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7-11-25 對醫療融資的幾點思考

 

                                                                                                                蔡文傑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表示,年底前會交代醫療融資方案的詳情,並進行公眾諮詢。及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表示,醫療改革的諮詢文件會押後至明年初才公布。但上星期,政府突然向傳媒透露諮詢文件的部分內容,據報道,當中俗稱「強醫金」的醫療融資方案,會分為「個人儲蓄」和「集體保險」兩部分,抽取在職人士百分之三至五的月薪作為供款,而供款的月薪下限定於八千至一萬元,預計會有一百七十至二百一十萬在職人士受影響。

   由於資料所限,我們暫時未能很具體地對這個新的醫療融資方案作全面評論,但在理念和價值取向層面上,我們倒可以有以下幾方面的思考:首先,是關於疾病的社會本質問題。相信不少人都認為,健康是個人的責任,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健康負責,不應倚賴他人為自己錯誤的生活習慣負責。當然,這論點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們要知道,生病往往是由社會及居住環境所造成的(例如空氣污染),是社會不斷發展的代價。因此,處理疾病不可能完全是個人的責任,政府是絕對有責任保障市民的健康,而病人不論貧富亦應享有公平的治療機會,這亦是《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所訂明的。

   其次,香港的醫療體制多年來都是奉行「國民健康服務體制」(National Health Service),即主要通過稅收提供一個國有化的全民性醫療服務,而一直而來,社會各階層對於這體制都沒有很大的異議。然而,面對人口老化、科技進步引致醫療成本上漲等挑戰,使政府的公共醫療開支負擔日益加重,政府認為若要繼續提供高質素服務,便要改變現行以稅收為本的融資制度。事實上,政府多年來所發表的醫療改革及醫療融資的諮詢文件,例如九三年的「彩虹報告書」、九九年的「哈佛報告書」及二○○○年的「醫護改革報告書」,都傾向採用強制性保險形式的融資制度,以取代現時以稅收為本的融資制度,而下年初所公布的新一份諮詢文件,亦是相類似的建議。

    那麼,我們要問,相對於現行以稅收為本的融資制度,強制性社會醫療保險制度是否一個較可取的方案?首先,在多個香港鄰近國家或地方中,我們的醫護服務支出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相對為低(約百分之五),這即是說,香港現時的醫療財政承擔還是可以的;再者,現時醫療衞生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比例只是百分之十五,較其他先進國家為低,因此政府是絕對有能力提高醫療開支佔政府開支的比例;而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稅制之下,由於薪俸稅具累進的性質,另外又有公司利得稅的補助,因此能達到較佳的資源再分配的效果。相反,強制性社會保險制度沒有累進稅的再分配效果,再加上沒有利得稅的補助,所以受薪階層其實要比以往負擔較重。這種制度不但沒有正視目前社會資源分配不公的現象,反而會令貧富懸殊問題惡化。總的來說,從資源再分配的公平角度來看,繼續沿用目前以稅收支付公共醫療開支的方法,是較能保障低下階層。

   長遠而言,政府應制訂以「預防」為目標的醫療政策,將更大比重的醫療資源用於改善基層健康服務,加強預防疾病的措施。這不但可以減少市民染病的機會,長遠來說更可節省政府的醫療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