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8-12-11 善用單程證配額意見

 

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
善用單程證配額意見
 
現行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60個分配給持居權證子女,30個給分隔兩地十年或以上的配偶(即「長期分隔配偶」)與隨行子女,以及60個給其他類別的申請人,包括分隔兩地少於十年的配偶與隨行子女、內地無人撫養而需要來港投靠親屬的兒童、來港照顧年老無依父母(即在港沒有其他子女)的人士,以及在內地無人供養而需要來港投靠親屬的長者。按現時規定,若用盡配額,每年到香港定居的大陸人約5萬5000人
 
以下是過去八年持單程證來港的數字:
 

年份
全年來港總人數
平均每日
全年餘額
2000年
57,530
157人
0
2001年
53,655
147人
1095
2002年
45,234
123人
9855
2003年
53,500
146人
1460
2004年
38,072
104人
16790
永久居民子女: 10314
28
2005年
55,106
151人
0
2006年
54,170
148人
730
永久居民子女:5,324
2007年
33,865
93人
20805
永久居民子女:4487

       2007年是香港自一九九七年回歸十一年以來的最低數字。
 
       由於現時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配額經常使用不足,於今年九月十二日,被視為與特首曾蔭權關係密切的智庫組織“智經研究中心”,由前保安局局長黎慶寧牽頭,建議將配額給予“港人內地配偶”。
     
      “智經”的報告建議當局修改入境準則,將剩餘配額撥予分隔兩地已有三年的配偶,容許他們帶同受撫養子女提早來港團聚,此舉可以直接增加在香港出生人數,並容讓這類兒童可以提早在港受教育。
  
報告指出,內地子女來港人數在回歸後的數年踏入高峰期後,近年已有下降趨勢,去年來港與在港父母團聚的內地子女降至不足1.4萬人,導致全年持單程證來港定居人數也跌至約3.3萬人。由於每天60個的子女預留名額使用不足,故報告建議港府與內地當局磋商,把部分子女預留名額,撥予港人的內地配偶,把配偶輪候單程證來港時間,由目前的五年逐步縮短至三年。
 
聯席的建議:
       單程證制度實行已經多年,我們認為有修改的必須。鑑於目前中港交往越來越頻繁,而中港家庭亦面對更多的變化,並非簡單易分為夫妻和父母關係就可處理複雜的家庭關係,加上等候時間長,在期間產生不少變化,欠缺靈活和彈性的單程證制度,亦沒有適當的處理和面對這些問題。
  
以下是聯席成員團體在過往超過十年的工作中,接觸到的不同類型家庭

1.          中港夫妻
我們同意將兩地分隔夫婦的輪候年期縮短至三年,此舉不單可以讓夫婦早日團聚,減少在等候期間引起的不必要困擾,如申請雙程證的問題、假單親、甚至是因夫妻聚少離多而產生感情變化或家庭問題等。
醫管局於2007年1月開始,增加內地孕婦的收費,由原本二萬元增至三萬九千元,大大增加兩地夫妻的家庭負擔和開支,怨聲載道,而縮短夫婦分隔年期亦有助改善此情況。
 
2.          香港永久居民子女(成年及非成年)
過去多年,由於非成年子女的配額多次出現剩餘的情況,因此我們建議有關當局應考慮將有關餘額,給予同樣是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的成年子女。
九九年一月份終審法院的判決讓他們以為有機會可以透過正式機制來港,但同年六月的人大釋法又再剝奪他們的權利,而經歷幾年的法律訴訟,亦凸顯這批成年子女的居港訴求。2002年1月份,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亦曾公開表示會與內地出入境部門跟進有關問題,多年來仍未有結果。
因此目前應是最佳的時機,讓成年子女透過公開及公平的單程證制度,正式申請來港與父母定居,以解決來年來懸於社會的家庭分隔問題。
 
3.          港人在內地父母
愈來愈多在港出生嬰兒的父母均非港人(內地人),○六年就有一萬六千七百名在港出生子女,其父母均非港人,佔本港總生育的四分一。智經研究中心的報告認為,這些子女有助減輕人口老化,並可能成為未來勞動力來源,故在社會負擔能力之內,政府應以新的「計分制」模式,容許非港人父母與在港出生子女一同來港定居。透過目前香港永久居民申請子女申請來港的方式,以DNA 親子關係基因測試以鑑定確認雙方關係,相信可有效杜絕「假父母」的情況出現。
4.          無依靠的年長父母
目前在香港年滿六十周歲的年長父母,可申請內地其中一名子女來港。
然而,不少子女來港後,並沒有履行照顧父母的責任,或因某些理由而無法履行責任(如患上精神病、該名子女為智障、嚴重傷殘人士、子女無故失蹤或離港等),當局可在詳細調查有關個案後,容許父母申請另一名內地子女來港。
 
5.          酌情個案:
按聯席機構同工的經驗所見,在等候單程證批出的五至六年期間,經常出現不少家庭和社會問題,我們建議在單程證的配額內,加撥酌情處理的個案,以便有關部門能靈活和彈性處理問題,有待酌情的個案建議如下:
             單程證批核前,因居港之配偶去世而失去繼續申請的資格,但在港的子女卻乏人照顧;
ii            可能因長期分隔或其他原因,夫婦在單程證批出前申請離婚,或在港之配偶突然失蹤,以致在港的孩子沒人照顧。
iii          因家庭暴力的問題而致內地妻子帶同在港子女離開丈夫。雖然丈夫仍未離世或未夫婦離婚,由於潛在的生命安全而迫使妻子離開。
目前申請單程證到最後階段時,必須由在港的配偶前往內地簽字,以核實夫婦關係,但卻欠缺彈性,並未能因應家庭情況的轉變而有所調節。
 

       最後,我們建議中港兩地政府,在港設立一法定機制,以處理中港家庭在申請單程證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並對有問題,有需要求助的個案作出調查及處理。目前,由於不同地方對單程證的處理和審批有不同的方案,令許多家庭求助無門,在港亦沒有統一,合法和被內地當局認可的機構去協助這些家庭。
 
       我們認為設立一法定機構,統一協調和處理有關個案,並可定期給予內地出入境部門建議和改善措施,以確保所有家庭及個案可在公平和透明的機構下排隊和輪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