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7-02-01 拉濶家庭共融

葉麗珊



                   
家庭不但是人成長的重要地方,也是社會的基石,教會更認為家庭成員之間的愛與共融是「婚姻及家庭的基礎及靈魂」(《家庭團體》勸喻18)。

可是,現今經濟、政治及社會等的結構運作,都未必保障到家庭供養父母子女的功能,甚至正削弱家庭成員之間的共融,因此,香港教區特別將今年訂為「家庭年」,提醒教友及社會大眾對家庭的重視與關懷。然而,在現時缺乏聖召的情況之下,高舉家庭價值似乎又給推動聖召的工作帶來困難,這個兩難該如何處理?

若我們重溫耶穌對家庭的講論,便會發現耶穌重視承行天主旨意的門徒身份多於擁有血緣的關係,例如耶穌指出:「誰奉行天主的旨意,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谷3:35);耶穌甚至認為:「如果誰來就我而不惱恨自己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女、兄弟、姊妹,甚至自己的性命,不能做我的門徒」(路14:26)。但另一方面,耶穌又反對休妻的做法,而指出:「凡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瑪19:3-9),而且曾有不同的父母為自己患重病的兒女來請求耶穌醫治,耶穌都憐憫他們而給予醫治(谷5:21-42,7:24-30;若4:46-53)。

其實,在耶穌當時的社會,個人對家庭的忠心是訂立他所獲享的社會認同及地位的方法,也是保証或被拒絶於物質與社交生活的運作模式,所以個人對家族的忠心及為保家族的地位利益多於其他一切,便會阻礙他度天國所需的關懷服侍鄰人及弱小的生活。個人的結婚對象亦是家族攫取名譽及地位的途徑之一,有地位權勢的男性更可隨時提出婚約或休妻,將女性當作政治及經濟地位的籌碼或滿足性慾的工具,不許離婚便保障女性免於淪為一種工具或物件,因此,上述耶穌有關家庭的講論看似矛盾,但背後同是為實踐憐憫弱小的天國福音(L. S. Cahill, Family: A Christian Social Perspective, 2000, p.28-33)。

初期的教會以對天國的忠信為首,建立起一個超越血緣關係的大家庭,彼此互通有無,共享財富,挨戶擘餅(宗2:44-46)。有一些信徒夫婦把他們的住處用作為聚會的場所,形成「家庭教會」(格前16:19;費2;哥4:15),這些家庭教會不但開放給鄰人及有需要的人,而且在經濟上支持保祿及其他的弟兄姊妹(斐4:14-18;格後8:1-5),各地方的教會聯結起來建立一份更廣濶的團結共融,超越以家族利益為中心的家庭文化(L. S. Cahill, p.33-36)。

如此看來,聖召生活及家庭生活的核心同是實踐門徒的使命,兩者可彼此配合為天國服務。基督化的家庭需拉濶傳統家庭的共融,打破家族利益為中心的界限,成為關懷弱小傳播福音的「家庭教會」,牧者們便成為拉濶「家庭教會」之間團結共融不可或缺的催化劑,讓四海之內成為天父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