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07-04-08 公共廣播服務檢討 : 檢討了甚麼 ?

 

公共廣播服務檢討:檢討了甚麼?                                                  梁旭明 
               
     研究了十五個月的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報告剛發表,報告建議在港台以外,另設新公共廣播公司。這建議隨即引起社會廣泛討論,不少人憂慮港台因此會被「陰乾」,但委員會主席黃應士卻強調,決定港台前途並不是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另一方面,支持檢討報告的卻認為需要另起爐灶,名正言順設立一間獨立的公共廣播公司,不致重蹈港台的覆轍。

    筆者對檢討報告頗為失望,是因為報告內容竟與早前預測的可其相近。報告的結論是:港台既然問題多多,倒不如重新開始。撇除報告可能包含的「弦外之音」不提,筆者對報告有以下質疑。首先,報告指港台缺乏市民所需的高質素時事節目,當中亟待改善的是新聞與評論混淆,此外又指港台的節目在多元性、獨特性和創意方面皆不足夠。但報告卻沒有具體指出哪些節目缺乏多元性、獨特性和創意,又沒有交代評審的準則和量度,使人覺得指控流於主觀。至於「新聞與評論混淆」的指控,是否指「議事論事」或「頭條新聞」等一些曾被親中人士批評為「陰陽怪氣」的節目?這類節目並非新聞,不需處處客觀中肯,其諷刺時弊的手法更能反映政治成熟的觀眾層的口味,比起時下那些「政治甜品」,報道政府官員北上按摩購物更能刺激觀眾對時事的反思。

     報告另一個重點,是否定港台過渡成新公共廣播公司,更加不能改組成為新模式的架構,強調港台有「濃厚的機構文化」,「大幅度改變港台的現狀,必將造成許多實在難以克服的問題」,但報告並沒有闡明難以克服這些問題的原因。此外,助理廣播處長張文新在港台節目中亦表示,報告內詳述港台不宜過渡成新機構的章節,並沒有被摘錄在報告建議摘要中,顯示委員會刻意迴避港台角色的問題。

    委員會主席黃應士多番強調,報告並沒有責任和權力決定港台的去留,但報告卻大篇幅批評港台的不足處,而對其所履行的公共廣播服務概念的精神和原則,如編輯自主、製作符合多元興趣、小眾利益和弱勢社群的節目卻隻字不提。另一邊廂,親中報章為報告解說,稱港台倚仗公帑運作,卻不受政府政府監管,造成其種種節目偏頗、工作效率低、編輯方針失當等問題。

    港台既不能過渡成新公共廣播機構,內部又有很多「結構性問題」,其建樹又被矮化,去路只有解散,若要維持其政府部門的現狀,只有聽從政府指示,成為政府的喉舌。整個檢討過程以至報告內容都在強化一個事實,就是公共廣播服務的關鍵概念都被漠視。公共廣播服務的精神,乃提供「民間參與監察」的可能性。報告對新公共廣播機構的建議,除了財政安排上容許外來投資外,卻未能確保董事局的不同界別的民間代表性,以至找來的人選,可以是與政府有連繫,或私交甚篤的「好友」,這無疑是用來掩飾的煙幕,與政府直接委任並無分別。

    筆者並非否定港台存在行政、帳目等問題,但觀乎委員會對港台檢討的處理,以及對公共廣播服務概念缺乏全面檢討,更使人懷疑委員會能否準確反映多場諮詢會及文件的內容。有關港台的去留問題,將影響到輿論、公民社會的健康發展,以及多元包容、創意思維批判的廣播服務。更重要的是,公共廣播服務的討論,有助提升市民、媒體,甚至政府的政治公民教育,只有這三者共同參與,才可打破慣常的簡單化、二元化思維,建立一個富民主基礎的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