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4-20 胡志偉牧師看<反邪教法>

2002年

對<反邪教法>的回應
 
 胡志偉牧師
     
        首先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個組織大家明知是邪教的組織,你會否加入這個組織?我相信任何一個成熟的人都不會加入,所以我認為邪教這個名稱是不成立的。在北美國家會用CULT這個字,稱為教派,在歐洲及法國等地方會用SECT這個字,此意義同CULT一樣,稱為教派。我們研究教派時,都知道如果一開始這個教派是邪教的話,是沒有人願意加入的,但很多教派的開始,是由一個魅力領袖或一班人去開始,很多時這些人亦會依附這個領袖,所有教派的領袖,在開始時是沒有問題的,但至於這個領袖會否在後來帶領教徒集體自殺等次類的事,沒有人在事前知道。所有我們認為有問題的教派,都只是從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們才可以下一個定論。我們不可能在沒有事情發生前,一口咬定這個教派是有問題的。在歷史上來看,我們才可以落一個比較公正,比較科學及平穩的結論。
 
        董先生最近在一個答問大會上說,指法輪功組織是一個組織嚴密,財雄勢大,精神操控別人時,我即時的反應是:「馬會」就是這樣的組織。馬會在七零年代發展到現在,有很多投注站,有很多人在星期三星期六手持馬經,報載目前香港有一百七十萬馬迷,甚至不少人為此傾家蕩產,跳樓自殺等,都是因為這個跑馬的宗教,跑馬的邪教。源用董先生的定義時,我們應該禁的是馬會,因為它財雄勢大,組織嚴密,操控著不少人的思想,生命,香港目前仍有十多萬病態信徒。
 
        所以,如果我們理性一些去探討事物時,我們會發現,這所謂邪教,我是不接受的,我是反對evil cult 這個字,這個字的本身已經有一個價值判斷在裡面,cult本身是一個教派的意思,為何要在之前加evil這個字,以顯示這個教派的邪惡性質嗎?是邪教嗎?如果我們遵循這個規則的話,我們便會墜入今日的網絡內,正如今天的題目一樣,誰為正邪去定分界線?我自己站在一個維護政教分離的原則內,我是堅決反政府對宗教完全無知,一支半解地將某些組織定性為邪教,而在這情況下訂立反邪教法的話,則是更加恐怖,更加令人擔心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