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6-04-16 痛打落水狗之後

 

 
                                                                                                           蔡文傑
 
        去年到泰國旅遊期間遇上南亞海嘯,因而被揭發騙取綜援的梁惠琪,早前被法院裁定十一項欺騙罪成立,被判入獄八個月,但緩刑兩年。社會各界對事件議論紛紛,普遍認為判刑太輕,難起阻嚇作用。在該段期間,很多市民致電到電台的「烽煙」節目,表達對判刑結果的不滿之餘,亦順道發洩對綜援人士的種種不滿。有駕駛夜間的士的司機表示,每當他早上收工回家,都會碰到住在他附近的那名綜援人士,飲完早茶「咬住支牙籤」回來,他帶點不忿說:「我就做到死死下,佢就日日去嘆茶!」有些聽眾更言之鑿鑿稱:「我識好多人濫用綜援!」有些甚至表示「我隔離屋果個都呃緊綜援」!當刻,我感到十分驚訝,原來有那麼多市民都認識綜援人士,而且對他們的生活處境十分了解似的!然而,事實是否如此?
 
        主觀感覺是一回事,但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正如很多人判斷何謂「濫用」,不是根據客觀證據,反而包含了很多個人的道德判斷在內。我實在不明白,為何綜援人士不可擁有手提電話?為何上酒樓飲茶就是濫用綜援?事實上,許多人對現時的綜援制度都不甚了解,對綜援人士的生活處境更是一知半解,大多只是從傳媒一些偏頗的報道中或「聽人講」而略知綜援人士的處境,但這些都只是一些片面、零碎的片段,當中不少帶有偏見和誤解。
 
        造成現時社會對綜援人士產生偏見、誤解和歧視的是特區政府。首先是九八年政府說了一句「綜援養懶人」,然後○一年再次高調指「一個失業家庭四、五口的綜援金有一萬元」,使不少人(尤其是低收入人士)從此認定「領綜援好過打工」。這些言論雖然已是數年前所說,但其影響力多年來依然不遜!直至最近多宗詐騙綜援事件被揭發,社署又趁機在不同的場合,強調他們已加大了打擊詐騙綜援的力度,在○五年四月至今年二月,社署共轉介二百七十宗懷疑詐騙綜援個案予警方跟進,與○四至○五年度同期數字(九十六宗)比較,增幅高達百份之一百八十一!是多數驚人的升幅!不過,這些數字雖然是真確,但它是否反映著真相?
 
        另一組社署的數字卻告訴我們,○四至○五年度經查證為詐騙綜援的個案共有六百六十五宗,只佔整體近三十萬的綜援個案百份之零點二,而○五至○六年有六百四十六宗,同樣佔整體綜援個案百份之零點二,反映濫用情況並非如想像般嚴重。但為何社署只選擇性地發表對綜援人士形象有損的數字,而不公布那些更能反映真實情況的數字?他們有否想過,這些片面的數字會很容易使人誤以為,真的有很多綜援人士詐騙綜援?濫用固然是不能容忍,但我們也絕不能為打擊不足百份之一的濫用綜援者,而抹黑其餘百份之九十九的綜援人士!
 
        痛打落水狗之後,我們該怎樣辦?繼續抹黑和歧視綜援人士,只會增加社會矛盾和排斥,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會為社會帶來問題,破壞社會和諧穩定。要減少社會矛盾、排斥和歧視,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如大多數的先進國家一樣,把社會福利發展成為一種公民權利,甚至是人權的一部份。