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8-08-30 警權過大,市民遭殃

 2008年720日                                                                                                                                                       

                                                                                                                                           
警權過大,市民遭殃
孔令瑜
                                                                                                                                                               
        去年10月5日,十五名要求城市規劃民主化的示威者,在灣仔利東街被警方以阻差辦公為理由拘捕,他們被帶返警署後,不准保釋及遭徹夜扣留之餘,警方更連番要求他/她們脫衣搜身。在立法會議員的追問下,警方披露在示威者被捕的同一天內,在全港共拘捕355名涉嫌人士,隨後有155人獲准保釋,當中包括涉嫌縱火、藏毒、操控賣淫等人士。
 
        當天晚上,最少四男三女被要求脫去所有衣服進行搜身,而有關行動是在律師離開後才進行。其中一名女示威者在女羈留室穿回衣服後,竟發現有一名男警長「路過」;有男示威者更兩度被要求脫光衣服搜身,第一次是在問話室內進行,而第二次發生在被捕後凌晨3時半。據警察通例,警方需懷疑被扣留者身上藏有攻擊性武器或危險藥物等,才會要求被扣留者脫去貼身衣服,但他們是在進行示威時被捕,與藏毒和藏械等罪行無關,亦沒有以任何暴力行為以逃避警方的拘捕。
 
         2007年12月份,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就示威者的投訴進行獨立調查,保安局以妨礙法庭審訊為由,拒絕披露資料,但同意就警方對被拘留人士進行搜查的安排進行撿討,並修訂部分的警察通例和程序手冊。
 
        很可惜,修訂後的《警察通例》和程序手冊並沒有保障被羈留人士在被搜查時的待遇。相反,新版本將會透過更細緻的文字遊戲去加強警察的權力,例如當中沒要求警員必須向被捕人士清楚交代脫光衣服搜身原因。(因這點下面已述)。
 
        新的《警察通例》指出,警務處處長決定,所有被羈留人士將會被搜身,沒有例外。即使警方在搜查被羈留人士前,己能透過肉眼或儀器確定他並未藏有任何攻擊性的武器,證據或藥物等。第十一點更指被羈留者返回,或再被羈留在臨時羈留處或羈留室前,需再次被搜查,令搜身成為一種對被羈留者的懲罰工具,被而羈留人士已經身在警局內,是否有必要透過不斷進出羈留室而重覆搜身呢?
 
        第五點指示值日官作出搜身的決定時,要考慮被告在犯罪和初被捕時所展示的暴力程度,和被捕後及警方處理案件時的行為。但由於值日官通常不會身處案發現場,因此只能透過負責拘捕的警員的口述。若以此作為決定搜查範圍的唯一考量,則對被羈留者容易造成不公的情況。
 
        新《通例》更進一步指出,如羈留人士拒絕合作,有可能會被武力對待,或甚至會被檢控「阻差辦公」。因此,即使警方向被羈留人士解釋清楚他被搜身的原因和理據、被搜身的範圍或「明白」他所享有的權利,他亦需簽署「羈留搜查表格」,接受搜身,對被羈留者而言,是「零」保障。
 
        可見利東街示威者的投訴並沒有得到正視,反而更有助警方濫權,新修訂的通例明正言順地把脫光衣服搜身的行為合理化。事實上,現在科技進步,警方實在可以透過儀器或科技進行搜身,沒有必要以原始以人手進行。此舉有助減低警察濫權之餘,亦令搜身能在更有效,及尊重被羈留者的私隱和尊嚴的情況下進行。
 
        在現行的監察機制下,並沒有任何有效的方式去防止警權被濫用。立法會在休會前三讀通過警監會條例草案,改名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由以前獨立諮詢機構升格為法定機構,但新的警監會卻是無調查權、定案權和處分權的「三無」機構,政府可行使酌情權,令監警會無法取得足夠資料處理投訴;監警會成員組合由特首決定;嚴重的投訴個案,可不經過監警會通過,而現任警務人員直系親屬也能為監警會的成員和觀察員。
 
        香港是奉行法治的地區,權力制衡是一重要原則,但新的監警會卻成了「無權、無勢的無牙老虎」,警方不單沒有就市民的投訴作出改善,反而步步進逼,令監小市民有冤無路訴,或會激發更多警民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