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2-04-20 誰為正邪定分界

2002年

誰為正邪定分界                                                                              蘇成溢牧師
 
     香港是一個很獨特的地方,最近過去的一、兩年在新界出現一個爭辯:就是村落原居民及非原居民的選村長資格等等的問題。我說這樣事情的開始,想帶出一樣的事是"香港是一個多元群體組成的社會"。五、六十年代,如果在香港的話,會留意當時的電影就探討一個問題就是南方人和北方人是否可以"共處"、又說廣東話的人和說普通話的人、兒女結婚是否可以南北一家親。香港不但至人的組成是不同背景的群族生活在一起,而宗教群體都是一樣。而香港主要比較人數上占多數比大的宗教。可不可以說出哪個宗教作為主禮,我相信沒有人說可以見主禮。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人是否來自宗教或背景是什麼群族。我相信都是學習到一樣事,就是"彼此尊重、和平共處"。"彼此尊重、和平共處"這種精神是非常重要的,這是香港很寶貴的地方。有些事情他同我不一樣的,大家同在一起生活的時候,大家要學習認識多些、同埋要尊重他。宗教信仰是每個人的人權和權利,能夠有這個宗教信仰是他的自由和權利。是代表著他有思想自由、選擇的自由和他有人生方向自由,身為香港的人應該是去珍惜和盡力去維持的。在這個尊重人權的大前題之下,我可以引出的是集會的自由和言論的自由,當然是還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第二方面,我想回應的是經常認為香港值得自豪的地方,除了說"自由"之外、 還說"法治"的地方。所謂法治的意思是並不是針對某人、說掌權某人個人的意向決定在一起。必須大家共同遵守法律系統之下,尊重法律精神。當然"法律精神"是保障每個人、個人的權利。如果某個人因為個人的信仰或者是個人的選擇,而遭遇到不公平等的對待,我覺得這種法治精神是遭到破壞的。如果我認為某些宗教的"教義"是可能同大的主流有不同,或者說,他們的教導、教徒的行為我們不能夠接納。而間接用法律去管制他的時候,這個會影響到整個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同對人權的尊重。其實,無論怎樣說宗教是否有正與邪之分,而重要的不是去"立法",其實最重要是"教育"。人應該有獨立思想才是最重要。政府不斷說要"終身學習"。"終身學習"是認識多些事、知多些事。自己應該去認清楚自己去作的選擇,才去選擇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這才是"終身學習"很清楚的一個的指標,如果須要"終身學習"做什麼呢!因為才會認識新的事物。為什麼我們不在教育方面幫人有更多的獨立思考呢!這才是幫助社會去認識論辯是非,去幫助每一個人認識的"善與愛" 、"對與錯"。並不是由法律規律去決定"對與錯" 、"正與邪"。如果說我們是否去定立一個邪教的答案,是會引申出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誰在能夠為這個"正與邪"落定義。香港的政府開埠以來,沒有一個政府部門是去管理宗教的。既然間在法律方面沒有清楚的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