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4-20 從基督教歷史看宗教自由

2002年

從基督教歷史看宗教自由
 
劉子睿博士
 
       基督教歷史的開端,告訴我們教會飽受當時統治階級的強烈鎮壓和逼迫,而背後卻反映著一種對國家忠誠問題上的張力。基督徒曾經在起初的時候,被羅馬當局視為是猶太教其中一個分支的跟隨者,因此和猶太人一樣受到特別優待,無須參加對羅馬帝國君主的膜拜。但是在第一世紀後半期,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的分野越來越明顯,或者可以說基督徒信仰群體已經不再是以猶太人為核心,並且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有別於當時羅馬帝國範圍內任何宗教的新勢力,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旦基督徒拒絕向羅馬帝國君主的肖像敬拜之時,便涉及到對國家忠誠的敏感政治領域上了。
 
       在羅馬人的眼中,基督徒只承認耶穌基督為主,是排斥羅馬神祇,因此會影響到靠著這些神祇所帶來的整個帝國的安定繁榮;基督徒更拒絕敬拜帝國的最高元首,那就含有挑戰統治者權威的意味,同時也可被視作不愛國家。於是在被扣上多層帽子的政治壓力下,基督徒失去了他們曾經一度享有的宗教自由,在首三個世紀裏面,不時受到羅馬帝國君主大規模和有系統的迫害,而基督徒卻憑著信心、愛心與盼望,默默地以非暴力的態度,和平地忍耐及堅持本身的信仰,甚至接受殉道為信徒生命的冠冕,因此有教會先賢如此寫道:「殉道者的鮮血乃教會興旺的種子。」在沒有自由的惡劣情況下,教會不聲不響地創造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蹟,成為羅馬帝國內最有力量及引人入勝的新興宗教信仰團體。
 
       基督教歷史上一個非常重大和決定性的里程碑,便是君士坦丁大帝的出現。在公元三一二年君士坦丁獲得一次關鍵性戰役的勝利,他把打敗強敵的功勞歸於他在祈禱中向基督教的上帝求助,而他的禱告蒙了應允。一位原本崇拜戰無不勝的太陽神的異教君主,開始把基督教改變成為受帝國優待的宗教;由公元三一三年起,基督徒在帝國內便享有宗教自由,而同時帝國的君主亦和教會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甚至直接介入教會的紛爭和各樣事務之中,導致日後教會不少問題的產生(有關這方面的討論,需另闢課題處理)。
 
       在宗教自由一事上,君士坦丁的決定影響整個基督教歷史至為深遠。公元三一三年的「米蘭諭旨」宣佈對帝國內所有異教徒(當時仍佔帝國人口的大多數)和基督徒(當時仍屬少數)臣民都要容忍。但是逐漸地異教崇拜開始被禁止,並且政策越來越嚴厲;君士坦丁大帝的後繼者之一君士坦丟於公元三五六年頒發敕令,封閉異教廟宇,禁止對異教神祇獻祭,違反者會被處以極刑;宗教自由嚴格來說,已經是名存實亡,因為只有基督徒才享有宗教自由,那便間接使基督徒在帝國勢力範圍內,就宗教環節一方面,成為了特權階級,這對教會來說,其實並非健康的發展。
 
       尤有甚者,帝國君主以國家統一穩定為理由,往往對帝國內信奉異教的人民加以鎮壓,而對於教會內視為「異端」的信眾,也採取相當嚴厲的手段對待。早在公元第四世紀末年,已有被教會譴責為「異端」的宗教領袖,為帝國君主審判,最後以犯了民事上的巫術罪定罪,以死刑告終。雖然教會內支持判處異端死刑的絕非多數,但是少數狂熱的教會領袖借助國家勢力作創子手,置「異端」於死地,確實令以基督仁愛精神為原則的信徒群體蒙上污點,亦使宗教自由的精神大受損害。
 
       到了十二世紀,教會勢力日益強大,同時在處理異端問題上亦越來越發嚴厲,於十三世紀初期「異端裁判所」便應運而生,在西歐社會裏,由世俗當局來執行處死異端的法令正式成為教廷政策,美其名說教會不流人的血,實質上是借刀殺人,教會原本推崇的寬容與憐憫精神已經蕩然無存。難怪乎今天仍有人回想起中世紀這些黑暗的日子,便對教會產生反感和抗拒的情緒,並將一切責任歸咎於羅馬教廷身上。話說回頭,基督新教在萌芽的階段,在宗教自由這一領域上,一方面受盡折磨,但另一方面也有本身的盲點,值得我們深思和反省。
 
         基督新教要脫離羅馬教廷的壓制進行變革,確實付出很沉重的代價。與此同時,改革陣營有所謂「重洗派」的信徒群體,他們起初的遭遇更加悽慘和叫人心酸。「重洗派」的觀點是他們不接受嬰孩洗禮,堅持只有相信真道的成年人方可受洗,他們本身從來不承認「重洗派」這個反對者強加的渾號,可是卻沒法擺脫如此的標籤,並因此而處處受敵。所謂「重洗派」人士像早期教會信徒一樣,向不同信仰立場的人士(無論是羅馬教會或改革派)表示,他們乃是學效基督的和平主義者,既不參加戰爭,對逼害他們的也不自衛,對政府的高壓政策亦不反抗。結果是改革派和羅馬教廷都把他們看為是危險的異端,會對號稱崇奉基督的歐洲社會和宗教世界構成重大的威脅,因此無數的「重洗派」人士在羅馬教廷勢力範圍被火刑處判,而在改革派領域內則被淹死或以其他方法處決,無可否認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歷史上的污點。不過「重洗派」人士的犧牲,亦喚醒了不少有識之士重新正視宗教自由的問題,今天我們可以活在這樣開放的社會,其實是間接受了上述「重洗派」人士的恩惠呢!
 
        宗教自由的出現,在整個基督教歷史上經歷了相當漫長和蜿蜒曲折的道路,今天我們一方面需要小心珍惜所享有的自由,而從教會的立場出發,另一方面更加要捍衛自己和其他宗教團體的基本權益,不要在政治壓力下放棄原則,結果損人而不利己。上主啊,求〔你〕憐憫我們,讓我們敢於迎向這時代的挑戰和考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