個孩子。我們現時接觸了大約八十個這類型的個案,例如張太的家庭,已經準備了這筆錢,但只是舊的價錢,即二萬元。但現在卻由二萬元增至三萬九千元,對很多家庭來說,根本無法負擔這個差價。很多夫婦因此經常吵架,爭論究竟要還是不要這個孩子,畢竟這是自己的骨肉,所以大家都非常難過。
 
        記得,今年二月「準來港婦女關注組」會議之後,一位婦女和她的丈夫對我說,他們已沒有積蓄作過新年之用,所以打算把金鍊抵押。這個丈夫剛剛轉了新工,未有收入,但一方面卻要儲錢,另方面又要照顧家庭,孩子還未出世便要面對這樣的經濟壓力。在我接觸的個案中,幾乎全部都有想過放棄孩子的念頭。根據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的數字,二○○一年父母都不是香港人的內地家庭有六百二十個,二○○六年已增加至一萬二千個。自從香港回歸十年以來,中港婚姻迅速增加,我們估計大約有七至八千個家庭受新政策的影響。不過,我估計到了今年年尾時,應該不會有七至八千這個數字,因為有些家庭會因為沒有錢而選擇不要孩子。
 
        或許有人會問,為何這批孕婦不返回國內產子?但我的關注組成員會反問,為何自己/太太不可以在港生育呢?她們是香港人,有些半年後就可以來港,而小朋友又是香港人,為何不可以選擇在香港生育?有些婦女的丈夫更說,他們有交稅,在香港一直以來都有貢獻,怎能說成是來港爭福利?作為香港人,為何連自己小朋友都不可以選擇在香港出生?婦女方面就會想得更多,假如她們回內地生育,會很擔心要生的時候,丈夫不在身邊,還有誰去照顧小朋友?剛出生的小朋友與爸爸分隔兩地,怎能叫做家庭團聚?此外,剛分娩完的媽媽要坐月休養,沒可能長期帶著孩子中港兩地走。所以,這個新政策其實是將家庭分隔。然而,若小朋友和母親都在香港居住並繼續辦雙程證的話,父親每日都可以見到兒子,這豈非更好的安排嗎?
 
新政策缺乏人道考慮
 
        有一名我認識了很久的婦女,前兩晚來找我說自己已懷孕了兩個多月。當我問及她的近況時,她說已經將胎兒打掉了。當時我非常震驚,但沒辦法不承認這個事實。雖然她的奶奶和丈夫都很想要孩子,但她實在承受著很大的壓力,覺得很多問題都是因她而來的。所以當時我覺得很難去接受,這個政策為何會不顧及人道這回事?
 

        說到費用方面,到底生一個孩子是否只需要三萬九千元?三萬九千元只是「入場費」,當中包括一個床位(三日兩夜)和一次產前檢查,之後每次產前檢查大約要七百元,每個孕婦大約要檢查七次。此外,去到醫院另外要繳交三萬三千元按金,這筆按金是萬一嬰兒未能夠順產的話,便要立即開刀而要住院的費用,所以對於她們來說,籌措這筆費用一點也不容易。以張太的個案而言,她共花了約幾千元檢查,加上三萬九千元,總共要用四萬多元。張太的丈夫每月工資只得八千元,所以要用信用咭代支費用。這批婦女其實會想很多東西,由於她們不是香港居民,所以不能在香港找工作,亦得不到任福利幫助,她們的生活只有丈夫,而有些丈夫為要面對新政策帶來的額外支出,所以很多人唯有做兩份工,壓力之大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