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
2013-06-18 立法保障外傭,免被中介公司剝削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立法保障外傭,免被中介公司剝削
 
隨著香港的經濟發展及雙職家庭的增多,全港家庭合共聘用近三十萬名外傭,外傭對港人家庭十分重要,有人協助打理家務,照顧長幼,本港女性生產力獲得釋放,外出工作,推高家庭收入,這些來自印尼、菲律賓等地的工人離鄉背井,為的是想賺多一點錢去改善家人的生活。可是,不少外傭在港的生活及工作並不如意,她們不停遭到當地及本地的職業介紹所剝削,但為了養活家人,她們即使在工作期間遭到剝削或苛待,也選擇啞忍,不敢投訴。
 
超額中介費無監管
中介公司違法收取超額中介費,往往高達外傭月薪四至六個月,這些數字對外傭而言,已經不新鮮,而外傭每次轉僱主亦要再次支付費用。雖然本港法例規定中介費不能超出首月工資10%,但今年四月份,印尼家務工工會公佈去年的調查指,外傭公司違法濫收高昂中介費問題嚴重。
 
非法扣起護照作威脅
可以肯定的,是印傭被扣起身分證明文件及被超收中介費有莫大關係。78%受訪印傭要支付21,000元中介費,遠高於印尼政府規定上限的15,000元或港府的規定,為確保印傭會支付相關費用,逾七成受訪者表示曾被中介公司扣起旅遊證件,更「監控」她們不可轉工,其中甚至有中介公司要求印傭回鄉前,須付數千元「贖身費」後,才能領取證件。有四成人甚至未能完成七個月「扣薪期」被終止合約,亦須全數支付中介費。如外傭反抗,中介公司會恐嚇其印尼家人及僱主。
 
雖然明知是非法行為,但香港及印尼政府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阻止。明顯是縱容中介公司繼續欺壓和剝削外傭,其不良的後果亦很可能轉介到僱主身上。試問如果傭工被扣起護照和剋扣大部份薪金,她們如何可以專心工作?
 
被辭退後雖再付中介費,雪上加霜
此外,另一項有關菲傭中介費調查發現,雖然中介金額比印傭略低,但也平均達四個月薪金,即15,378元。工會表示,曾有初來港工作的印傭,在印尼支付相當於六個月薪金的中介費,但工作半年後因忍受不到僱主嚴苛對待辭職,找中介公司搵工,結果再被收取五個月薪金中介費,令傭工「白做」甚至要負上更沉重的債項。
 
政策強迫外傭「被」剝削
根據印尼政府的規定,所有來港工作的印傭必須經當地職業介紹所處理其合約及來港的僱傭事宜。但在這限制下,印傭無論在港工作期間中止合約或合約完結後仍會受到職業介紹所的限制,不能自主的轉換或尋找新僱主,職業介紹所因此在每次介紹工作後,都要求收取中介費。這些當地職業介紹所一般與本港的職業介紹所勾結,有的甚至強迫工人與當地或本地的財務公司簽訂貸款合約。當外傭無力償還貸款,財務公司便會滋擾外傭在印尼的家人及其在港的僱主。此外,亦有不少外傭被中介公司強迫向銀行借用相當於七個月的中介費。以致不少僱主誤以為外傭欠下大筆債務,藉口辭退外傭。
 
兩星期條例助紂為虐
由於目前有兩星期條例的限制,外傭一旦失去工作,便要在兩星期內回國,要再出國工作的話就要再付輸出國的中介費用,因此迫使外傭要支持高昂的中介費用,以獲得留港工作的機會。香港政府對所有外來工作者均沒有設兩星期的限制,但只有外傭才獲此「厚待」,這難道就不是工種歧視?
 
停止歧視外傭,她們亦是香港一份子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要求:
1.          港府停止政策上歧視外傭,希望與港人一樣獲法定最低工資保障;
2.          促請政府允許僱主直接聘用外傭,降低外傭被剝削的機會;
3.          政府應加強對職業介紹所的監管,主動調查涉嫌違反法例及向外傭收取多於訂明佣金的職業介紹所,並把違反法例的職業介紹所列作黑名單,以便外傭輸出國,本港僱主及外傭參考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